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jpg


阿嬤每天都會洗衣服,晾衣服。現在的公寓房子自然不可能像以前一樣有戶外的稻埕可以曬衣物,洗乾淨的衣服只能掛在後陽台小小的空間裡。以前,潼潼很黏阿嬤,所以有時阿嬤在晾衣服時,我們會抱著她在一旁看著。
只是,現在一歲十個月的潼潼已經不需要人家抱著,她會自己蹲在門邊看,有時還會衝過去偷襲擺在旁邊的水桶,把雙手快速的往水桶裡的水一插,趁幾秒鐘玩個水也好。
不過讓我想寫下這篇文章的原因,是因為那天阿嬤一樣在晾衣服,潼潼一樣在旁邊亂混。阿嬤從洗衣機裡拿了一件小孩子的衣服,用力甩了幾下把衣服抖平,穿過衣架,用竹篙撐起掛在曬衣杆上。只見潼潼大呼了一聲:「哥哥」。
沒錯,那是懿軒的衣服。阿嬤又拿了一件衣服掛上去,「阿公」同樣潼潼一下子就認了出來。這下,我興緻可來了,抱起潼潼,用手指著已經掛在衣杆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詢問。只見潼潼毫無困難的回答:「弟弟」、「阿嬤」、「哥哥」、「姐姐」、「阿嬸」,沒有一件回答錯誤。我眼睛瞄到上面還掛了一條毛巾,有些故意為難她的問:「這是誰的?」潼潼則大聲的叫:「阿公,阿公」。我轉頭問還在晾衣服的阿嬤:「是嗎?」阿嬤帶些輕蔑的笑容:「你們潼潼不是已經告訴你了?」
當下,我真是不得不佩服潼潼的觀察和記性,摟著她又親又誇的。這時,阿嬤準備晾一條內褲,我再問:「這是誰的?」這回潼潼答不出來了,穿在裡面和穿在外面的果然不一樣。
有時,我覺得小孩子的記性實在比大人們好上太多倍了,也許在她們小小的世界裡,需要關心的事情不夠多,所以她們可以把所有的力氣拿來觀察身邊一些小的不能再小的事物。
像是家裡的三個小朋友,對他們自己的東西可是分的清清楚楚的。有次,潼潼拿了一塊畫板在畫畫(就是那種板子裡放鐵砂,用一支尖端是磁鐵的筆做畫),采潔在一旁大叫:「那是我的。」可是潼潼也不甘示弱就是不放手,采潔急的都快哭了。阿嬤看了一眼,還對采潔說:「那是潼潼的,你的畫板已經拿回家了」,采潔還是堅持那是她的,過了幾分鐘,潼潼的畫板從玩具箱底被翻了出來,這才還了采潔的清白,阿嬤、舅舅一堆人直向采潔賠不是。
老實講,他們的東西長的都差不多,我承認自己有時認不出來。懿軒和采潔的枕頭套,都是淺藍色有卡通圖案(那小小的圖案有些不同);潼潼和阿嬤的枕頭套長的一模一樣,都是橘紅色格子花紋。唯一的差別,在於枕頭的形狀不太一樣。潼潼的枕頭是長方形900元的乳膠枕,阿嬤的枕頭則是700元,有些弧度的的磁石枕頭,從外表看,根本很難分的出來,但潼潼就是知道;又或者,三個小朋友每到冬天晚上睡覺時穿的「肚圍」,都是阿祖親手針織的鐵灰色、深黃褐色和淡紫色毛線肚圍。我老是搞不清楚什麼顏色是誰的,但每次只要一拿錯,總有小朋友大叫:「那是潼潼的」,「那是我的」,還一副你們這些大人怎麼這麼笨的表情。洗澡時也是一樣,置衣架上晾了三個小朋友的毛巾,當我不知道那條毛巾是誰的時,用問的最快:「這是不是潼潼的毛巾?」「哥哥」我手又摸了另外一條,「這是不是潼潼的毛巾?」「姐姐」,好吧,只剩最後一條,自然是潼潼的。
從衣服、枕頭、棉被、玩具、奶瓶、尿布、奶嘴,她們沒有一樣會弄混的,我不知道到底是因為自己太忙還是太不專心,到現在,我還是偶爾會搞不清楚狀況。有時,我還真的相信「強棒奶娃」(雖然我覺得它是一部大爛片)的說法,嬰兒在二歲以前都是天才,是因為學習了太多成人社會的東西才慢慢喪失他們天賦的能力。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