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jpg


昨天是潼潼的生日!而她自己選擇在兒童聖地──麥當勞,渡過她兩歲的生日。
我們家平常沒有什麼過生日的習慣,所以也沒有特別想要為她開著Party什麼的,但是平日我總是工作很忙,於是想在生日當天請了一天的假,好好的陪她一回。雖然如此,在她生日的前幾天,我還是會一直想著,潼潼的生日要到那裡去過,買些什麼給她呢,諸如此類的問題。
我問潼潼:「爹地買個生日蛋糕給你好不好?」「不要。」「我們來吹蠟燭好不好?」「不要。」「我買玩具給妳好不好?」「不要」結果當我問:「我們去麥當勞好不好?」她竟然高舉雙手歡呼的喊:「好!」
麥當勞的廣告還真是沒白花,連這麼小的孩子,只是開車經過,看到路邊那個大大黃色的「M」字,都會喊著:「麥當勞!麥當勞!」雖然我一直不喜歡麥當勞所代表的形象,也儘可能的不去消費,但是一個人的力量,還是很難抵抗電視廣告裡不斷傳來「麥當勞都是為你」這幾句歌詞給孩子們的影響。連潼潼最近都唱著:「麥當勞歡聚歡笑,每『米』刻」。
我們家附近就有一間麥當勞,雖然每天上下班都會經過,但我從來沒有進去。但只是從外面觀看,你仍然很難忽視那明亮二樓,大片落地窗裡的兒童奇趣樂園裡傳來像火箭般的高塔,大幅度彎曲的溜滑梯,還有一張張小朋友快樂的臉孔。
所以當潼潼拒絕我之前所有的提議時,我自然而然想起了那些天真的笑容。果然,潼潼很喜歡這個新的提議。
其實整個白天,我們一如往常,沒有什麼特別,帶著潼潼出附近的菜市場買中餐的便當,帶著潼潼到郵局領掛號信,最遠的一趟是到三重家樂福去買了一棵六尺高的耶誕樹,以及裝飾耶誕樹的小吊飾。
潼潼有個表叔現在還在台大就讀,辜且我們就叫他「祺祺叔叔」吧!真要照輩份算起來,祺祺叔叔不僅是潼潼的表叔,也算是潼潼的學長,因為祺祺打從出生沒幾天就來我們家住了,同樣是由潼潼的阿嬤一手帶大,直到七歲才回家上學,算起來和我們家可是親的很。
巧的是,祺祺叔叔的年紀雖然和潼潼差了二十歲,但生日剛好和潼潼是同一天。所以打從潼潼出生後,祺祺對潼潼一直有種親切的感覺。但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潼潼從小就對這個表叔過敏。第一次潼潼才幾個月大,我們抱潼潼到姨婆家去,潼潼一看到這位祺祺表叔,馬上嚎啕大哭,聲嘶力竭的喊叫,換句比較容易理解的語言,就像看到鬼一樣。
從那次開始,這位祺祺表叔無論如何都不能出現在潼潼的視線範圍之內,即使是講到「祺祺叔叔」這四個字都不行。祺祺和潼潼同一天生,同一個星座,也擁有同樣的倔脾氣,於是潼潼愈不買帳,祺祺就愈不服氣,找盡各種可能的機會接近潼潼。
去年,潼潼和祺祺的第一次的合照,就在潼潼滿臉淚水的大哭聲中按下快門。也許潼潼長大了一歲,也許今年去姨婆家走動的次數多了,潼潼也開始了解、體會、接受這位祺祺叔叔的存在,前幾天,祺祺叔叔主動打電話來說要和潼潼一起過生日。而今天,潼潼看到祺祺不僅不會哭,還讓祺祺抱著她玩得挺開心的。難怪祺祺事後說:「我奮鬥了二年!」
在麥當勞大部份的時間裡,潼潼和懿軒、采潔都在麥當勞的奇趣樂園裡玩耍。主建築是一個巨大的高塔,小朋友從幽暗的入口進入後,可以循著樓梯一路往上;接連著高塔,同樣是一個巨大的滑梯。也許是為了安全的緣故,所有的設施都是密閉式的,小朋友們在通道中爬上爬下,大人從外面是看不到狀況的,所以我老是覺得不安心;但是潼潼可以有個空間讓她不受限制的爬上爬下,她可開心了。
不過人家說樂極生悲,有個額外的小插曲是,潼潼在麥當勞東奔西跑,幾乎是不受控制的狀態,只看她從高塔下爬了出來,一溜煙往外頭衝去,我才正想把她抓回來穿鞋子,就看她直衝衝的撞上了麥當勞的大圓桌,也許潼潼衝的力道太大,還看到她被彈了回來,坐在地上哭了起來。
我趕緊跑了過去,把她抱起來看看,只是鼻孔下方已經被撕裂了一小道傷口,有血流了出來,真是讓人心疼。不過,潼潼哭完了之後,彷彿沒事發生過一樣,繼續跑來跑去。
我們買了一個法式長條給潼潼當作生日蛋糕,蛋糕上有棵聖誕樹、聖誕老公公和雪人。插上一個「2」的蠟燭,雖然之前潼潼一直說不要唱生日快樂,但是當大伙圍著她,讓她成為真正的主角時,她還是笑的挺開心的。只是當生日快樂歌一唱完時,本來在一旁唱歌的采潔突然搶了過來,一口就把蠟燭給吹熄了。好險潼潼不知道吹蠟燭是她的權力,不然少不得又是「姐姐不乖,姐姐不乖」的叫了起來。
呵!不知不覺潼潼已經在過兩歲的生日了。還記得潼潼剛剛抱回家裡來時的模樣,愛哭愛鬧,可以整個晚上不睡覺的吵著,就這樣一瞬間,兩年的時間過去了。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