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jpg


潼潼她爹,也就是我從職棒元年開始就看職棒了,而且我比較喜歡的球隊是兄弟象。當初會支持兄弟的理由很簡單,大二的我跟著學長進了當時的台北市立棒球場,跟著學長坐在兄弟象的加油區,然後就這麼一路的成為「兄弟的」。只不過後來學長為了追女朋友,從兄弟隊的加油區坐到了時報鷹那邊,雖然後來時報鷹解散,但是學長下的功夫並沒有白費,那個女孩成為了學長的太太,還生了一對很可愛的雙胞胎。

但是像我這種重感情的人,可很難割捨一些生命中有過的片斷,所以,我始終都支持兄弟象。學生時代可以拿著學生證,提前幾個小時排隊換外野的參觀券;當兵時,最喜歡站晚上七點到九點的哨,因為可以一邊拿著步槍還可以一邊聽著職棒的比賽;工作後因為工作時間的關係,加上當時的黑鷹事件,的確有好多年僅僅是從報紙裡的小方塊來得知職棒的消息,直到去年兄弟象打入總冠軍戰和統一獅搏鬥到第三場,我才突然驚訝的意識到自己脫離當時那種感動很遠很遠了。

從那一戰之後,我又開始看職棒了。我常常在想:「有一天我一定要帶潼潼親自到棒球場去感受一下那種氣氛。」當潼潼開始會走路時,我覺得離帶她去球場的時間好像又近了一大步,所以每每我在看職棒轉播時總是喜歡對著潼潼說:「潼,爹地帶你去看棒球好不好?」她也總是以大聲的「好」來回應著。

終於在2002年9月14日,我第一次帶了潼潼走進棒球場。嚴格說起來,不能算我一個人,我的老妹,也就是潼潼的姑姑也是死忠的兄弟象支持者,不過她支持兄弟象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甚至我也是直到昨天才第一次知道她竟然曾經訂閱兄弟象雜誌,而且到現在都還擁有創刊號。於是當我登高一吆喝後,很快的決定了我們這兩對父母決定帶三個小朋友到球場去見識見識。

周六下午的天氣不錯,是個很適合打棒球的日子,新莊離我們住的地方不遠,只要過個大漢橋就到了,我們決定騎機車過去,一方面快,一方面也不用擔心找停車位的問題。球賽是六點半才開打,我們四點鐘到球場外的售票口其實還算早,只不過兄弟封王在即,排隊買票的球迷們排了好長好長,看來職棒是真的回春了。我們準備拿潼潼她媽媽的中國信託信用卡更換入場券,參加「中信之夜」。不過,我們弄錯了一件事,三千張免費球票的中信之夜是9月15日,而不是9月14日,我們搞了個烏龍。但是既然答應了三個小朋友要帶她們去看棒球,怎麼可以讓小朋友失望呢?雖然這天是中信鯨的主場,門票收入歸中信所有,但是我們還是決定買票進場,只要考慮帶著一堆小朋友,是該坐內野呢?還是外野?

內野的好處是有座位可以坐,視線比較清楚;但是另一方面,啦啦隊全在內野,幾千人的加油棒互相敲擊的聲音,加上哨子、口吹氣笛,那個噪音可不是每個小孩人都受的起;而新莊球場的外野是一整塊的草皮,小朋友到了那裡可以在草皮上亂跑,噪音小。不過因為草皮很斜也不是那麼的令人放心,但視野比起內野來說當然差多了。在一點點的私心下,我們還是買了內野的全票。

時間才是下午五點多,天色還很亮,新莊棒球場的旁邊有一個很大的體育公園,很適合親子活動,而事實在的確是如此,很多父母和小朋友都是那裡消磨著週六的下午。有很多小朋友拿著棒球手套在那裡玩著傳接球的遊戲,再加上職棒開打,方圓數百公尺儼然就是一個棒球之夜。我們拿了票,從入口處進了球場。入口處剛好在本壘的後方,一眼望去視野遼闊,感覺相當不錯。兄弟是客隊,所有的啦啦隊全集中在三壘側,已經坐了相當多的人,而中信的球迷自然聚集在一壘邊。入口處的兩旁是周邊商品的販售處,也都各自擠了不少人在購買各種球團的商品。

我們想先找到座位坐下來。四個大人帶著幾個小朋友走到三壘側,幾乎已經找到不好一點的座位了。不是早有人坐在位子上,就是位子上都已經插上了加油棒表示有人佔了,繞了一圈我們還是沒找到合適的座位。再往中信的加油區一看,位置不是挺滿的,看起來還有些不錯的座位,所以我們大隊人馬決定深入敵境,坐在中信的加油區去。

