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jpg


潼潼的堂弟從醫院回家已經有一個星期了,觀察這一個星期以來三個小朋友和小小朋友的互動,懿軒、采潔和潼潼的態度是截然不同的三種類型。

個性善良的懿軒一直都有著大哥哥的風範,打從潼潼出生到現在,他都非常的照顧潼潼,而他這種體貼和善良也反應在小弟弟身上。周四中午剛把小弟弟給帶回家,三個小朋友都一直圍在旁邊要看弟弟,而懿軒更是善盡褓母職責,一下子「阿嬤,妳包尿布時要輕一點,不要包太緊,弟弟會不舒服」,一下子「潼潼,你要小聲一點,不要打弟弟」(不過不說還好,一說潼潼就發火,猛力往床上的位置拍了一掌,還好沒有打到小弟弟,只打到包巾尾端),就連小弟弟不習慣家裡的奶瓶,喝奶時不肯吸,懿軒就在旁邊一直說「弟弟趕快喝,肚子才不會餓,奶嘴不一樣沒關係……」看在我們這些大人的眼中,懿軒真是一個可以信賴的對象。不過懿軒碎嘴的毛病有時倒挺讓人受不了,每天碎碎念碎碎念的,這在台語裡有一個說法,叫做「雜唸」,管東管西的嘮叨。

采潔的態度就是比較標準的「與我無干」。除了弟弟剛回來時興奮一下子外,大部份的時間,采潔都像個局外人般的看待這個事件。這或許和采潔在家中的老二心態有關,往上,懿軒的年紀較大,較懂事,加上他纖細的個性,常常可以得到大人們的讚美,采潔想學懿軒,可是做得沒有懿軒好,得不到等同的肯定;往下,潼潼的年紀較小,當發生爭執,大人們總是勸采潔讓妹妹一點。夾在中間的結果,讓采潔往往採取一種特定的對抗或是冷漠的處理。

潼潼的脾氣很大,只要稍有不順意她會毫不猶豫的馬上反擊,不管手上有什麼武器即刻的就會往人家身上招呼。以前,潼潼打采潔的時候,采潔總是以一個大姐姐的姿態不會還手,只是不停的叫著「潼潼打我,潼潼打我」。可是現在,往往潼潼打采潔的時候,采潔會立刻還手,然後潼潼又不干示弱的打回去,於是常常可以看到兩個龍女擁抱在一起「互毆」的場面。我覺得,在采潔的心中,潼潼已經不是那個弱小需要人家疼惜的小嬰兒,而是和她爭寵的競爭對手。

而潼潼呢!則是標準的無事忙。小弟弟回家後,她一直說要看弟弟,然後很興奮地一直叫「弟弟」。可是太興奮,加上潼潼又不會控制自己的音量,於是她變成房間裡最不受歡迎的人物,一個不小心就把小弟弟給吵醒。但是不管你怎麼把食指擺在嘴唇上,「噓」的暗示她要小聲一點,或是直接了當的說:「潼潼,小聲一點,弟弟在睡覺。」她會依然故我的照著自己的情緒和好惡來表現。

當小弟弟睡在嬰兒床裡,她總是會努力的推著蘋果椅到床邊,然後一腳踩上椅子,雙手抓住床邊的欄杆,用力一蹬,剛好安穩的站在床邊。不管弟弟是醒著或是酣然大睡,她總是要「惜惜,惜惜」(台語),伸手在弟弟的棉被上輕輕的拍了兩下,然後很滿足的跳下椅子,等到她下一次又想去「惜惜」弟弟的時候。又或者大家在抱著小弟弟的時候,潼潼也會湊熱鬧式的硬要抱,大家只好把小嬰兒放在她的懷中,讓她雙手稍微抱一下的過過癮。

也因為潼潼的難以配合,讓潼潼成為家裡最需要被看管的恐怖份子,中午午睡的時候,儘量把潼潼和其他二個小朋友帶到樓上去睡,徹底的隔絕。第一次被帶到樓上來的潼潼似乎有些委屈,老是哽咽著要找阿嬤。我想,潼潼大概是覺得阿嬤被弟弟給搶走了感到有些哀傷。

不過,如果家裡有三個學齡前的幼兒,而現在又要多照顧一個出生未滿一個月的嬰孩時,那種小心細膩和全家分工的程度,可遠遠的超出從前。以前,每天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總是在阿嬤房間的地上整理出一大塊的通鋪來,三個小朋友分睡兩頭,阿嬤坐鎮中間。這個哄睡了,抱起另外一個來。我們也隨時都在阿嬤的房間中待命支援 ,差不多等到三個小朋友都睡著了我們才會上樓。

這幾天有些沒法照以前的劇本上演。懿軒、采潔和潼潼都是「暗公鳥」(台語的夜貓子),晚上十一、二點睡覺是正常的,有時還會搞到半夜一、二點才肯躺平。這在以前本來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是現在多了一個不能被干擾的嬰兒以及需要安靜休息的產婦時,這種作息似乎需要做一點的調整。於是這兩天,我們總是連哄帶騙問三個小朋友願不願意到樓上來睡覺。「潼潼,你到樓上和爹地睡覺好不好?」,只見潼潼依然搖搖頭,簡短的說聲:「玩。」哼,我到樓上只是要去玩耍的,玩完了,就要下來和阿嬤一起睡了。沒錯,之前的確都是如此,不過現在拉著懿軒和采潔一起做伴,場面就會有些不同了。「懿軒,你到樓上和舅舅一起睡覺好不好?」「好」,懿軒興沖沖的一口答應,這下子,怕被冷落的采潔也要跟。看到哥哥姐姐都在打包行李,潼潼自己也急著到門口站崗。

