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jpg


上個星期,潼潼的媽媽帶著潼潼到附近的市場買包子,母女倆牽著手走著走著,迎面走來一個老婆婆,有點兒駝背,右手提著一個塑膠袋,裡頭不知裝了些什麼。
快要與老婆婆擦身而過時,潼潼的媽媽很自然地看了婆婆一眼,正好看到婆婆也看了潼潼一眼。平常走在路上,很多路人也會多看潼潼一眼,潼潼的媽媽覺得滿正常,也不以為意。誰知說時遲那時快,那個老婆婆突然舉起右手,就拿著手上的塑膠袋直接往潼潼的頭上揮了過來,「ㄆㄧㄚ」的一聲打在潼潼臉上,潼潼當場被嚇哭了。媽媽很生氣,可是又要安慰潼潼,又考慮到對方是老婆婆,不好對她怎麼樣,只能對著她大叫,可是老婆婆卻若無其事地走掉了。
媽媽安慰了潼潼好一會她才停止哭泣。一回到家,阿公在房間用吸塵器吸地板,潼潼立刻朝阿公房間跑去,站在阿公面前委屈地又哭了起來。阿公問她怎麼了,媽媽趕快去告訴阿公剛剛發生的事情,阿公趕著放下手上的吸塵器也安慰潼潼,潼才又停止哭泣。
在一旁的阿嬤聽了說:「在菜市場以前就聽過有一個老婆婆,走在路上看到小孩都會打,以後要特別小心。」
晚上我回家,潼潼的媽媽告訴我這件事,聽著聽著,自己也生氣了起來。平常走在路上會教潼潼要注意車子、注意動物,從來沒想到還得注意個老婆婆。這種在路上隨便攻擊小孩的人,哪有辦法防範啊!
結果,從那天開始,在潼潼開朗的心裡也開始罩上一層陰影。原本我們帶潼潼去散步,她總是一馬當先的要求「自己走,自己走」現在,她常常是走沒有幾步路就要舉起雙手,要求我們抱她。尤其是遠遠的看到有白頭髮的老人走過時,潼潼更是嚇得趴在大人的身上,嘴裡直嚷著:「老婆婆,老婆婆。」即使我不斷的在她耳邊說:「老婆婆沒關係,妳看,老婆婆走過去了」或是「不要怕,爹地保護妳,沒關係。」潼潼就是連頭都不敢抬頭起。
甚至,如果現在有老婆婆看了她一眼,潼潼更是會嚇得哭出來。我們可以很明顯從潼潼緊緊抱住大人,那顫抖的手中感受到,那不是害怕,而是一種恐懼,來自內心最深最深的一種恐懼。
現在每次只要潼潼出現這種反應,我的怒氣就不由自主的湧了上來,很想找到那位老婆婆,然後痛扁她一頓,她有什麼權力在潼潼心靈上留下這樣的傷害。一個應該是代表著慈詳和藹的角色,什麼時候變成恐懼的製造者,而且對象還是個兩歲的小孩子。
那天晚上,潼潼又在阿公的房間裡東爬西鬧的,老是用手去扳窗戶。阿公怎麼說潼潼就是不肯住手,阿公說:「窗戶那裡有老婆婆。」潼潼嚇得像是逃命般的跑出阿公的房間,跑到我面前來哭訴「老婆婆,老婆婆」雖然我不是很贊成阿公的方法,但也可以看的出來「老婆婆」這三個字在潼潼的心裡,已經和「恐怖」、「恐懼」劃上了等號。
阿嬤說我小時候也很怕老人。我搜尋著腦子中的印象,突然有個畫面浮現了出來。老家在樹林有個傳統的三合院。走入大門的右側,是我阿祖的房間。每次我走進那個房間,也是有股莫名的恐懼湧了上來,讓我急著想要逃出那個房間。祖厝的左邊,有一條狹長的走道,走道旁也有二個房間。由於那條走道並不透光,鎮日點著個昏黃的小燈泡,我記得自己也很害怕走那條通道。
小時候的我沒法描述那種感覺,但是最近潼潼在路上被不認識老婆婆打的這件事,讓我帶潼潼出門時,總是特別的注意身邊的老人。我觀察這些老人家的臉上,那些被歲月刻畫出來的風霜。我突然想了起來,有些老人身上散發出來的,不是慈詳、不是光輝,而是一種接近死亡的味道。就是這種幽闇的的氣味讓人有些不寒而慄。
如果依照佛洛依德的看法,這些事情都會在孩子們的心靈上留下些記號。也許時間會慢慢的沖淡,但是它並不會消失,只是留在某個角落等著被喚醒。到目前為止,我們都還沒能力消除潼潼對老婆婆的恐懼,也對自己沒能盡到保護潼潼的責任有些懊惱。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