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jpg


通常「嬰兒胎毛筆」和「透明肚臍章」都會一起做,再加上一個「黃金手足印」,叫做「嬰兒三寶」。當然啦,如果把所有的傳單拿來翻翻,都會告訴你這些東西具有多麼神奇的力量,可以給你的小寶寶帶來多麼多麼的好運。如果好運用這麼簡單的方式,用這麼低廉的價格就可以取得,我相信孩子們長大後的世界一定會比我們現在美好許多才是。

我媽說一般小孩子的肚臍大概是七到十天之間會自然脫落,有的早有的晚。她還特地拿出我們三兄妹已經塵封三十年的肚臍來給我們看,這些肚臍早已又乾又癟,而且全都和在一起了,也沒有標上名字,不知道誰是誰的。潼潼的肚臍大概是回家後沒幾天就掉了,我們自然當寶一般的把它收了起來,然後在潼潼的肚臍孔塗上碘酒,蓋上紗布,保護不被細菌感染。

脫落的肚臍當然不會就這樣把它丟著不管,在那時肚臍大概可以拿去臍帶血銀行存著,或是把它拿去做成肚臍印章玩耍。之前也有一陣子吵的沸沸湯湯的「臍帶血銀行」,在嬰兒一出生臍帶剪斷之後,五至十分鐘內以針頭收集臍帶內的血液,並且送到臍帶血銀行的所在地,進行儲存的相關程序。說這種血中有豐富的造血幹細胞,幹細胞可製造白血球及紅血球等血液細胞,可以治療許多惡性疾病像是紅血球疾病、再生不良性貧血、地中海貧血等、急性淋巴性白血病、淋巴癌、神經母細胞瘤……等等。不過呢,就我讀到的報導而言,臍帶血目前在應用上還有許多的問題,通常是在找不到血液、骨髓之後才會考慮的解決方案,而且自己或親人的臍帶血未必可用,因為臍帶血的排斥性很低,有時反而是別人的臍帶血還管用些。所以以目前營利的臍帶血銀行每一件CASE要收費三萬元,每年還得要5000元的保管費,直覺得又是一些商人搞出來的噱頭,如果要的話,我還寧願捐到非營利性的臍帶血銀行,就像現在的骨髓庫一樣,自己說不定用不到,但卻有機會造福他人。

雖然說,臍帶血含有豐富的DNA資料,可以用它做許多的基因研究,或是開發新療法及藥物,不過,我不是個那麼勤勞的人,也相信以現在生物科技的能力,不用幾年一定又有一堆新技術新方法面市。花了大把銀子存下來的臍帶血說不定到那時一點都不管用,基於好玩的立場,我還是把它拿去做了肚臍印章。我在想,如果侏儸紀公園都可以從琥珀中抽取蚊子肚子裡的恐龍血液來複製一隻恐龍,必要時,大概也可以砸破這個肚臍印章,從被樹脂冰封的肚臍裡找到救命的良方。

至於肚臍印章呢,有人說「肚臍」的台語發音是「肚財」,一說是從媽媽肚子裡天生帶來的財運,所以製成的肚臍印章是一顆發財章,如果拿來開戶存款會帶來好運,而且肚臍是媽媽留下來的,也是傳遞母子之間感情的紀念品。大部份我看過的肚臍印章有二種,一種是單純的把肚臍洗乾淨,泡藥水處理好之後,放到印章裡,另外一種,則是在肚臍印章中,又加入了嬰兒的頭髮,叫做「發財章」(「髮、臍」章,用台語唸就是發財的意思)。而且很多人在刻這顆肚臍印章時,都會特別指名要刻「開運章」,發財加開運,簡直是雙劍合壁天下無敵。不過開運章的做法很複雜,要配合印章所有者的生辰八字,依照五行八卦九宮,還得看時辰下第一刀,下刀的位置也得算過,這樣才能使五行相生,生生不息,打開成功的運勢和財運;大師邊刻時還得邊持咒,還有一些有的沒的,才能成就一顆開運章,所以如果你去店家說要刻一個開運章時,店家的報價保證貴的嚇死人。順便扯個八卦,人家說如果這個印章是要用來開戶,或是和錢財有關的,最好做成圓形的,才不會漏財,如果是和土地有關的印鑑,那麼最好是四方形的。

