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jpg


潼潼的預產期本來是12月26日,不過她的預產期參考價值不高,因為打從她娘每天做胎位矯正運動無效之後,醫生就建議剖腹生產會安全點。坊間有一堆吉時剖腹的算命服務,喊出來的口號是「造命」,講究一點的還要到老家看風水,再挑一個好時辰。

我沒那麼講究,也沒那份力氣,打開我的PDA,點選了農民曆,在她本來的預產期附近找了一天看起來不算太差的日子和時辰,2000年,12月21日早上十點,農曆庚辰年戌子月癸丑日,十一月廿六日,那天剛好是冬至。農民曆上寫著「宜:嫁娶、祭忌、祈福、求嗣……」等,再用觸控筆點一下「本日斤兩論命推算」,哇!總重量五兩五錢,PDA的螢幕上寫著「此乃財祿近貴豐隆之命」,這算是她老爸唯一可以在不違反自己的原則下,為她所做的一點點努力。不過,更重要的是,那個時間剛好是主治醫生可以看診的時間。

不過,潼潼的行事風格很難預料,我想她大概不願意當魔羯座的小孩子,而且想證明「只要我想出來,就連我媽也攔不住。」於是在12月4日的早上,一個陽光普照的好日子,她媽媽一如平常的出門往捷運站出發,準備上班。而她爸爸仍然在呼呼大睡。突然手機響了,潼潼她娘緊張的說:「羊水破了。」

這下子,全家都進入了一級備戰的狀態。我緊急跑到菜市場去把買菜的阿嬤給找了回來,照顧家裡的二個小朋友,潼潼的阿公和我載了潼潼她媽媽直奔醫院。主治醫生那天剛好有門診,大概是這種場面看多了吧,醫生聽說羊水破了,簡單的向我們說明為了避免感染,今天就得開刀。潼潼她媽就被送進了待產室躺在床上,肚子上貼了條像是束腹的帶子,潼潼的心跳聲不就「嘟嘟嘟」不斷的從喇叭裡傳了出來,跳的很快機器另一端不斷的列印出潼潼心跳的紀錄紙也開始愈畫愈長。

我人只能在醫院裡Standby,什麼都不能做,倒是阿嬤在家裡把全家都給CALL了回來。因為潼潼堅持比預期的時間還早了三個星期出來,所以我們什麼東西都沒準備的就到了醫院,所以潼潼她生了兩個孩子的姑姑回家幫忙收拾一些產婦住院必備的用品,趕快送到醫院來。而我,CALL了潼潼的叔叔:「喂,你快點幫我把家裡的V8帶來。」

沒錯,打完電話之後,我就衝出了醫院,到附近的電氣行去買了三捲V8的錄影帶。當下我最關心的事情,就是如何完整的記錄下潼潼出生的過程,留給她以後做紀念。

時間差不多了,潼潼她媽媽也已經換上了病人的衣服,注射好了麻醉藥品,事前得到醫生許可的我,也換上了無菌衣,拿了V8跟著醫生護士進到了手術房。醫生和護士一點都沒有什麼緊張的氣氛,我則努力找找最好的插座,可以把電源線拉的最長,拍到最好最完整的鏡頭,腦子裡還一邊的複習著以前唸書時所學過的各種攝影技巧和運鏡觀念。
看到潼潼她媽媽全身都已經蓋上布,只露出個圓滾滾的肚子,所有的人都站定位的準備著,醫生熟練的劃下第一刀,旁邊的護士們也各司其職的遞手術刀、把血吸乾淨。病房裡喇叭裡放著流行音樂,不知道是那位女歌手的專輯,醫生護士們全都若無其事的在閒話家常,一點都沒有什麼緊張的感覺,那種感覺,反而有點像是在做家庭手工時,全家人的手一邊做著塑膠花,眼睛盯著電視,然後天南地北亂扯的不經意。

生產的麻醉並沒有讓孕婦昏睡,潼潼她媽媽還是很清醒的知道了發生什麼事。我在旁邊就只看到一個人的肚子被割了一個大洞,然後醫生的手在割開的肚子裡挖啊掏的,即使好萊塢電影噁心的鏡頭看多了,真的到了拍片的現場感覺還是有些不習慣(至於人清醒著,卻有隻手在肚子裡掏東西的感覺是什麼,以後我會請潼潼的媽媽來投稿)。

電視裡,開個刀總是得經過很久的時間,好像非得經過個八個小時、十個小時不能結束,所以我才準備了三捲錄影帶,接上市電拍攝,準備來的長期抗戰。結果,從醫生下刀到潼潼的屁股被醫生從她媽媽的肚子裡抱了出來,一共只花了四分二十秒。四分二十秒?看電視時,一檔廣告的長度都不只這個時間。早知道如此,用電池來拍攝,還可以自由走動,一定可以搶到比較好的鏡頭,結果為了怕干擾醫生們作業,只敢站的遠遠的,用Zoom In拍攝,沒能拍出腦袋中的經典名片來。

潼潼整個身軀被抱出來後,醫生馬上用大毛巾裹住她,交給了旁邊的護士把她放在一個台子上,開始一些清理的工作。只見護士們拿了些碘酒擦擦她的身體,用紗布小心的擦去她臉上、身上的胎脂,還用了根管子插進她的鼻子裡通一通。說真的,看到管子插那麼長的長度進去,我還真替潼潼感到痛了起來。才剛出生幾分鐘的潼潼眼裡似乎對這個陌生的環境有些驚恐,手握的緊緊的,身體有些蜷縮著,嘴巴也緊閉著不作聲。接下來就有些像電視裡演的,護士打了潼潼幾下屁股,潼潼哇哇哇的哭了幾聲,不過這次多了句對白:「人家的爸爸在拍攝,你還打她,都被錄起來了。」

接下來是一連串的例行手續,先幫潼處理臍帶,帶上手環、腳環,量了下潼潼的身高,又抱到另一個房間量體重,印上腳印,然後要我簽名確認。

嗯,這個就是我的女兒了。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