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jpg


阿公阿嬤臨時接到姑丈公的電話,邀約一起開車來趟花東之旅。潼潼的曾祖外婆住在南方澳,所以阿公阿嬤他們打算第一晚暫住南方澳,一方面向曾祖外婆打聲招呼,一方面也避免長途跋涉的舟車勞頓之苦;所以當阿公阿嬤周五晚出門之後,平常受慣了阿嬤照顧的幾個小朋友自然得全部各自帶開。
周五我回到家中時,阿公阿嬤已經出門了,聽說潼潼還是親眼看著他們出門,Say過Good Bye!不過那時家裡還有潼潼的姑姑,姑丈、懿軒、采潔、爸爸、媽媽、叔叔、嬸嬸和伯威,不會讓她感到特別的寂寞;等到懿軒和采潔一家人回家,伯威一家子上樓,媽媽也因為工作時間的關係上樓睡覺,整個房子剩下我和潼潼二個人時,望著平常熱鬧的空間突然都安靜了下來,空虛寂寞的感覺才真正湧了上來,不只是潼潼,我也有。
平常,我很少有機會和潼潼像這樣兩個人的相依為命。以往,潼潼每到晚上睡覺沒有阿嬤總是不成,所以阿嬤不在家的晚上,真是重大的挑戰。一開始,潼潼大概也了解了阿嬤不在家的這個事實,所以當我們邀她上樓來睡覺時,潼潼二話不說就同意了。等到我把她的奶粉、痱子粉、奶瓶、奶嘴、枕頭、被子、肚圍、睡覺時外穿的羊毛被、全都給扛上樓來時,她開始要找阿嬤了!
只見潼潼紅了眼眶,直望門外的喊著:「阿嬤,阿嬤。」我們向她解釋:「阿嬤不在家,今天晚上和爹地睡覺好不好?」潼潼委屈的哭了出來,喊著:「樓下房間。」唉!看她這麼落寞的樣子,實在不想再讓她不好過,所以盡量順著她的意思,只好把剛才拿上樓的家當全部又扛了下樓。
抱著潼潼下樓開了門,進了屋裡。當初為了怕她亂動亂爬很危險,把浴室、廚房、阿公房間的門都給關上,現在只剩下我留在阿嬤房裡的小夜燈還隱隱透著一點光亮,整個家裡的感覺真是冷清。在一瞬間,我又有些想起死亡來了。有次我和阿公、阿嬤、潼潼四個人在飯桌上吃飯,潼潼可愛的模樣逗著阿公心情大樂,大家聊著聊著,不知怎地,談到了以後的事情,阿公閒話一句:「啊!等到她大漢的時陣,阮是看嘸著啊!」突然讓我那口飯有些吞不下去。平日對於生生死死我是看的很開的,但是在那一剎那,突然有陣感傷襲了過來。
照著她平日睡覺的習慣鋪好了床,把枕頭擺在同樣的位置。潼潼拿了奶嘴躺在床上,想想就「阿嬤、哥哥、姐姐」的喊了起來。我真是有些不忍,抱著她用最溫柔的聲音哄著,想要消除她的寂寞和不安全感。就這樣,潼潼照著她平日的步驟,在枕頭上躺著,又要人抱抱,然後要求要喝牛奶,就這樣來來回回的了幾次,大概可以感覺到她的睡意,我讓她躺在自己的枕頭上,輕輕的拍著她的胸口,唱著一首一首的兒歌哄她入睡。就這樣,潼潼睡著了!