我們拿了潼潼脫掉的肚臍準備去做一個肚臍印章回來,老闆們拿出了各種印章的材質讓我選,從水晶、牛角、象牙……等等各式各項的材質都有,價格自然也不一。一開始我就放棄了諸如牛角或是象牙這種材質,倒不是自己多有正義感,但是看多了人類為了皮毛、象牙、魚翅等物品,殺害了許多的動物,我可不想為了這種不是生活必須品而成為商人們的幫凶。而剩下來的材質似乎也沒有得挑,因為如果是石頭,那麼充其量只能在印章的頂端挖出個小洞來,一樣用樹脂的材料封住肚臍,塞到頂端的洞裡去,不僅破壞原有的印章的完整,頂端再加入一個透明樹脂包裹的肚臍更顯得很不協調。到後來,我決定挑了一個最便宜的材質--樹脂。整個印章都是由透明的樹脂所構成,肚臍在中間一眼可見,看起來也有趣味些。我選擇作成圓形的印章,名字的字體選用篆體,幾天後就拿到印章了。

本來,這件事寫到這裡就可以結束了,但是我們拿著這個印章去郵局開戶時,又發生了一點小插曲。我一直想幫潼潼開個戶,把她的壓歲錢吶,零用錢吶什麼的日常開銷要用的錢全部都存在這個帳戶裡,等到要用錢時再從裡面提領出來。等到她長大了,我可以很清楚的結算把她養大要花多少錢。

結果某天的早上,我們兩個人抱了潼潼,帶了戶口名簿、媽媽的身份證到了郵局要開戶。當我們表明要幫小朋友開戶時,那個行員突然意見多了起來,推推拖拖的,理由總不脫「反正小孩子又不會領錢,直接放在爸爸媽媽的戶口就好了啊」,我真的很訥悶,如果法律規定可以用小孩的名字開戶,哪來那麼多的話。好啦,扯到最後,要父母的身份證和戶口名簿,那時,我的身份證正在旅行社趕辦去北京的簽證急件,我說我沒有,可不可以拿駕照這類有照片的證件,況且潼潼的媽媽就在旁邊可以證明我的身份,結果那個行員又開始搬出了一堆的規定來,一定要我拿出身份證來。偏偏我什麼都有,就是沒有身份證,我說,我有戶口名簿,有駕照,還有人證,但是這些一概不被接受,就是要我拿身份證來證明我是我本人。我突然想起「鄭人買履」的那個教條主義笨蛋來,只相信測量出來的腳丫子尺碼,而不相信自己的腳。這個郵局的行員也只相信身份證,不相信一個活生生的人,以及除了身份證以外的任何證件。

我開始為這些不知變通的官僚生起氣來了,正準備離開郵局到對面的私人銀行去開戶時,那個行員大概也察覺到了我的不悅,把課長給找來了,課長想了一下,決定影印下我的駕照,然後他自己簽字保證,同意我的開戶。如果一開始,只要由課長簽字即可,那麼那個行員為什麼和我扯了這麼久?難道不能早一點叫課長來嗎?課長離開後,行員還在那裡Murmur著「不是我要觸你們霉頭,因為你們這個共同開戶,父母雙方都有權力可以去領錢,萬一將來離婚,很多人因為這樣……」還一副施予了我們多大的恩惠一般「這次是課長特別通融,所以……下次你們……」夠了,我開始懷疑高普考時,是不是應該加入「智力測驗」這一項?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潼潼的爹
  • 謝謝你的資訊,感激不盡
  • 小米
  • 郵局行員是郵局自辦的特考,跟高普考無關喔!
    不過,你會生氣是理所當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