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jpg


潼潼的表叔(嗯,不是之前出現過的那位祺祺,而是祺祺的哥哥,翔翔)小時候也是在我們家長大的。翔翔的媽媽,也就是潼潼的姨婆是國小老師,大概每個星期六才會到我們家來把翔翔給帶回家。

有次大概是晚上九點鐘,九個月大的翔翔還在睡覺,姨婆來了把翔翔搖醒。翔翔一看到她媽媽,當場大哭了起來,說什麼都不肯給她媽媽抱。結果,姨婆也淚如雨下,說什麼兒子都不認她,當場鬧著要辭職。不過,從那天之後,姨婆又在國小教了二十多年,翔翔也已經快退伍了。

很多孩子給保母帶的人都會擔心孩子和自己不親。不過根據我們家長年帶小孩的經驗,這個問題其實不用太擔心,只是有段時間,你能撥出個幾天和孩子膩在一起,保證小朋友會黏你黏到讓你「叫不敢」。正如過完年後,潼潼「拋棄」了阿嬤,黏我這個老爸黏的不像話一樣。

媽媽因為工作時間的關係,每天早上五點鐘上班,下午二點就下班了。每天下班為了不讓潼潼吵到睡午覺的阿公,媽媽都會把潼潼給帶上樓,有時玩著玩著,潼也就在樓上睡午覺。

也許是因為在樓上午睡慣了,她慢慢的體認到我們的房間也是她的房間,於是農曆年前的某天我回家後,和潼潼在房間玩耍了好一陣子,她突然手往天花板一指:「樓上睡覺。」阿嬤和我簡直不敢相信,因為最早的日子,她說什麼都不肯到樓上去睡,每次說要帶她去樓上,她總是鄭重的聲明:「樓上玩。(我只是要到樓上玩玩,等會兒就要下來了)」;即使後來她到樓上睡午覺,但是晚上說什麼也不肯在樓上過夜,所以當她說晚上要到樓上睡覺時,大家都是一陣詫異。

不過也無妨,抱著一種實驗性質,我還是把她抱了上來。照例,她上樓來會先玩玩她專屬抽屜裡的玩具,然後等她玩膩了,就會丟個一句:「找阿嬤。」然後我們又得乖乖的抱她下樓。不過這回,她竟然就自己上了我們的床,躺在我們的枕頭上,要人家泡牛奶給她喝。

哇!這完全是她準備要睡覺的流程耶!看到她這次玩真的,我也就下樓,又把她的奶粉、奶瓶、尿布、奶嘴、肚圍、睡衣、枕頭、棉被等睡覺必要的裝備全給扛了上來。換完尿布、穿上肚圍、罩上睡衣、繞上腰帶、泡好牛奶,她也就真的照著平常睡覺的儀式,先叫大人抱一抱,自己枕頭躺一躺,然後又要人家抱一抱,自己枕頭躺一躺……最後睡著。

我們的床不大,潼潼每次上來睡,除了她之外,我們大概都沒法睡好。潼潼又很會踢被,又常「憨眠」,不是要不斷的起來幫她蓋被子,就是起身抱她哄她。我總是陷在一種很淺眠的狀態,睡眠品質很不好。不過難得自己的女兒肯賞臉,這點不方便似乎說什麼都得忍下來。

從那天之後,潼潼竟然連續上來和我們睡了好多天,加上過年放假期間幾乎都是我們24小時料理她,潼潼和我們的關係一下子親的不得了。可是當年假一過,我們開始要正常上班時,問題也來了。

「潼潼,妳跟爹地Bye Bye,爹地要上班。」「不要。」潼潼嘟著嘴,不高興的使脾氣。「爹地不要上班,爹地陪潼潼玩。」說著說著,就兩手一伸,賴到你身上來了。「潼潼,爹地要去上班才能賺錢,賺錢才能幹嘛?」「買衣服,買餅乾,買玩具。」「對啊,那妳跟爹地Bye Bye!」「不要。」

所以這陣子,「爹地幫我洗澡」、「爹地幫我穿衣服」、「爹地幫我換尿布」、「爹地餵我」、「爹地幫我穿襪子」、「爹地幫我穿鞋子」、「爹地泡牛奶」、「爹地,我要喝茶」以往就算是我幫她洗完澡後,也是由阿嬤或是媽媽或是嬸嬸幫她把頭髮梳起來,綁條辮子或是紮個馬尾什麼的,偏偏她連頭髮都要我幫她綁。拿了個梳子到面前來:「爹地幫我綁頭髮。」

什麼洗澡、換尿布、清大便之類的事情我都遊刃有餘,唯獨對於料理這類打扮的事情實在沒有天份,儘管我告饒的說:「爹地不會,妳請媽媽幫妳綁好不好?」她就是不肯。鬧到後來,我也不管了,左邊隨手抓起一把頭髮,用橡皮筋紮了起來,右手也抓一把,橡皮筋紮了起來。綁完後看看,兩邊還真不對稱,可是偏偏潼潼滿意,又跑去拿了兩個髮夾給我,要我一起夾上去。總之,所有她生活上的一切,她都指名要找我。阿嬤常常在旁邊樂的輕鬆的嘲笑:「對啦,對啦,妳嚨去找妳爹地。」

因為潼潼常搞到三更半夜才肯睡,而媽媽早上四點鐘得起床,所以也得早早的上床,我們沒法像放假一樣常常抱潼潼上來睡。於是換個方法,在潼潼沒有批准我可以離開之前,我都得待在樓上隨時應付她的使喚。「我要睡覺了,幫我換尿布。」「我的棉被」、「泡牛奶」、「看書」、「爹地抱我」……總之,在她沒有闔上眼之前,所有她的一切都是我的管區。

阿公有時會過來插個花:「潼潼,跟你爹地Bye Bye,爹地要上去睡覺。」只見潼潼不作聲,屁股慢慢的挪到我的大腿上來,用行動回答她阿公的問題。阿嬤說:「潼潼,跟你爹地Bye Bye,爹地要上去睡覺。」潼潼轉身向阿嬤說:「爹地保護我。」阿嬤說:「潼潼,跟你爹地Bye Bye!」潼潼說:「爹地照顧我。」阿嬤說:「潼潼,跟你爹地Bye Bye!」潼潼說:「爹地陪我。」

我終於有些忍不住了:「媽,是誰教她說『保護』、『照顧』這些字眼的?」阿媽搖搖頭:「不知道,大概跟懿軒他們學來的吧!」有時阿嬤也會用用苦肉計:「潼潼,妳昨天沒有和阿嬤睡覺,阿嬤好難過,就哭了。」說著說著,也假裝嗚嗚咽咽了起來。潼潼看了一陣子,臉上有些動容,阿嬤緊接著問:「那你今天晚上要不要和阿嬤睡覺?」「不要,和爹地睡覺。」「妳不喜歡阿嬤了嗎?」「我喜歡我的爹地。」

老實說,我很享受和她在那裡瞎磨蹭的時光,那種被需要的感覺,很溫暖。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