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jpg


對於中國人來說,「拜拜」這件事的意義不只是宗教上的,更是生活倫理的一部份。家裡神龕上,除了眾神諸佛外,通常也都有祖先的牌位,早晚一柱清香,代表自己敬天畏祖。
潼潼的外公外婆篤信宗教、長年茹素,心裡自是是希望子孫也能與佛祖菩薩多親近些。對於這一點,潼潼雖然並不了解,但是打從她在娘胎裡的表現,就讓外公外婆開心的闔不攏嘴,逢人就誇:「我們潼潼吃胎裡素,六根清淨,很有佛緣。」
媽媽懷著潼潼,產檢時醫生說潼潼胎位不正。愈接近產期,胎兒應該是頭下腳上,才能順產;可是,潼潼卻是相反。在現代醫學上來說,這叫「胎位不正」,在古代,這是難產的一種,胎兒和媽媽的風險都很高。
於是醫生交待媽媽回家做胎位矯正運動「採俯臥姿勢、胸部緊貼地面、兩腿與地面垂直成90度,雙膝分開與肩同寬,注意臀部要抬高,一天三次,每次持續約5~10分鐘」。媽媽就這樣每天趴在床上頭頂著床,屁股高高翹起,希望潼潼的方向可以轉過來,努力了幾個禮拜後,醫生終於宣告運動白費了,潼潼的方向還是沒變,而且隨著她逐漸長大,子宮裡已經沒有足夠的羊水和空間讓她再轉動了,確定胎位不正,必須剖腹生產。
我們心裡想:「這個孩子還沒出生哩,就這麼固執有個性,說不轉就是不轉。」可是潼潼外婆聽到胎位不正的消息後,高興的說:「那是蓮花座,表示這孩子是個修行人,所以要像菩薩一樣坐著,這件事好極了,好極了!」
只不過潼潼出生以後,完全不像在肚子裡修行過。每天哭鬧的程度,讓家裡連見識過十幾個小孩的阿嬤和爹地直呼:「這真是極品啊!」甚至有一度,我們向外公外婆借了一堆什麼「大悲咒」、「六度觀音聖號」、「六字大明咒」的回來,只要潼潼上樓上睡,一定開始放佛經,希望佛法無邊,能夠化她的暴戾之氣為祥和,只不過效果不彰。同事說打從她的小孩在娘胎裡,就每天唸「心經」給她聽。小朋友出生後果然文文靜靜,只要一有哭鬧,把她抱起來再唸唸心經,就會安穩下來,果然每日一經,心朗氣清。想來我們臨時抱佛腳,佛祖似乎也有些介意,阿彌陀佛!
等到潼潼年紀稍大,每天看著阿公在客廳裡對著神桌燒香拜拜,好奇心強又愛模仿大人的她,也喜歡跟著阿公站在神桌前拜拜。看著一個小娃兒兩手掌合抱做拜拜狀,大家都覺得很有趣。每逢初一十五或大節日時,家裡每個人都要捻香拜拜,潼潼自己也吵著要拿香,可細細長長一支香,香頭燃著點火,讓她拿起來還真令人膽顫心驚,深怕燙著自己,不然就戳到別人。
去年農曆三月廿三日,是媽祖生日,阿嬤要拜媽祖。不知誰提議的,大家就開車來到了北投的關渡宮,這間台灣北部最古老的媽袓廟。從1661年創立至今,關渡宮不斷的擴建,除聖母殿、觀音殿、文昌殿外並有古佛洞,廣渡寺、鼓樓、鐘樓等等。
一踏入靈山寶剎,潼潼自己也開始拜了起來。古人說「見神就跪,逢廟必拜」潼潼雖然沒那麼誇張,但大殿上香煙嬝嬝,鮮花素果堆滿了一張又一張張的桌上,所有信眾拈香膜拜,才一歲多的潼潼何時見過這麼大的仗陣,於是雙手一直合十的拜拜也真拜了不少。
