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jpg


今天是中華民國九十二年的元旦,我和電視裡成千上萬的民眾一樣,也渡過了一年難忘的跨年之夜。
潼潼從上周五懿軒他們回家之後,就不斷的狂鬧了好幾天。我說「狂鬧」可是一點都不誇張形容,但也許「狂鬧」這兩個字很難描述或讓人理解潼潼這幾天的行徑,阿嬤用了個詞我覺得更傳神些,那就是「起乩」。
有些乩童突然就是全身不自主的顫動,大吼大叫,有時激情一些,還會在地上打滾什麼的。潼潼差不多就是這樣,一點不順她的意,她就開始隨意的胡鬧,不分時間,不挑地點,還喜歡亂打人。動不動就「打你喲!」,字才出口,手也打到了,閃都來不及;還會在地上像軍人一樣的側滾,從房間的一邊滾到另一邊,持續著不停,還夾雜著穿腦的魔音;死命的哭叫,大喊,不知內情的人還以為我們家在虐童,至於不爽時亂摔手機、枕頭和奶嘴……等東西,那都算是小事了!
最誇張的就是昨天,從早鬧到晚,大概一共鬧了四攤大的,五攤小的。大小的定義很簡單,哭鬧持續半個小時以上的我們稱為「大攤的」,半小時以下的我們稱為「小攤的」,連洗完澡穿個衣服都沒來由的發飆,結果是我壓住她的雙手和身體,阿嬤才能把衣服幫她穿上。這些異常的胡鬧搞得我有些心浮氣躁,心裡直犯嘀咕。
光是哄她睡覺就鬧了三次;第一次穿睡覺裝穿到一半,又鬧了起來,後來我抱著她在客廳看布袋戲,看著看著她就睡著了。我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床上,沒想到被她發現了,睜開眼就是大鬧一番;好吧,我又抱她到客廳再去看布袋戲,又把她弄睡了,這回,等她睡的沉些才把她放上床,自己躡手躡腳的上樓了,才上樓沒多久,PHS的無線電對講機響了,按下通話鍵,聽到的淨是潼潼發飆的聲音,阿嬤簡短的說:「她要找爹地!」於是我只好又下樓去。所以,我從民國九十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時晚,持續和潼潼奮戰到九十二年一月一日凌晨二點鐘,她才不甘不願的睡著了。算了算,也鬧了個跨年!
我在想,一方面潼潼最近生病身體不舒服,比較會鬧;二來,懿軒一家子去了花蓮玩二天,幾天不見玩伴在身邊,她大概也有些寂寞。所以今天潼潼她姑姑決定要帶幾個小朋友到家裡附近的溫水游泳池去玩玩水,我也同意,想說帶她出去走走,也許可以讓她乖些。今天下樓一聽到潼潼的聲音,真是又心疼又好笑,她昨天的鬼叫,竟把自己的嗓子給喊啞了。
懿軒一家人昨天從花蓮回來,早上來我們家時,潼潼等在門口。懿軒一進來,潼潼馬上給了懿軒一耳光;隨後進門的采潔也沒逃過,挨了個重重的巴掌。事後我們問她,潼潼說因為懿軒他們出去玩沒有帶她,她在生氣。
潼潼的姑姑進門就說要去游泳,於是潼潼這個急性子,馬上拉著我的手就要去游泳。我說:「我們都還沒有吃中飯,等到吃飽飯了再去。」潼潼又開始急著吵鬧,直喊著:「吃飽了,吃飽了,游泳,游泳。」我說:「爹地還沒吃麵,妳等我吃完。」可是她就是死命拉著我的手:「不要吃麵,不要吃麵,去游泳。」搞得我吃頓飯弄得緊張兮兮,胃都痛了起來。
不過,吃完飯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本來我們只是要去家裡附近的溫水游泳池,可是阿公說他那裡有以前留下來的金山青年活動中心溫泉健身館的使用券,問我們要不要去?我才笑著說:「不知道那個券有沒有過期?」阿公就把券給拿了出來,是民國82年12月24日買的,距離今天已經將近十年了。這真是太誇張的一件事了,十年前的票券還能用嗎?我上網查了電話,打了過去問,竟然票券還有效,而且不用補差價。這,也太神奇了一點,所以我們六大三小開了兩部車,就往金山出發了。懿軒一家子直奔金山,我們這一部車還繞了去內湖接潼潼的媽媽下班再一起去。
票券果然還能用,而且阿公當年買一張80元,現在竟然已經漲到了一張票300元。有些東西,果然是會升值的,我們拿了近十年前的票券,也就這麼入了場。
活動中心規劃的還算不錯,只是雖然號稱是溫泉館,可是老實說,真沒有什麼溫泉味。大部份的池水很冷,給小朋友玩水還真有些擔心感冒沒好反而會加重。一些氣泡池、按摩池、漩渦池、游泳區、滑水道……都和家裡附近的游泳池差不多,除了紅外線烘烤區這附近沒有外,實在不用千里迢迢的趕這許多路。不過今天天氣不差,沿途看看海,出來透透氣,心情倒也不壞。
大概有了去年夏天玩水的經驗,這次潼潼再到泳池中,神色更是自若。到冷水的泳池中玩玩滑水道,玩個兩、三次,我就哄她到溫泉裡泡著幾分鐘,再讓她去滑水。而且潼潼甚至敢在沒有人攙扶的情形下,自己在泳池中走來走去。我們就這樣在裡頭消磨了二個多小時,回程時在萬里吃了一桌海鮮。
今天長途跋涉的,潼潼也知道自己會暈車,所以每次一上車,她就自動要求要奶嘴,然後倒在我的身上睡覺,就這樣我們準備的嘔吐杯竟然都沒派上用場。而且懿軒和采潔回來後,今晚的潼潼顯然恢復了正常,沒吵沒鬧的,一下子就把她哄睡了。小孩子,總還是需要伴!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