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jpg


台北國際書展在世貿展出,於公於私我都應該到展場去看一下才是。以前每次總會趁著各種書展打折的機會大肆採購一番,一來便宜,二來在這種書展也比較可能找到些一般書店不容易找到的書籍。最近工作一直都很忙碌,這兩天算是可以偷個閒吧,打算到書展去走走,腦子裡也一直盤算著到底要不要帶潼潼去。
每逢這種大展,現場人潮擠得水洩不通是早在意料之中,那麼帶個小朋友去到底適不適合呢?最後,終於我還是決定帶她出去。平日和她一起出遊的機會就不多了,如果到了現場發現真的太亂,那麼就馬上離開,反正今天是元宵,總還有很多地方可以去。
懿軒和采潔昨天就回家去了,媽媽也還在上班。我問了潼潼:「爹地帶妳去散步好不好?」當然好,潼潼本來就不喜歡悶在家裡,早早就準備在門口等待。由於晃書展的時間長,一方面我也怕潼潼走不了那麼久的路,出門時把她的推車也帶著,出門後打了通電話給還在上班的媽媽,要她下班後到門口和我們會合,我們父女倆就這樣上了捷運。
出了捷運市政府站,我們邊散步的往世貿方向走去,沿途你會看到許多人已經扛著大包小包的書籍,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回家。我想,懂得看書的人,一定能夠完全體會這種被書籍包圍的樂趣。買了門票,進了會場,入口處的收票員看到我們帶了潼潼還得好心的說:「裡頭人多,要把小朋友顧好哦!」我很喜歡他的貼心。
一路上也都沒有什麼特別的,我們就這樣有些湊熱鬧式的逛了起來。不過,到了B區的「親子童書區」後,我開始後悔了!對於B區的每一個書展攤位,每一個出版社來說,我們這種「目標視聽眾」真是再明顯不過了:一對年輕夫婦,推著一台推車,推車裡還坐著一個小朋友,這種幼教的書不賣給他們賣給誰啊?
所以遠遠的,每個人都迫不及待等著向你推銷他們的產品。「小朋友多大啦?」「有沒有給她學英文呢?」「我們這套教材……」我彷彿走入了地雷區,經過一個攤位就引爆一顆地雷,對於本來抱著帶潼潼出去散散步想法的我們來說,心情真是大受打擊。
看書嘛,我就是喜歡悠悠閒閒的,看到中意的書,拿起來翻個兩頁,喜歡無拘無束的閱讀;帶潼潼去童書區,自然也是想看看有沒有別出心裁的童書可以給小朋友玩玩。偏偏每個Sales卯起勁來努力的推銷,讓我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我走到一個攤位,本來在攤位上擺放了一個磁鐵玩具,我看潼潼還有點興趣,帶她過去坐下來玩耍,少不得,當然又是好幾個業務員圍了過來。一個媽媽對我說:「小朋友多大了?」我說:「兩歲。」「那有沒有給她學英文?」「我暫時沒這個打算。」那個業務員露出滿臉驚訝的表情:「我們家小朋友兩歲七個月,我都用這套教材給他學英文,他現在已經會講了。」雖然我很不喜歡這種對話,但是好像我仍然應該表達一下自己的立場,於是我說:「我想,我們對於教育的看法並不一致。」
她並不死心,開始和我談起「0歲教育」、「腦力開發」乃至未來小朋友們所要面臨的競爭。我很想說:「小姐,這些資料搞不好我看的還比你多,但是我就是不想那麼早讓她去學些有的沒的,增加她無謂的壓力。」我說:「沒關係,兩歲的小朋友,連中文都說不好了,我現在沒打算那麼早讓她學這些。」我想我這種不屑一顧的態度大概有些惹惱了她,她覺得以她親身的經驗可以更有說服力,於是她說:「不會啊,像我兒子現在兩歲七個月,他會講中文、英文、法文和日文。」
我滿臉不屑的舉起雙手,在她面前很誇張的鼓掌幾下。對啊,有妳這樣的媽媽,將來你的兒子不僅會講中文、英文、法文和日文,他還會講火星話、土星話,以及銀河系宇宙通用語咧!我丟下了:「不,我還是沒打算這麼早把父母自己的期待放到小孩子身上去。」
離開那個攤位後,我的心情一直很不好。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我們得給孩子們多少壓力,又得花多少無謂的金錢?在各家廠商強力恐嚇性的文宣訴求下,很多父母也都會乖乖的掏出錢來。每次我們剛問一問,了解一下訊息,然後離開攤位時,大部份的業務總會問一句:「是因為價格的因素嗎?」
