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jpg


【之一】
這是潼潼最近學會的手語,請容我為大家翻譯一下。
阿嬤伸出右手食指,往上指了指,潼潼看見後,馬上搖搖頭;阿嬤又往上指了兩指,這回潼潼也伸出她的食指,往阿嬤的方向指了兩指;阿嬤把食指往下伸平,向爹地指了兩指,潼潼見狀,更用力的向阿嬤指了兩指。
(阿嬤往上指兩下說:「潼潼,妳晚上到樓上去睡覺。」潼潼搖搖頭說:「不要。」阿嬤再說一次:「潼潼,妳晚上到樓上去睡覺。」這回潼潼也伸出食指,比比阿嬤說:「我要和阿嬤睡。」阿嬤又說:「妳晚上和爹地睡。」潼潼堅持:「我晚上要和阿嬤睡。」)
【之二】
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兩隻腳正跨在客廳的桌上,正好阻斷了潼潼的去路。她走到我身邊來,輕輕的說聲:「借過」,於是我很自然的把腳放下來讓她過去。可是潼潼竟然沒有直接走過去,好像用手在口袋裡拿著什麼東西,接著把她空空如也的手放在我手上,說:「票給你。」然後才走了過去。
【之三】
潼潼很喜歡從遠遠的地方奔跑過去,然後撲在大人的懷裡,讓人家把她抱起來,感覺上這樣似乎比較熱情。結果今天晚上,潼潼遠遠的從飯廳奔跑進房間,邊跑還邊拉尾音的:「阿嬤~」
結果速度太快又沒長眼睛吧,跑到阿嬤身邊來不及煞車,下巴咯的撞上了阿嬤的膝蓋。潼潼大哭了起來,只是哭完了之後,阿嬤伸手要抱她,潼潼堅持又回到飯廳,再衝一次到阿嬤的懷裡。
【之四】
媽媽說:「潼潼,妳要不要和阿姨講電話?」
潼潼說:「要。」
媽媽說:「那你要和阿姨說什麼?」
潼潼說:「Bye!Bye!」
媽媽說:「每次都說Bye!Bye!講別的好不好?」
潼潼說:「好。」
媽媽說:「那你要說什麼?」
潼潼說:「再見。」
【之五】
潼潼跑到阿嬤的身邊,一直嚷著:「比賽,比賽。」阿嬤沒弄懂潼潼在說什麼,左右張望了下,又看了看電視節目的內容,沒有什麼和比賽有關的東西。於是就問潼潼:「什麼比賽?」
看到阿嬤一直沒聽懂自己說的話,潼潼把兩隻食指伸了出來,指指自己的鼻孔,又喊了一次「ㄆㄧˊ ㄙㄞˋ,ㄆㄧˊ ㄙㄞˋ」哦!人家說的是台語的「鼻屎,鼻屎」啦!
