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jpg


有時候,當兩個人吵架或是長輩在教訓晚輩時,常會說:「你講的那個是啥咪囝仔話」,表示另外一方不可理諭,也表示他的程度幼稚,和人理論或吵架只能講出小孩子程度的話。對於這種說法呢?我還是只承認一半。原因是因為,我一向不認為小孩子就真的不懂事,或是小孩子的思考能力就一定比大人不嚴謹。

在王家衛的「重慶森林」裡有這麼一句對白:「在1994年的5月1号,有一個女人跟我講了一聲“生日快樂”,因為這一句話,我會一直記住這個女人。如果記憶是一個罐頭的話,我希望這一個罐頭不會過期;如果一定要加一個日子的話,我希望是“一萬年”」。王家衛的電影不一定能讓每個人接受,因此這句對白另外一部電影中被發揚光大,那是周星馳的電影「西遊記月光寶盒」,當孫悟空說:「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擺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沒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時候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可以給我個機會再來一次的話,我會對這個女孩說我愛她,如果非要在這份愛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這段淒美哀怨、動人心弦的告白不知讓多少人哭倒在沙發椅上。但是讓我印象比較深的對白卻不是這一句,扮演唐三藏的羅家英被牛魔王綁在柱子上準備煮來吃,孫悟空趕來救人,柱子下一片混戰,這時天空卻打雷下起雨來了,羅家英石破天驚的大喊:「下雨了,快點收衣服啊!」

這句話,我敢保證絕對不是編劇第一個想出來的。因為早在我二、三歲會講話時,有一回爸媽開車載我回南方澳外婆家時,雨水斗大斗大的打了下來。年紀幼小的我,開口就問媽媽:「我們晾的衣服收了沒?會不會淋濕?」

我說這個的意思是,小孩子在學習發展的過程中,我們給了她們什麼樣的刺激,又給了她們什麼樣的觀念?我們是不是在旁邊給了適度的引導,讓他們能夠表達自己的意念?而不是老是用我們自己所限來教育他們。老實說,在我們家是極度不喜歡和小孩子講疊字的。我不知道疊字這個詞用的對不對,因為「疊字」又叫「重言」是文學裡的一種用法,最常用的在楹聯(寫在楹柱上的對聯,也可以就把它當對聯)上。用疊字來做對聯,可以生動的表現意境,唸起來的節奏也很明朗,可以加強表達的效果。

可是現在我常聽到很多父母在和小孩子講話的時候喜歡用疊字,「來,我們來吃飯飯」,「媽媽帶你去看車車」、「哦!不要哭哭哦!」……這種和小朋友溝通的方式到處可見。我不知道這樣的習慣是怎麼傳下來的,是因為這樣讓小孩子比較容易發音?還是有利於他的學習?我不是唸幼教的,自己也沒有這方面的相關理論和研究,但或許是因為不習慣,在我們家是不和小孩子說疊字的(更精準的說法是,我們把這種句子使用的程度減到最少)。

我的理論只有簡單的:「你會和你的同事朋友說『我們下班後去吃飯飯嗎?』顯然不會嘛,那為什麼要這樣教小孩子呢?」我相信小孩子們的學習能力不比大人們差,就拿我們家裡那個才剛滿四歲的懿軒來說,他許多的遣詞用字,對於事情的思考邏輯讓我覺得很多的大學生都不一定思考的這麼完整。舉個我印象最深的例子來說吧,在他還是三歲的時候,有陣子他喜歡和我們玩耍「表演」的遊戲,就是我們給了一句對白,讓他表演喜、怒、哀、樂的表情。這個遊戲的起源來自於懿軒的愛哭。

懿軒愛哭,我們就愈愛捉弄他。「嗚,舅舅你不要欺負我。」哭的梨花帶淚的講這句話自然不能讓我們得到滿意,於是教他,「你要笑啊!大家都不喜歡愛哭的小朋友,你要笑笑著講才可以。」於是他會勉強咧開嘴來,眼眶中噙著淚水的微笑「舅舅你不要欺負我。」發展到後來,常常他講了一句話,我們就說「哭」,懿軒就會假哭的說一次,我們說「笑」,他就會情緒高昂,面帶笑容的說一次,我們說「生氣」,他就會語帶憤怒的講一次,我們說「難過」,他就哀哀怨怨的再說一次。

不過,讓我訝異的當然不只是他會把喜怒哀樂表達一次。「懿軒,潼潼這麼不乖,我們把潼潼賣掉好不好?哭」懿軒嗚咽了起來,臉帶愁容:「潼潼要被賣掉了!」「生氣」「不可以把潼潼賣掉。」「高興」「耶!潼潼不用被賣掉了」。看出端倪來了沒?這個三歲的小朋友隨著情境自己更動了台詞。我相信有些有些笨蛋的大學生,充其量把同一句台詞用不用語氣照唸四遍,而沒有考慮的這麼嚴謹。

所以,我們在教潼潼的時候,汽車就是汽車,絕對不會變「車車」,吃飯就是吃飯,不會吃「飯飯」,奶嘴就是奶嘴,也不會說「嘴嘴」,吃藥就是吃藥,不是「藥藥」。大人們以為講疊字可以降低學習的難度,增進他們的理解,但卻有可能妨礙他們的語言發展過程。這不是我說的,那是在多年以前看到的某篇報導,寫著和小孩說疊字會妨礙他們的語言學習。看到這篇報導時,心中其實是暗爽了一段時間,起碼自己多年來的堅持還可以得到一點科學上的依據。

記得有一個年齡至少有十多年以上的老笑話,而這個笑話還被改編到成龍的「快餐車」裡成為一個橋段:「有一個司機開車經過精神病院,卻突然爆胎,在換備胎時,他拆下來的螺絲不小心掉到水溝沖走,正不知如何是好時。有一位精神病患教他:『你為什麼不把其他3個輪胎的螺絲各拆下一個,裝到備胎上,這個每一個輪胎起碼有三個螺絲可以鎖住,只要你慢慢開,就可以撐到修理站,趕快補齊原本的螺絲。』司機覺得很有道理,就問他:『你這麼聰明怎麼會在精神病院裡?』精神病患者回答:『我住精神病院是因為我有精神病,又不代表我笨!』」

嗯!我也是這麼相信的,小朋友現在什麼都不會,是因為他們年紀小,學習的時間短,不是因為他們笨,所以我們也不必使用一些笨的方式來教育他們。在潼潼已經會講的字和句子中,幾乎沒有疊字的出現,所以我們和她們的談話就像一般正常的對話一般。唯一的例外是,當她想喝牛奶時會開口要「ㄋㄟ ㄋㄟ 」,即使我每天努力的說:「你要喝牛奶是不是?」「我泡牛奶給你喝好不好?」她還是只會說:「ㄋㄟ ㄋㄟ」。不過,我突然想到,這個站的名字叫「幫潼潼寫的日記」,潼潼不是她的名字,也是個疊字。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