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jpg


十點的太陽從窗戶裡灑了進來,氣溫一升高,連帶的讓人很難睡。雖然我昨天搞到凌晨四點多才睡,但是這麼熱的天氣仍然讓人沒法安穩、平穩的躺在床上繼續往下睡。就在翻來覆去,努力準備再睡下去時,有一雙超明亮的眼睛盯著我看,輕輕甜甜的喊:「Daddy~」

我努力的撐開上下眼皮,只見潼潼已經穿上了她的外出裝,甚至連專屬的帽子都戴上了。我知道老妹今天要帶她們家的二隻小朋友去動物園玩,昨天她就問過我要不要一起帶潼潼去?一來,我不知道今天會不會下雨;二來,去了動物園那麼多次,地形地物都背了出來了,實在提不起勁來。所以我笑了笑,揮揮手的和潼潼「Bye!Bye!」是的,本來我是打算偷懶的,有她姑姑,姑丈、阿嬤、叔叔、嬸嬸和媽媽在,帶三個小朋友絕對綽綽有餘,只是就在我說了「Bye!Bye!」後,潼潼的臉色突然一變沉了下來。

唉!我知道她在想什麼,本來高高興興的上樓來邀請老爸去動物園玩,結果卻受到如此的對待,也難怪她幼小的心靈一副遭受拒絕的窘境。她泯著嘴不說話,原本在陽光下發亮的眸子反而添上了幾許的憂鬱,於是我又問了:「Daddy也要去是不是?」她用力的點點頭,說了聲「是」。這下子,你知道不起床是不行的了,萬一因為老爸不陪她出遊這件事情所造成心靈上的創傷,在十數年後被某個不認識的心理醫師發掘出來,當老爸的,面子還真是不好看。

「好,Daddy陪你一起去好不好?」,潼潼大聲的喊了聲「好」,臉上又恢復了原來的光彩笑嘻嘻的在我那軟的想換掉的床上跳來跳去,興高采烈的模樣讓我嘆了口氣:做人家父母的,還真是沒有偷懶的權利。我用最快的速度盥洗完畢,穿上件休閒短褲和T-shirt,腳上套個涼鞋就可以出門了。

車子由潼潼的叔叔駕駛,由中和上北二高後到木柵動物園的車程並不遠,沿路上潼潼也一直保持著愉快玩耍的心情,結果就在車子到了木柵動物園的正門口,她的嘴巴裡突然湧出了大量的「豆花」來。是的,潼潼吐了。

從小,潼潼似乎很容易暈車,打從她滿月可以開始出門後我們就發現了這件事實,所以這一年九個月來,我們常常載著潼潼到處去,看看經由這樣長期的訓練能不能增加她對抗暈車的能力。本來有一陣子潼潼不再有暈車的現象,今天,倒又吐了一次。所幸車子已經到了,我們趕緊把她帶到動物園旁的麥當勞裡換衣服,順便向服務台要了一個塑膠袋裝那身沾滿了豆花的身服。不過不換還好,這一換,身上這套衣服竟然和上回來動物園時穿的衣服一模一樣。

在麥當勞旁邊有間叫「Zoo Mall」的店家,大概是室內的兒童遊樂中心吧!(我們沒進去,所以不知道),但是在他戶外有很漂亮的推車可以出租。一般你只要到大賣場,都有備好的推車可以讓你購物,車子上還會特別為幼兒設計一個座位,把紅色的板子拉下來,腳再從推車把手那一方伸入,就可以安穩的坐在推車裡,和推車子的苦力父母們可以面對面的互相照顧。於是愈來愈多的賣場都開始備有這樣的推車,甚至是給小孩子們專用的推車。Zoo Mall的推車很能吸引小孩子的目光,整台推車的設計就像是台可愛的小汽車,小朋友就坐在駕駛座裡,手握方向盤,彷彿她真的在開車一般,加上顏色鮮豔,小朋友一眼就會愛上這個大玩具。

