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jpg


大概沒人會否認,這年頭的「年味」比起以往,那是真的差了許多。對於住在其他縣市的人而言,還有個「南部」可以回;而我們這種「台北人」,大概就是多了幾天的假可以喘口大氣。
往年我們都是在家裡過除夕的。這也累苦了阿嬤每到年前總是得市場來來回回走上許多趟,忙裡忙外的準備一頓年夜飯。可是家裡現在有四個不滿五歲的小朋友,加上阿嬤的身體也大不如前了。所以早在年前一個多月,我就到處Survey除夕夜還有營業的餐廳,找大家可以到外頭去吃頓年夜飯,也讓阿嬤今年不要再為了準備一頓飯那麼辛苦。
不過,現實與想像總是有一大段距離。原來我想得很美好,在北投的春天酒店訂桌除夕宴,吃完年夜飯後,大家還可以在那裡泡泡溫泉,舒舒服服的過個農曆新年。只不過,年前一個多月打電話去訂位時,酒店說菜單還沒有擬好,請過幾天再來電詢問;等到我再打電話去問時,所有的座位都已經被訂滿了。又打了幾通電話,找了幾家餐廳,不是沒有營業就是早已客滿,到頭來,還是又辛苦了阿嬤,為大家準備了一桌的年夜飯。
潼潼今年是算算是第三次過除夕。照中國人的算法,過完了這個年,她就得算四歲了。出生的時候就得算一歲,然後出生兩個月後就遇到第一次過年,算二歲,去年過年算三歲,所以當今年的年一過時,潼潼就四歲了。四歲耶,這種虛歲的算法對剛剛才滿兩足歲的潼潼來說,一下子就把她的年齡拉大了一倍。
第一次吃年夜飯時,潼潼才二個月不到,沒法參與什麼樣的活動,只是被大人們抱著,一起坐在餐桌旁,算是全家團圓(今年這個角色換成了堂弟伯威,才四個多月的是第一次過年,如同前年的潼潼一般,由潼潼的阿嬸抱著,坐在餐桌上和大家一起吃個年夜飯)。
去年潼潼第二次過年時,她已經開始會走了,也會講些簡單的字詞,像是「好可愛」、「拜託」、「謝謝」、「好吃」……之類的,回外婆家時,不僅一整天笑容可掬,也絲毫沒有任何不悅的臉色,倒真是讓她的外公外婆高興了一整天。那年的過年,讓人覺得潼潼已經真的長大了,很多的事不僅可以講,她也慢慢的可以理解,所以,潼開始了解這是外公外婆那裡也是另外一個家,也是她另外的家人。
今年除夕的潼潼已經不再需要人家抱著,飯菜弄好時,她也已經走到自己的餐桌椅前,嘴裡嘟嚷著:「自己爬,自己爬。」也和其他人一樣坐在餐桌上,自己一個碗,一支湯匙的吃了起來。
吃過年夜飯後,由長輩發壓歲錢給未成年的晚輩是重要的習俗,像我們這種已婚者,當然算不上未成年,自然也就更不可能收到紅包了。我們家和親戚間一向沒有什麼互包紅包的習慣,所以每年小朋友收的紅包也不多。潼潼除了第一年當新人時收的比較多外,這二年都只有家裡的大人會給她紅包,讓小朋友們開心一下。精明如懿軒,甚至早在過年前幾天,就已經到處拿著印著皮卡丘的空紅包袋給家裡的所有大人,要人家包紅包給他。除了收我們給她的紅包外,我們要給阿公阿嬤的紅包也都讓潼潼跑腳,讓她去孝敬一下平日辛苦照顧她的阿公阿嬤。
若真要說今年除夕有什麼不一樣的,那就是向來晚上非得和阿嬤一起睡覺不可的潼潼,居然心甘情願的上樓來和我們一起睡,一家三口一起從馬年過渡到羊年。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