目前日期文章:2002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33.jpg


【之一】
潼潼爬到按摩椅上沒法下來,大聲的呼救。循聲而來的媽媽看到潼潼卡在椅子上,問潼潼:「妳要媽媽抱妳下來是不是?」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2.jpg


別說小孩,就連大人也沒幾個人喜歡吃藥。所以遇到要餵小孩子喝藥時,對每一個父母來說,都是一場曠日費時大戰。偏偏小朋友抵抗力又弱,生了病不趕快吃藥,拖久了就更麻煩。
以前每次碰到潼潼生病要吃藥時,我們這對不負責任的父母總是置身事外,杵一旁當個觀眾,由阿嬤來負責餵潼潼吃藥這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講的好聽是尊重專業,讓事情做得比較有效率;事實上呢,就是兩個沒用的父母搞不定潼潼這個小鬼頭。小孩子嘛,哪有喜歡吃藥的,潼潼的個性又特別強悍,自然更是不肯輕易屈服。所以吃藥時老是哭得聲嘶力竭、奮力掙逃,甚至有時候還得阿嬤主攻腰部以上,我們主攻腰部以下,用力抓住潼潼才成。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1.jpg


每次我要出門上班時,都有個隆重的歡送儀式,三個小朋友聚集在門邊,東一句「爹地Bye Bye!」西一句「阿舅Bye Bye!」此起彼落好不熱鬧,一直要等到你出了家門把鐵門帶上為止。有時,潼潼看到我要出門,會急著跑到矮櫃上要幫我拿安全帽,很貼心,甚至你人都已經從四樓走到二樓了,還隱約可以聽見從門縫裡傳來的「爹~地~Bye~Bye」;更熱情的時候,一堆小朋友還會擁著你左親右親的才放你出門。有時懿軒還會補上一句:「騎車要小心,不要像上次一樣又和人家相撞。」也不過就出了那麼一次小車禍,可是在每天出門的祝詞中,懿軒就會來上這麼一段。雖然如此,我還是很Enjoy這段被歡送的時光。
小時候潼潼如果看到任何人要出門,都會很緊張的守在門邊,等著別人帶她一起出去。我們上班時也不例外。不過現在比較懂事了,可以區分父母「上班」和「出去玩」的差別,如果你是要出門去上班,那麼她會乖乖的和你Say Good-bye,如果不是,那麼她說要跟就是要跟,你甩都甩不掉她。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jpg


這是潼潼的第一張照片(嗯!除了之前的超音波圖片和V8所拍下來的錄影帶之外),是在她出生之後,醫院主動拍攝的。
現在的醫院也剛始懂得多元化的經營,利用各種方式增加主業以外的收入。潼潼出生的醫院每天都會有個攝影師來,幫當天出生的嬰兒拍張照片。到了媽媽和寶寶要出院時,就會問:「我們有幫你的寶寶拍照,你要不要買?一張300元。」我想,在喜獲麟兒的喜悅下,大部份的家長都會乖乖的掏出錢來,買下這寶寶的第一張照片。不過像這樣的工作方式也不是完全沒有意外發生,就在潼潼要出院的那天,我們正在幫她換上家裡帶來的衣服,就聽到隔壁有位太太進來反應說:「這張照片不是我們家的小孩啊!」工作人員Check半天後,終於證實那天攝影師沒有拍到她的寶寶,還一邊問著:「攝影師下午還要來,妳們要不要拍」?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9.jpg


我可是一點都不想日後潼潼突然跑來問我:「爹地,我的名字是誰取的?」而我只能回答她:「哦,花了3000元買來的。」我可以想像當下她那脫俗的名字和臉龐上一定會佈滿些許的寒霜。
為了避免日後這樣的窘境,當下決定自己多做些努力。現在起碼我還可以告訴潼潼,「妳這個名字啊,是我窮十數天之力,閱讀了十多本姓名學的書籍,查訪了網路上所有的命相學網站,再翻閱了二本厚厚的國語標準字典,以及參詳國家中文標準交換碼網站上數萬個中國字,每天搞到凌晨三、四點,白紙寫滿了厚厚一大疊,所想出來舉世無雙、獨一無二、筆劃吉祥、寓意深遠的好名字啊!」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8.jpg


有個Master卡的廣告說:「萬事皆可達,惟有情無價」,相信在密集的廣告宣傳下,很多人對這句廣告詞一定印象深刻。但是我不得不說「錯」,而且是大錯特錯。親情不僅可以買,而且只要一枚10塊錢的銅板。
「潼潼,妳給爹地抱一下好不好?」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7.jpg


剛剛回家,在飯桌上吃著晚飯,突然房間傳來采潔的哭聲。我直覺的反應是「潼潼又打人了」,這種潼潼打人的戲碼,每天都得上演好多次,我也習慣了每天回家接受其他兩個小朋友的申訴。不過這回采潔的哭聲並沒有停止的趨勢,反而愈哭愈厲害些,於是我終於放下了碗筷,進房間看個究竟。
只見潼潼看到我進來,馬上衝著我說:「姐姐哭。」我說:「姐姐在哭是不是?」她用力的點點頭「嗯」了一聲,然後接著說:「阿嬤」。我試探性的問了句:「阿嬤打姐姐是不是?」潼潼又點點頭的「嗯」了一聲,我又接著問:「阿嬤打姐姐的哪裡?」潼潼指指自己的嘴,然後說:「嘴巴。」老實說,在那一剎那,我還真有些懷疑潼潼的證詞。我們平常教訓孩子,要嘛打打手心,要嘛打打屁股,倒是很少修理嘴巴的,我有些懷疑的瞄了站在旁邊的阿嬤一眼,只見阿嬤笑了出來的點點頭。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