趁著潼潼睡覺,我以極快的速度衝上樓來,拿了Notebook和換洗內衣褲及牙刷,又趕緊的衝下樓去,浴室門半開半掩的洗澡,就怕有什麼動靜自己沒聽到。
雖然一個晚上,潼潼有些「憨眠」的吵了幾次、我也一個晚上沒熟睡的起來哄哄她,看看她踢被了沒,這樣也過了一晚。隔天早上,潼潼睡醒的第一句話就是哭著:「阿嬤,嗚....阿嬤。」我只得抱起她,說:「阿嬤不在家,等一下爹地帶你去姑姑家找哥哥姐姐好不好?」這似乎可以稍解她的寂寞,潼潼同意了我的提議,於是我可以順利的幫她換尿布、換衣服、梳頭髮。不過,接下來,我的問題來了,因為屋子裡只有我和她二個人,因此我沒法上廁所、沒法盥洗,直到潼潼的叔叔下樓來準備買早餐。
我要潼潼的叔叔把她帶出去買早餐,想趁這個時間到五穀輪迴之所出個恭,可是潼潼說什麼也不想單獨和叔叔出門,指名要我跟著。從她的態度看來,我覺得她大概是怕自己這一出門,連爹地都會突然消失不見。叔叔好說歹勸,威脅利誘的帶了潼潼出門,我盥洗完後就自動上樓去處理一些雜事。過了一會,叔姪倆買完早餐回來,一入門看到我,潼潼笑的很開心的喊著:「爹地!」老弟這才在一旁解釋:「剛才我們一回來進了四樓,潼潼發現你不在,當場臉色就大變,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我跟她說爹地在樓上,她也都沒有反應,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好了,現在父女團聚了!」
我摟著她又吻又親的,只想多給她一點安慰。吃過中飯,我們先到姑姑家和另外兩個小朋友會合,然後再一起坐捷運到湯姆龍。懿軒和采潔知道潼潼要來,老早就在樓下的公園等著,當潼潼遠遠的聽到懿軒的聲音時,心情也大好了起來。我在想,小孩子有同年紀的玩伴真是件重要的事情。
湯姆龍是為兒童設計的室內遊樂場,潼潼她們也去過幾次了。到了這種都是兒童玩耍的地方,小朋友們自然玩得開心。當我們要出發時,打了一通電話給正在上班的媽媽,告知媽媽最新的行程。媽媽下了班,急著趕到湯姆龍來和大家會合,陪著潼潼一起在湯姆龍的球池裡玩耍。我們在湯姆龍待到快六點才回家,幫潼潼洗個澡,在家裡煮碗麵,就算又過了一天。經過了一天的相處,潼潼似乎可以排解阿嬤不在家的那種不適應。到了晚上要睡覺時,已經絕口不提「阿嬤經」了。整個晚上潼潼要嘛坐在我的腿上,我們一起看著她的童書;要嘛,就一起摟著看著她的東森幼幼台。第一天晚上只有我們父女倆在樓下過夜,還真是有些寂寞,清晨四點要起床上班的媽媽決定到樓下來陪潼潼一起睡覺,增加人氣。算了算,媽媽可以休息的時間並不多,到樓下來睡覺,也得擔心潼潼吵到媽媽睡眠的品質,但是屋子裡多了一個人的感覺,氣氛真是好多了,也多了些一家團聚的味道。這晚,潼潼沒吵沒鬧的,鋪好床鋪,換好衣服,一樣唱著歌哄她入睡,我們一起過了第二個阿嬤不在家的晚上。
周日早上七點,我接到潼潼姑爹打來Morning Call,要帶小朋友去擎天崗走走。出發前該準備的東西前一晚已經準備好了,只是潼潼睡的依然香甜,有些不忍心把她叫起來,於是我在她耳邊輕輕說著:「潼潼,要不要去散步?」她怔忪的張開雙眼,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我又開口哄她:「擎天崗很漂亮,有好多草,還有牛……」終於,她高高興興的起床,準備要出門玩耍。七點半,當我們一切準備妥當,姑姑一家人也到了,我們坐了姑爹的車子,朝著擎天崗出發。
印象中,我上一次來擎天崗已經是12年前的事情了。有時想想也真可怕,腦袋裡的回憶動輒都得花上數年、十數年才能擁有。而現在,似乎都是為了小朋友,才有動力再打起精神來,在一大早起床來這種十多年不曾再來過的地方。
