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jpg


「舅舅,我要聽棒球的歌!」「舅舅,你開電腦放棒球的歌給我聽好不好?」這是最近懿軒最常掛在嘴巴上的話。我那時放給他聽的,是從中職的官方網站上下載的中華職棒主題曲MP3,我一直不知道歌名是什麼,但是有人說叫「真正勇者」,聽起來感覺還蠻貼切。現在不管什麼活動幾乎都有專屬的主題曲,連續劇有主題曲、中華職棒有主題曲,就連海軍、陸軍、空軍也都有各自的主題曲,潼潼也有。

以前在潼潼還不太會說話,只會嗯嗯啊啊的階段時,你只要抱著她,唱著「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她的雙手馬上會舉起來一收一放的抓啊抓的,表示星星在閃爍,然後你問她:「潼潼,星星在哪裡?」她馬上會張頭往天空望去,食指往上一指的「嗯嗯嗯!」那時潼潼還很認生,只要一看到不熟悉的人,總是馬上趴在爸媽的身上,完全不搭理別人,唱唱小星星,是唯一可以讓她活動活動的方法,也讓觀眾有點稍稍值回票價的滿足。

不過,潼潼開始會說話後,我們的麻煩是有增無減。以前當她跑到你面前咿咿啊啊時,即使她利用全身的肢體語言加上手語把她的意思表達極為完整,你還是可以從頭到尾的裝傻打混過去。但是自從潼潼會講話之後,裝傻的技倆正式宣告不管用。

我相信每個父母都有哄孩子睡覺的經驗,也一定唱過催眠曲來加速孩子們閉上眼皮的速度。以前我最喜歡唱的,就是李立群在相聲表演「台灣怪譚」裡那首號稱可以永遠唱不完的歌,以「港都夜雨」的曲調把歌詞改成「一、二、三、四……」,真的可以一路的唱下去。相聲裡才唱到「……二九、三十、三十一」,而我有一次,足足唱到一百多還能繼續往下數。潼潼大概覺得很無聊,所以以前唱這首歌當催眠曲時,通常可以奏效。

後來潼潼她媽媽喜歡哼著一首「La La Lu」的催眠曲,一開始,我不知道這首曲子的名字是什麼,只是覺得聽起來的時候,整首歌一直聽到「La La Lu」「La La Lu」的,曲子輕輕柔柔,很容易哄小孩子睡覺。很來才知道這首歌真的叫「啦啦嚕」,是滾石唱片在1991年發行的「在星星上幻想中文版搖籃曲Disney Babies : Lullaby (Chinese)」其中的一首歌曲,那張CD現在早已絕版了。

在潼潼還沒法完整表達自己的意見之前,當然是我們唱什麼她就聽什麼。所以我們大可以不必在乎潼潼喜歡聽什麼,只是我喜歡唱就可以了。從兒歌,流行歌曲到古典音樂,你可以一首首的哼下去,只要找那種旋律不要太慷慨激昂,節奏不是快速雄強的就行了。但是現在,我們可沒那麼幸運,潼潼已經自己選定了她要聽的主題曲。

也許是我們之前唱過給她聽,也許是這種歌特別容易發音,所以現在只要我們開口唱歌,潼潼要聽的就是「泥娃娃」。

從南方澳潼潼的外曾祖母家回台北,車程大概需要三個小時左右,某次為了排解潼潼的無聊,大人們開始一首接著一首的唱起歌來,而「泥娃娃」正是其中的一首。或許是歌詞裡的「娃娃」、「爸爸」、「媽媽」都是她本來就可以琅琅上口的詞句,所以她馬上就對這首歌產生了特別的反應,會跟著念娃娃、爸爸、媽媽,從那之後她就常要我們唱泥娃娃,一遍又一遍地唱。(不過,因為後來這首歌點歌的頻率實在太高了,大人們也唱到有些厭煩,所以事後我們到街口的書店買了一張童謠專輯,CD第二首歌就是「泥娃娃」。有了CD唱片來代勞,按下repeat,唱再多遍也不會累。)

「泥娃娃,泥娃娃,一個泥娃娃,
也有那眉毛,也有那眼睛,眼睛不會眨;
泥娃娃,泥娃娃,一個泥娃娃,
也有那鼻子,也有那嘴巴,嘴巴不說話。
她是個假娃娃,不是個真娃娃,
她沒有親愛的媽媽,也沒有爸爸。
泥娃娃,泥娃娃,一個泥娃娃,
我做她媽媽,我做她爸爸,永遠愛著她。」