【之六】
潼潼坐在我的大腿上,我們一起在客廳看著電視。我正在看電影,可是潼潼喊著要看「幼幼台」,我沒理她。潼潼一把搶過我手上的遙控器,不小心按到「自動掃描頻道」的按鈕,於是電視上的畫面咻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藍底白字的「自動掃描中」,右上角的數字還不斷快速跳動著。
潼潼看了電視,對我說:「電視壞掉了。」我指了指她:「ㄏㄡ,你把電視弄壞了!」只見潼潼又把遙控器交回我手上,一臉若無其事的又說了一次:「電視壞掉了。」
【之七】
阿公阿嬤旅遊回來,直誇潼潼姑丈公三歲半的孫子台語說得非常流利,日文也開始有點基礎,於是這陣子在家裡對三個小朋友厲行「說台語政策」。小朋友必定得用台語提出要求,不然一律不予回應。
吃過晚飯,小朋友們吵著要喝養樂多。我們都會有志一同的叫小朋友「ㄍㄨㄥ ㄉㄞ ㄧˋ啦!」(講台語啦!)。於是懿軒和采潔會用著半生不熟的台語說:「哇嘜拎養樂多,厚嘸?」
潼潼也在一旁吵著:「喝養樂多,喝養樂多!」媽媽說:「ㄍㄨㄥ ㄉㄞ ㄧˋ!」於是潼潼很大聲的說:「ㄉㄞ ㄧˋ(台語)。」
【之八】
阿公阿嬤這次去了知本,回來時帶了兩袋的溫泉蛋回來犒賞大家。這些溫泉蛋煮成半生熟,蛋白沒有完全煮透,還留著半液體的狀態,加上蛋黃的味道濃厚,對於敢吃太陽蛋的人來說,是很容易入口的。不過,也因為蛋白沒有全熟,蛋殼並不好剝,我們常常把一顆好好的蛋剝得支離破碎。
今天我回來的晚,自己一個人在飯桌上吃飯,潼潼也在旁邊湊熱鬧。隨手拿起一顆溫泉蛋,像大人般的在桌上敲了幾下(我想這大概沒人教,是她自己看大人們都這麼做),等到蛋殼敲出裂痕,自己開始剝了起來。
而讓所有人驚訝的是,她的蛋剝的好極了,剝完半顆,整個蛋白仍然保持完美的弧形,並沒有像我們一樣的剝得支離破碎,剝完後潼潼還堅持要餵我吃。只不過她才剛剛洗完澡,臉上手上都塗了些乳液,用那沾了乳液的手又拿溫泉蛋來餵我吃,那種噁心的怪味可想而知了。只是看著她那高興的模樣,一顆沾了乳液的溫泉蛋也就這樣吃完了。
【之九】
最近潼潼又學會了一項絕技,阿嬤的生肖屬牛,你只要問她:「阿嬤是什麼?」她就會說:「牛」
「阿公是什麼?」
「馬。」
「潼潼是什麼?」
「龍。」
「媽媽是什麼?」
「豬。」
「爹地是什麼?」
「小狗。」
「哥哥是什麼?」
「老虎。」
乖乖,竟然全部都答對,真讓人有些驚訝。於是我打算換個方法問。
「牛是誰?」
「阿嬤。」
「誰是龍?」
潼潼拍拍胸脯:「我。」
………我就這樣反過來又問了一次,潼潼竟然也可以全部答對。現在的小孩真是了不得。
有天,潼潼不知道在吵鬧什麼,收魂似的直嚷著:「阿嬤,阿嬤……」阿嬤被吵煩了,不耐煩的問:「阿嬤ㄒㄧㄚˇ(什麼)啦!」(台語:妳叫阿嬤要幹什麼?)潼潼馬上接話:「牛。」
【之十】
最近潼潼超愛講兩句話,只要有人得罪她,動不動就舉起手來,做勢要打人的樣子:「打你喲!」糾正了半天,還沒有什麼特別的成效;另外則是看誰不爽時,就會來上一句:「哥哥走開,哥哥賣掉(把哥哥賣掉)。」
這句「走開,賣掉。」全家人都被點名過,「姐姐走開,姐姐賣掉。」「媽媽走開,媽媽賣掉。」「爹地走開,爹地賣掉。」「阿嬸走開,阿嬸賣掉。」「阿公走開,阿公賣掉。」「阿叔走開,阿叔賣掉。」就連平日她最喜歡的阿嬤,都被她說過「阿嬤走開,阿嬤賣掉。」
有次我們幾個人在房間裡,我不知道又是那裡得罪她了,就看她嚷著:「爹地走開,爹地賣掉。」於是潼潼的姑姑站起身來,拉著我的手,對著潼潼說:「我把爹地帶去賣掉。」我順勢裝著很可憐,一副就是要被帶去賣掉的樣子,起身跟著姑姑走。
這時潼潼狂哭了起來,抱著我的大腿直喊著:「不要,不要,不要賣掉。」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