離開賽的時間還早,雙方的球員輪流在場上練習。我們把小朋友安頓在座位上。不過潼潼在座位上根本坐不住,再加上進場來的球迷們手上都拎著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加油道具,潼潼開始不安份了起來,老是跳下椅子想往外跑。還好內野座位的最上方有條相當寬的走道,我們讓潼潼在上面自己跑來跑去,而且為了不讓她覺得無聊,我辛苦的在長長的人龍後排隊,買了六支加油棒,三個哨子,三把扇子和一支口吹氣笛給三個小朋友玩。

三個小朋友今天都還沒有睡午覺,所以在球賽開始前就通通睡著了。懿軒和采潔躺在她爸媽的大腿上,潼潼則趴在她媽媽的身上呼呼大睡,媽媽還得幫她把耳朵摀起來,免得讓現場的高分貝影響她的睡眠。有了一堆小朋友要照顧,我們這些大人心思自然也沒法全放在球場上。一下子得擔心音量過大的問題,一下子又得想想潼潼喝牛奶的時間好像快到了,這和以前在球場狂吼的感覺真是完全不同了。

六點三十分,聯盟的擴音器宣布中華職棒13年聯盟第167場的比賽正式開始,加油區響起喧天的聲響,哨笛其鳴,鑼鼓其響,果然把潼潼給吵了起來。不過也許是場面太大讓潼潼怯場 ,也許她還沒有回過神來,潼潼始終賴在媽媽的身上沒有起來,臉上也有些不知所措的無聊。我在想,如果潼潼不習慣這麼喧鬧的環境,那麼我們也許換到外野區去讓她跑一跑,或是趕快回家。

前幾場的比賽兄弟總是演出逆轉秀,不管前面落後幾分,總是可以在最後三局來個絕地大反攻,讓電視機前的我們看的血脈賁張,這也增加了我們到現場去High的動力。結果沒想到這場比賽成了投手戰,雙方的投手表現出色,球很少飛去內野的守備範圍,對小孩子來說自然就更無聊些。看的出來潼潼已經很努力在撐著,可是看她那百般無聊樣,我們也於心不忍,好像硬生生的把她從家裡拖到球場來困在這小小的座位上。於是潼潼她媽媽起身把她抱到上面的走道去晃一晃。果然,一到可以自由活動的地方,潼潼完全回復她的本性,橫衝直撞,跑來跑去。對嘛,像這種射手的小朋友我們是不該把她困在太小的地方,而且一場球賽下來,再加上先前等待的時間,起碼要花上四個多小時,我們怎麼能指望不到二歲的潼潼可以在座位上安份那麼久呢?

所以接下來的幾局,我們來球場的目的已經不是為了看球,而是讓她在球場的這個氣氛中儘情地玩玩她自己的遊戲。我去買了一顆棒球,就在寬廣的走廊上和她玩「妳丟我撿」的遊戲。就是她把球亂丟,然後我負責去撿回來到她手上,然後她再亂丟的意思。為了不讓我撿到球,潼竟然刻意的把球往觀眾席丟去,真是……

走廊上除了商品的販賣處外,還有一些零食可以買,玩玩球後,也買了些冰棒飲料吃吃喝喝。之後,我們就一直都待在內野上方的走道上沒有再回到座位去,直到第五局打完。潼潼大概也有些待膩想回家,趁著五局六局間整理場地的時間,我們回到座位把東西收拾一下就離開了新莊球場。看了下記分板上的比數,2:0,兄弟落後中信。

本來以為像潼這種活潑好動的小朋友,來到這種人多又吵又鬧的地方應該會很高興的,結果她對於棒球的興緻看起來並不怎麼高,也許除了人多,她還看不懂棒球好看的精髓吧!。不過,球場裡很熱鬧,也看到很多的小朋友在那裡跑來跑去,許多人帶著大包小包的炸雞漢堡把球場當成一個野餐的場所,是一個可以闔家消磨時間的去處。那麼多小朋友蹦蹦跳跳,重點當然也不是在球場上,他們只是來到一個可以大聲叫囂而不被父母責怪的天堂吧!我想,以後我還是會再帶潼潼去球場晃晃吧,總有一天她會看得懂棒球的。

回到家後,我馬上打開電視轉播,還來得及看最後的二局,在中山裕章的封鎖下,兄弟始終沒能突破,一直到九局上結束還是沒能得分,終場2:0被完封輸掉了這場比賽,這也是今年兄弟隊第二次被完封。

潼潼現場觀戰記錄,零勝一敗。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