不過,租金可真是不便宜,一個小時要60元,比停車費還貴。但不管怎麼樣,商人們永遠都有辦法從父母的口袋中掏出錢來。潼潼一屁股坐上駕駛座後,就再也不肯下來了。不管你好說歹勸,她就是不動如山的坐在駕駛座上,於是你只好收下了計時的票券,心裡盤算著這一攤大概要花掉多少錢。

計費票亭上清楚的寫著這台推車沒有辦法上動物園的遊園車,可是有什麼關係呢?當大家花5元坐遊園車到山頂慢慢晃下來的時候,老爸可是得辛苦的推著這台沒法帶上車的高級推車,一路的從山腳下往山上跑。不過這種推車顯然並不是為了水泥地設計的,前輪太小,推起來防震的效果很差,也因為無法避震,所以「喀啦喀啦」的聲響很大。

由於這台推車實在太醒目了,於是沿路上這個可憐的爸爸受到不少的注目禮,也聽到不少的小孩子吵著他們父母:「我也要!」或是有的小朋友就直接走過來握住方向盤,再也不肯放開了。然後,他們的爸爸媽媽就會詢問:「這台推車是哪裡租的?」看來,我也害了那些可憐的父母。

潼潼的表哥表姐本來不知道這台推車的存在,因為出發前往動物園時,我們分坐了兩台車。可是當推車氣喘噓噓的出現在三個小朋友面前時,你就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了──所有的人都搶著要坐上這台推車。所以兩對父母加上一個阿嬤只能想辦法儘量分配的公平一點:「潼潼先坐,等到潼潼下來了,再換你們坐。」可是當懿軒和采潔真的坐上去了,潼潼有種自己的東西被搶走,或是勢力範圍被侵犯的不甘願,總是跑到哥哥姐姐的的面前,使盡力氣張大嘴巴:「啊!」的吼叫。那種場面,很像動物在搶地盤時,把身體鞏的高高的,彼此叫囂示威的畫面。除了數位相機,我又拿出了V8來拍攝這值得紀錄的一幕。

上次讓潼潼開口講話的國王企鵝這回仍然還是具有份量,當潼潼在企鵝館的門口遠遠的看到企鵝雕像時,就開始「鵝!鵝!鵝!」的叫(唉!沒什麼長進,上回叫鵝,這回還是只有一個字),進到了企鵝館裡,觸目所見,也是「鵝!鵝!鵝!」的叫,甚至連鍾愛的小推車也不坐了,自己在館內跑來跑去看著企鵝的圖像和照片,還賴在企鵝造型的緊急電話機旁坐著不走,還好在旁虎視眈眈的采潔來把手推車帶走,解決了照顧推車的麻煩。不過,除了企鵝外,今天的潼潼似乎對其他的動物不再有太高的興趣了,剩下來的時間裡,三個小朋友都在搶推車的劇情裡渡過。不過有件事倒讓我對潼潼的個性又多了份驚奇。

天氣很熱,所以我們也不時會拿水出來給潼潼喝,帶來的水不夠了,就去服務中心買瓶礦泉水。一開始,搞怪的潼潼硬要人家把水倒在小小的瓶蓋上給她喝,就這樣來來回回幾次之後,我突然把一個瓶蓋的水倒在她的頭上(反正太陽大嘛,一下子就會乾了),想看看她的反應。結果潼潼不愧是潼潼,不斷的要求再來一次,於是她的頭上就被我淋了一次又一次的水,就連水滴都已經順著髮絲流到臉上來了,有些小朋友被水淋到眼睛或臉上時都會害怕,潼潼還是不改其色的要繼續玩水。我愈玩愈過份,乾脆把一杯蓋的水直接蓋在她的背上,這些舉動讓她又High了起來,若不是阿嬤在旁邊乾瞪眼,我們大概就在動物園裡打水仗了吧!

對了,四個多小時後還推車,租金一共是300元,真是比停車費貴多了!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