雖然我覺得七點多已經很早了,但是沿路我們仍然可以看到許多老先生老太太身體健朗的走著。「真早哇!我們才要上山,人家已經走了一輪要下山了!」這種驚嘆號持續在車子裡回盪著。
潼潼暈車的毛病沒改,但是這回我早有防範,不僅早上沒讓她吃任何東西,連特製的嘔吐杯都準備好了。在寬口的重量杯裡塞上衛生紙,當潼潼吐時不僅好接,不會弄得到處都是,加上衛生紙吸水,吐完後,蓋子一蓋,味道也不會惹得全車都是。只不過,早上沒吃東西,潼潼除了吐了一些口水、胃液和膽汁外,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吐了。
幾年不見,擎天崗除了那一大片草地依舊外,和印象中似乎有些不同了!我說不上那裡不同,也許我找不到一群人望著台北市,一起唱著附中校歌的那個角落;也許我看不著那個曾經和女孩一起躲雨的涼亭。但是現在明亮的太陽,涼爽的微風伴著自己的,是最鍾愛的女兒,所有的印象也該重新粉刷新的顏色才是。
踏上不會搖晃的路地,潼潼又開始一馬當先的「自己走」。雖然迎面來的許多老公公、老婆婆依然教她害怕,但是我不斷在她旁邊提醒她:「妳看,老公公老婆婆來散步啊!潼潼也來散步,所以不用怕,對不對?」「老公公老婆婆都笑嘻嘻的,對不對?」「潼潼很漂亮啊,所以老公公老婆婆都喜歡看妳啊!」我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夠消除她之前的陰影和恐懼。
姑姑和姑爹準備了所有野餐的東西。三個小朋友手忙腳亂的幫忙把餐巾布給鋪好,吃三明治、喝飲料。懿軒和采潔甚至連球棒和球都準備來了。我們就這樣在群山和陽光的包圍中過了一個早上。
潼潼實在很適合這種天寬地闊的場所,不管草地如何傾斜,她總是勇猛的跑著,跌倒了,自己笑笑的回頭喊著:「跌倒了!」然後就爬起來繼續衝。就連我示範雙手護住頭部,從斜坡滾了下來,懿軒和采潔卻之不恭,只有潼潼一個人躺了下來,雙手也朝頭部比劃了兩下就滾了起來,真是給足了她老爸面子。
接近中午,太陽愈來愈大,山上的遊客也愈來愈多,於是我們決定脫離戰場。才剛上車沒多久,潼潼又乾咳了兩聲,這是她要嘔吐的前兆,我又拿了嘔吐杯接到她面前。也許嘔吐的經驗多了,潼潼自己也發展出一套因應的方法,轉個頭向我說:「奶嘴,睡覺。」也就真的這麼一路睡回板橋。那個嘔吐杯在回程,沒有派上用場。
晚上,是阿嬤預計要回家的時刻。我一直在想像潼潼看到阿嬤時,應該會有一番感人的劇情演出吧!六點多,打了手機給阿嬤,那時阿嬤說她們正在台中。我算了算,大概九點鐘左右可以到家。懿軒和采潔也都在家裡,潼潼這個晚上應該會好過些才是。大家就這樣都在等待著阿嬤回家,八點過去了,九點也過去了,九點二十,我終於忍不住,又打了阿嬤的手機,問:「妳們現在在哪裡?」阿嬤說:「我們在竹南,要上高速公路了!」「竹南?你們是怎麼開的?開了兩個多小時才從台中開到竹南。」
三個小朋友聽到我和阿嬤在講話,都擠到我身旁來要和阿嬤說話。我把手機先給了潼潼,只見潼潼認真的聽著,不時喊幾聲「阿嬤」「有」「爹地」,手機就被懿軒和采潔給拿走了,三個小朋友輪流和阿嬤說了好久好久的話。我讓大家和阿嬤說再見,「等一下阿嬤就回來啦!」
可是,今天起個大早,又蹦蹦跳跳的玩了一天,潼潼沒等到阿嬤回家就第一個睡著了,然後采潔也睡覺了,最後懿軒也睡著了。接著沒多久,阿嬤就在小朋友們酣甜的睡夢中回家了,迎著阿嬤回家的,只有我一個。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