為什麼一定是因為價格的因素才不購買呢?難道我就不可以不認同這種想法和理念?又或者我看不慣這種賺錢的方式呢?許多的套書會告訴你包括了多少本書,多少張VCD和多少新奇的裝備,可以讓你的孩子在自然的環境中學會英文、數學,當我問了一句:「為什麼你們的書都是成套成套的賣,難道不能只挑自己有興趣的幾本嗎?」哦,所有Sales的話術大概都是參考同一本書,因為不論是哪一家,他們都會告訴你:「這樣學習比較有系統。」
如果真的要學,我寧願現階段的潼潼可以多到海邊去堆堆沙,或是帶她到鄉下去焢焢窯,學學怎麼雙手護住頭部可以從草地上滾下來不讓自己受傷。未來的世界,有太多的變化,所有的東西都愈來愈好用,愈來愈簡單,你怎麼知道也許明天就突然發明了小叮噹口袋裡的翻譯糕,那還學什麼語言,把腦袋拿來做些有創造性的事情吧!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媽媽身上。展場裡有一個信誼基金會的攤位,媽媽想,信誼在幼兒教育的領域似乎口碑一向不錯,也許不會那麼商業化,而且一開始媽媽就講明了只是想先看看目錄,了解一下有哪些書。結果聽了半天下來,發現和其他攤位沒什麼兩樣,一樣是推銷一大套的package,包括幾十本書、光碟和玩具,急著讓小朋友學這學那。他們一方面說信誼的理念就是不要太早教小朋友什麼什麼,一方面又質問我們潼潼現在數數會數到幾了等等的。後來見媽媽沒意思整套購買,也就懶得再理會這種不肯乖乖掏出錢來的客人。天真的潼潼還不了解狀況,不知道我們已經是不受歡迎的顧客,不該再佔著人家的座位,還興致高昂地玩著桌上的玩具,剛好我晃了一圈過來了,媽媽趕快哄潼潼離開。
後來我們在其他攤位看到一套三本的「觸摸書」,每頁書都有一塊挖了洞,裡面襯了不同材質的底,讓小朋友感受不同的觸覺,雖然不是什麼特別的想法或概念,不過潼潼有興趣,三本150元也不是很離譜,我們就買了。買完又經過信誼基金會的攤位,剛才那位推銷員看到,語帶嘲諷的說:「就買了這幾本呀!」她心裡的OS應該是:「哦,我們這種大公司大品牌的套書不肯買,就只肯買這樣的書!」真是讓人討厭的作法,也破壞了我們對信誼基金會專業的印象。
不過,這種不愉快的心情就連我們走到出口附近都還揮之不去。眼看著再走五公尺就可以擺脫這些討人厭的Sales,可以又一個走了過來,推銷一套裡面可以拉動的書。我們才笑說:「這大概沒兩天就會被潼潼撕破了。」那歐巴桑業務員馬上撂下一句話:「不該為了省這些錢妨礙了小朋友的發展和學習,小朋友會撕書都是父母引導有的問題。」
我們今天只是不肯買套書給潼潼,頓時成了小氣又不懂教育,不把孩子的未來放在心上的混蛋父母。中國人很喜歡講:「孩子,我要你將來比我強。」我一向反對這種說法,常會想,如果你連自己都做不到了,憑什麼要你的孩子做你做不到的事情。
離開書展現場後,腦子裡一直浮現的,是紀伯倫在《先知》裡那篇「孩子」(On Children)的談話。他說:
「你們的孩子,並不真的是你們的,乃是生命為其本身所渴望而降臨的。他們是憑藉你們而來,卻不是從你們而來,他們雖和你們同在,卻不屬於你們。
你們可以給他們以愛,卻不可給他們以思想。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你們可以蔭庇他們的身體,卻不能蔭庇他們的靈魂,因為他們的靈魂,是住在明日之屋,那是你們在夢中也不能探訪的。你們可以努力去模仿他們,卻不能使他們來像你們。因為生命是不倒流的,也不與昨日一同停留。
你們是弓,你們的孩子是從弦上發出的生命之箭矢。那射者在無窮之中看定了目標,也用神力將你們引滿,使他的箭矢迅速而遙遠地射了出去。讓你們在射者手中的彎曲成為喜樂吧;因為他愛那飛出的箭,也愛了那靜止的弓。」
看著書展裡,這麼多的廠商每一個都努力推銷著一套好幾萬的「幼兒教材」,我想,在父母望子成龍的期待下,很多的天才會被一個個的製造出來吧!
當然,我也不是百分之百的那麼篤定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對的。但是活了這把年紀,有件事情卻是自己相當深刻的體會:我相信不用去臆測未來太多,未來有太多是我們無法掌握的變化。所以我也不打算懷著太多功能性的目的來告訴潼潼這些東西,將來也許潼潼英文講的不好,也許根本不會講日文,但是她一定會有一些她的興趣,她的優點,我只想在她要我幫忙時,幫她一點忙罷了。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