平時凌亂的房間要住進三位貴客,讓房間的女主人開始努力的打掃起房間來。不僅先用小鋼砲吸塵器一寸一寸的把組合墊及鋪在上頭的竹蓆先吸乾淨,還用抹布來回的擦了幾次。我也到樓下去把三個小朋友的枕頭、棉被、抱枕、奶嘴、奶粉、長衣、長褲、尿布、痱子粉等裝備全都給扛上樓來,就連懿軒每天晚上睡覺必抱的海豚抱枕也不能遺忘。先要仔細的用長抱枕把四周小朋友翻身時可能撞傷的地方都給圍了起來,再把床給鋪好,枕頭擺好,請她們乖乖的躺下。

和小朋友一起睡在同一張床上其實是件很辛苦的事情,一下子得擔心他們是不是會踢被,一下子又得擔心自己翻身會不會壓到他們,打呼的聲響會不會把他們給吵醒,小朋友們自己翻身的時候會不會從床上掉下來?於是,每當潼潼上來樓上睡覺的時候,通常那一個晚上我總是沒法好好的睡。即便眼睛閉上了,大腦還是會自動的處於戒備的狀態,於是每隔一段時間,眼睛就會自動張開看看潼潼有沒有踢被?摸摸她的額頭有沒有流滿了大汗?自己的身體更是不敢亂動,睡得難過的要命。

這是第一次,三個小朋友都安穩的睡在我們的房間裡,沒有人吵著要找阿嬤。我們也很慶幸阿嬤終於有一天晚上可以好好的睡著覺。但是就在大伙兒都睡著了,一片安詳的凌晨五點,潼潼醒來了,而且第一句從她嘴裡喊出來的話就是:「阿嬤,阿嬤。」房間裡自然找不出阿嬤來給她,潼潼的媽試圖安撫潼潼的情緒:「現在阿嬤在睡覺啊!潼潼也先睡覺,等到你睡醒了,再帶你去找阿嬤好不好?」潼潼自然是不肯的,放聲大哭了起來,那種悲切淒厲的哭聲和她出生時沒什麼兩樣,瞬間,二年前恐怖的記憶全都回來了。
我仍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任由潼潼的媽媽哄她,一方面也擔心懿軒和采潔被潼潼給吵醒,三個人一起要阿嬤時,我可能真的會瘋掉。潼潼的哭聲沒有停止的現象,嘴裡的台詞更是只有「阿嬤」二個字。由於哄不住潼潼,又怕災情繼續擴大,潼潼的媽媽將她抱出了房間,把門帶上。穩約,我仍然可以可以斷斷續續的聽到門外傳來的對話:

「潼潼不要哭,這樣會把哥哥姐姐吵起來……」
「阿嬤,阿嬤……」
「現在阿嬤在睡覺啊!等一下再帶你去找阿嬤好不好?」
「阿嬤,阿嬤……啊!」潼潼喊的更大聲了!
「潼潼……」
「阿嬤,阿嬤……」反正這種對話就這麼的持續著,不知情的鄰居搞不好會報警說有人偷小孩咧!

我就在床上這樣聽潼潼一下子停止哭聲,一下子又放聲嚎啕了起來,一邊注意剩下來兩個小朋友的動靜。大概過了半個小時,潼潼沒有停止哭泣的打算,所以我也知道該是我們投降的時候了。我把潼潼接了過來,說「妳不要哭,我帶你去找阿嬤。」果然,潼潼馬上閉上嘴巴,房間裡要多安靜就有多安靜,就連帶著淚水的眼睛都有了一絲絲的笑意,我不禁讚美起這句話的魔力來。才早上五點多,下樓去潼潼應該還是繼續睡吧,於是我又拿起了她的被子和枕頭,潼潼一邊「ㄘㄣˋ」一邊說:「我拿。」高高興興的準備下樓去找阿嬤。

小心的把鑰匙插進鎖孔裡,憋住氣的緩緩把門打開,我不斷的提醒潼潼「不可以哭哦!」所以除了「ㄘㄣˋ」「ㄘㄣˋ」以及因為「ㄘㄣˋ」而產生的胸部和臉部抖動外,潼潼也沒有製造其他的聲響。抱著潼潼進到了阿嬤的房間。小弟弟、阿嬸和阿嬤仍在酣睡中。潼潼自動的窩到阿嬤的旁邊,阿嬤一把把她摟到懷中,醒來的阿公看到潼潼還很委屈的「ㄘㄣˋ」,好意的說:「阿嬤是潼潼的,對不對?」只見潼潼淡淡的說:「弟弟。」唉!真是讓人心酸的回答啊,她覺得大家都說阿嬤是弟弟的,所以她才會被抱到樓上去睡。

就這樣,阿嬤摟住潼潼後,只見她閉上眼睛一邊「ㄘㄣˋ」著,一邊就睡著了,整個過程沒有超過五分鐘。唉!父母真難做,你想討好她,她還不見得領情呢!看看一下子潼潼和阿嬤又甜美的雙雙進入夢鄉,我才想到自己也才半睡半醒的睡了二個半小時而已,準備再上去補眠一番。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