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jpg


去年健保IC卡的議題惹得到處沸沸揚揚,公司也早早的就要求我們繳交照片,幫我們送去辦理健保IC卡。行政部門還特別交待,如果不辦有照片的IC卡也沒關係,只是日後要自己去辦,而且還要二百元的費用,為了怕麻煩,我們自然都乖乖的照辦。
證件照通常會要求「三個月內脫帽半身」照。有時這種證件照片真是讓人討厭,臨時要使用時,要嘛找不著,要嘛找出來又和現在的模樣差太多。花了一百多元去快拍,出來的品質通常很難讓人滿意;真要到相館去拍,一組照片沒有個三百元大概沒法搞定,算算,也真是勞民傷財。
收件日期快到,許多相館紛紛在招牌上貼出「健保IC卡指定相館」以招攬生意。不過拜我們自己的工作所賜,公司內部就有攝影的編制。於是找了一天,同事們互相邀好一個個到樓下的攝影棚,請攝影同事來幫大家拍照。
潼潼的健保附掛在我的名字底下,所以我自然也得幫潼潼準備大頭照交到行政部門去。為了省錢,也為了方便,我請同事幫忙,也把家裡還沒拍大頭照的懿軒、采潔、潼潼還有潼潼的姑姑都找到公司去,請攝影幫小朋友們照個相。
拍大頭照那天,姑姑和媽媽依約帶著三個小朋友搭了捷運來到公司樓下。本來幾個小朋友看到我時還高高興興的,等到領著他們進了攝影棚,這下三個小朋友全不對勁了。偌大的空間幽幽暗暗,加上個不認識身上揹了器材的叔叔,潼潼最先哭了起來。眼看搞不定潼潼,就讓懿軒先拍。同時拉過椅子,調整傘燈,讓懿軒坐在椅子上。
「懿軒,笑。」只是年紀最大的懿軒也鬧起彆扭來,臉上始終擠不出一絲絲的笑容,嘴角老是往下垮著。同事只好以量取勝抓鏡頭,拍完懿軒拍采潔。也許是環境真的太陌生,也許是從來沒有這麼正襟危坐的拍過照,采潔臉上也沒有任何表情。輪到潼潼時,潼潼可是哭聲不止,斗大的淚珠一顆顆的滴了下來。不管我們怎麼哄,怎麼騙,她就是沒法控制自己的緊張。哭哭停停的,也只得難為同事得拼命找空檔的拍。
大頭照拍完,姑姑、媽媽又帶著三個小朋友回家去,我和同事則上樓繼續上班。剛才那些照片全都是用數位相機拍的,只見同事把照片傳到電腦中,稍加編修後,用軟體將八張大頭照編排在一張5×7大小的尺寸裡,用網路傳送到沖印館去沖洗。隔天,我下班後騎著機車去相館拿照片,每一張5×7的照片只要16元,比起外頭拍一組300元八張的大頭照,這回,我們還真是省下不少。
這就是潼潼第一張的證件照,也是她健保IC卡上的照片。照片是在去年的5月27日所拍,本來說健保IC卡會在去年的7月開始發放,但是7月、8月、9月的拖了下來,一直到快年底才拿到這張附有照片的健保IC卡。不過在發卡的同時,行政部門也特別交待,這張IC卡現在不確定能不能用,所以需要看病的人還是要記得來換紙本的健保卡。所以,拿到手上那幾張印上相片的健保IC卡直到現在還擺在抽屜中,一次也沒用過。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