關渡宮右邊,是全長約三百二十公尺的古佛洞。洞內兩旁供奉二十八天王,大殿周圍還有四大金剛,古佛洞的中央供奉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入口處則有一個鎮洞的寶臼。
進了古佛洞,這才讓大家真正見識到了潼潼的功力。兩旁的二十八天王,依我們地球人的眼光來看,盡是些長的奇形怪狀……哦,不對,是很有威嚴的佛像,有些小孩看了可能會害怕。可是潼潼竟然在沒有人唆使和暗示的情形下,居然就這麼一尊一尊的拜了起來,左邊一尊拜完,繞到右邊拜一尊,然後又回到左邊拜一尊……就這樣,她拜完了二十八天王、四大金剛和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沒有一尊漏掉。就連洞口的鎮洞的寶臼潼潼也上去照了張像,還可以看到照片上「靈山古佛洞」的四個大字。走到隔壁的財神洞,她也一路從正財神拜到偏財神。總之,今天出現在她眼中的神像,她沒有一尊忘了拜,堪稱是我們的信徒楷模。
我不太理解小朋友們辨識「拜拜」的符碼是什麼,大概是「神像」、「香」、「建築的形式」這些符號吧!平常出門,在路上常會突然聽到潼潼喊一聲「拜拜」,往外面一瞧,大概都可以看到什麼小廟或是什麼宮的。在台灣這種三步一小廟五步一大廟的地方,宮、廟、祠、殿、壇、寺、堂、庵、觀到處都有,有些並不是那麼明顯,可潼就是能夠很敏銳的發現,不過有時當時也會凸槌。那天經過華西街夜市,看到夜市牌樓的設計,很像一般廟頂的形式,也會大喊著:「拜拜、拜拜」對著華西街喊「拜拜、拜拜」,這感覺,可真是奇怪。
潼潼小時候很認生,每次回外公外婆家,才入門,就得先死命的哭過一回。過一陣子才適應,而且只肯待在客廳,媽媽爸爸也不能離開視線。可是長大以後,對外公外婆家不再陌生,回去就像在自己家裡一般自在,也會自己在房子裡到處亂逛。
長年修行的外公房裡供奉了許多神明,有些怒目金剛,潼一眼就認出是拜拜,而且每次回去都很喜歡去那裡拜拜。有時,外公外婆分據房間兩側,在兩個香案前五體投地的跪拜,潼潼也在門外跟著人家拜,哄得外公外婆心中大樂,直呼這孩子有佛緣有慧根,吃胎裡素的果然不一樣等等;外婆身體常不舒服,會到行天宮去收驚、拜拜,如果遇到媽媽放假,也帶著潼潼陪外婆一起去。行天宮裡滿滿都是拜拜的人,有人持香祈禱,有人擲爻,有人跪在拜墊上磕頭,潼潼總是睜大雙眼看著這些動作,然後學著人家在拜墊上跪了下來。只是她不太懂得五體投地的跪拜,幾乎是整個人趴在拜墊上,然後頭一點一點的,像是大海龜似的。媽媽在旁看的很好笑,外婆則是看的很歡喜。
不過,潼潼真的那麼有佛緣嗎?好像也未必。前幾天想說快過年了,教她唸幾句「阿彌陀佛」、「觀音菩薩」回去哄哄外公外婆,一定可以把外公外婆哄得飛上天,偏偏潼潼硬是「不要,不要」,一旁的姑姑笑著說:「啊!緣份沒到啦!」
呵!不過,我知道怎麼對付潼潼。晚上把懿軒、采潔都叫到跟前來:「懿軒,說『阿彌陀佛』」果然,懿軒很配合的唸了一次,一旁的采潔輸人不輸陣的也跟著唸一次,這回潼潼果然乖乖的也唸了一次「阿彌陀佛」。
有一就有二,無三不成禮。我想,在過年前,我一定可以把國台語的「阿彌陀佛」教潼潼唸得很溜才是。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