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1.jpg


潼潼泡過不少次溫泉,台北的烏來、北投,宜蘭的礁溪,都去泡過。但是事實上,她似乎不是那麼喜歡泡溫泉。前陣子天氣有些轉涼時,我常問她:「潼潼,妳要不要去泡溫泉?」她總是皺著眉頭,很快的搖頭拒絕:「不要。泡溫泉都那麼久,而且溫泉很燙。」
以前潼潼和我們一起去泡溫泉時,都是泡個人池。在一間小小的浴室,泡在小小的浴池裡,感覺上和自己在家裡泡澡差不了多少。如果剛好泡的是硫磺泉,嗆鼻的味道自然更不舒服些。
上個星期,阿祖到台北來看醫生,姨婆和阿嬤要帶阿祖到紗帽山上去泡溫泉,自然又邀了潼潼一起去。本來潼潼依然不肯,但是因為阿嬤也要去,我又得去當司機,所以潼潼只好無奈的跟著我們一起走。
因為只有我一個男的,沒什麼興趣自己一個人去泡,所以只負責充當司機,把她們載到紗帽山上的「川湯」後,我就在外面等著。
一個半小時後,頂著泡得紅咚咚的臉,潼潼竟然興高采烈的大聲說:「我下次還要再來泡溫泉。」
原來姨婆她們去的地方是大眾池,不同於個人池的幽暗和拘束,大眾池裡有大片的水可以玩,還有水柱按摩等多項設施,抬起頭來,又可以看到大片的天空,潼潼在裡頭玩的可高興了。坐在阿嬤的腳上,水剛好淹到脖子,她舉起了一隻腳,對著大家說:「妳們看,我在跳水上芭蕾。」
打從那天開始,只要你再問潼潼:「妳要不要去泡溫泉?」得到的答案就是180度大轉變的:「要。」甚至在泡完的隔天,我又邀她去泡溫泉,她還一臉笑容的說:「這麼快喲!」
今天,姨婆又來邀潼潼去泡溫泉,她自然一口又答應了下來。只是家裡的車子被阿叔開去載品蓁看醫生還沒回來,所以大家也都在家裡等著。潼潼還一臉不高興的問我:「不是說要去泡溫泉,怎麼那麼久?」
下午四點鐘,繞去內湖載了下班的媽媽,又去載了姨婆,全員到齊後,再度朝紗帽山出發,只是這回換成了「椰林溫泉餐廳」。因為一樣要泡大眾池,所以四個女人去了女湯,我只得一個人百般無聊的進了男湯泡。
一個半小時後,我果然又是第一個出來的人。在外頭等啊等的,終於四個女人都出來了,我又問了潼潼:「泡溫泉好不好玩?」她依然笑笑的點頭說好。阿嬤補充說,椰林的的大眾池還有椅子、躺椅等設施,泡累了,可以起來坐著休息一下,吃點東西,喝點水再下去泡。所以事前幫潼潼準備的一堆飲料、芒果乾和熱狗麵包全派上了用場。
你問她:「這間的溫泉比較好,還是上次的那間比較好?」潼潼選了椰林,因為可以在裡頭吃東西。
上岸休息時,潼潼包著浴巾,躺在躺椅上,看起來還真像個享受的小淑女。晚上天色暗了,池邊燈光不是很亮,潼潼倒不太害怕,抬頭看著天空,指著飛機閃爍的燈光問:「那是什麼?」看到天上的星星,又問:「那是星星還是飛機?」一會又急忙指著黑暗中飛行的鳥要媽媽看。
上回第一次泡大眾池,潼潼一進去就:「哇,怎麼都沒有穿衣服。」這次她就見怪不怪了。不過向來好奇的她,還是很注意其他人的動靜,「為什麼那個人在敷面膜?」「為什麼小朋友有帶球來玩?」「為什麼洗澡的水龍頭有三個?」問不完的為什麼。
回家後,我們又聊到了泡溫泉的話題,潼潼問我:「你有去泡嗎?」我說:「有啊!」她想了半天,似乎想不起來在溫泉池裡曾經看到我,於是說:「那我怎麼都沒有看到你?」我說:「妳們在女生的那邊泡,我在男生的那邊啊!」她臉上突然閃過恍然大悟的表情對我說:「難怪我沒有看到你。」
嚇了一跳的人是我,「難怪」這麼難的詞都用出來了。

Posted by cosy22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