這首歌的詞曲我們應該都熟的不能再熟了,原本以為像這種兒歌是找不到作者的,只當它是古老年代傳承下來的一種資產。不過上網KEY個關鍵字,竟然還可以找到「曲:姚敏 詞:陳聯」的資料,真是有夠嚇人的。其實我並不喜歡「泥娃娃」這首兒歌。小時候會的東西不多,聽不太懂詞曲的涵意,可是當你大到足以理解許多東西時,你會發現不管詞曲,它聽起來都太過於悲傷和無奈。即便歌詞的最後一句透露著光明,但是那道陽光還是灑得憂憂怨怨的。這個世界讓人不開心的事已經夠多了,偏偏連兒歌都這樣的令人傷感,所以我不是頂喜歡「泥娃娃」的。

可是偏偏潼潼對這首歌頗有特殊的喜好,只要我們一開口,潼潼馬上會睜大她的眼睛,對著你叫著:「泥──娃娃」。對啦,她點歌,所以我們只好配合著唱「泥娃娃,泥娃娃,一個泥娃娃……」,也許是她只會說泥娃娃,所以每次她只願意聽泥娃娃。唱著唱著,某一天,她突然在我們唱到「也有那眉毛,也有那眼睛,眼睛不會眨」的時候,接上了一個「眨」字,然後我們繼續唱「也有那鼻子,也有那嘴巴,嘴巴不說話」,然後潼潼會跟著搭上「話」,最後在「我做她媽媽,我做她爸爸,永遠愛著她」的尾巴等著唱「她」。當唱完最後一個「她」字時,潼潼也像唱完整首歌般的感到滿足,然後,當然會再來一次。

這首歌曾經雄踞了潼潼的點歌排行榜數周的冠軍,(甚至我們唱別首兒歌給她聽時,她會立刻大聲地糾正你「泥娃娃」),一直到「魚兒水中游」的出現。這首兒歌大家自然也耳熟能詳:

「魚兒魚兒水中游,游來游去樂悠悠,
倦了臥水草,餓了覓小蟲;
樂悠悠樂悠悠,水底世界真自由。」

這首歌依然和南方澳這個東台灣的小漁港有關,只不過這次不是回程,而是在出發前往南方澳的路上。也許潼潼對於「魚」這個字和圖像的感受特別清晰(因為她很早就認得魚的長相,不管是活蹦亂跳的,還是煮熟了擺在餐桌上的那種),所以聽到有首和魚兒有關的歌曲,自然也讓她感到無比的共鳴。

「魚兒水中游」這首歌就比較符合刻板印象中的兒歌了!曲調輕鬆,內容也不複雜。這三十多年來,我也只會唱到這裡(我想大部份的人應該都只會唱到這裡吧!)感覺上歌也就這麼長而已,但是直到剛剛,我才發現,這首歌竟然還有下半部的歌詞
「魚兒魚兒水中游,看見前面一線鉤,
釣上食味美,看得垂涎流;
小魚兒別上鉤,貪圖享受失自由。」

真是的,當下就覺得八股,當說起教來時,又開始不像兒歌了。

所以現在潼潼也不一定只點「泥娃娃」,有時她會點「魚,魚,魚」,你就得開始「魚兒魚兒水中游……」的唱了起來。但是潼潼點歌可不是只有這樣,近來,她喜歡「花式點歌法」:先是要你唱「泥娃娃」,可是等你才唱了二句,她又會「魚,魚,魚」的喊了起來,然後等到你唱「魚兒魚兒水中游……」她馬上又笑嘻嘻的喊著「泥娃娃,泥娃娃」。我想,她是以捉弄我們為樂。因為從後來開始,我們從來沒有一首兒歌能完整唱完的,總是在第一句的「泥娃娃,泥娃娃,一個泥娃娃」和「魚兒魚兒水中游」兩句之間快速切換著。終於有一次,當潼潼再度的玩起她的「泥娃娃」和「魚」的遊戲時,媽媽開始唱著「魚娃娃,魚娃娃,一隻魚娃娃……」一開始,潼潼有些錯愕的看著我們,然後她就像是理解了這個遊戲般的大笑了起來。之後,我們還開發了「妹妹揹著泥娃娃,走到花園泥娃娃……」「一閃一閃泥娃娃,滿天都是泥娃娃」這類的兒歌,潼潼也都欣然的接受。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