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jpg


【之一】
最近潼潼不知道發什麼癲,有時吵著吵著,就會做出要咬人的動作來。一般說來,小朋友都是剛長牙的時候比較容易咬人,長大後就好了。偏偏潼潼滿口牙都長齊了才開始要咬人。
今天她和懿軒又不知道在爭什麼東西,竟然一口往懿軒的臂上咬去。現在天氣冷,懿軒手上還穿著厚重的毛衣,掀開袖子一看,哇!竟然真被咬出個傷口,可見潼潼這下的力道不小。
阿嬤把潼潼抓來罵一頓:「妳為什麼咬哥哥?」潼潼居然還振振有詞的說:「我咬衣服而已。」(最後當然還是被我重重的修理了一頓)
【之二】
以前我老爸教訓我的時候,都是用皮帶或不求人(就是那種抓癢用的「爪杖」);不過如果你現在到市面上的文具店什麼的去看看,都可以找到一種桿子長長的,尾端有手掌造型的打人工具,它還有個響亮的名稱:「愛的小手」。(愛之深,打之痛啊!)
有天潼潼不知道又在搗亂什麼,阿嬤手上拿了愛的小手,怒氣沖沖的對潼潼說:「妳再不聽話,我就用不求人打妳。」潼潼馬上回嘴:「妳說錯了,那是愛的小手,不是不求人。」
【之三】
我工作通常回家晚,所以吃飯時常常只有我一個大人坐在餐桌上,幾個小朋友圍在旁邊:「阿舅我要吃紅蘿蔔」、「爹地我要吃這個。」
台語有句俗諺:「大人站起,囝仔佔椅」。意思是說大人才剛從椅子上站起來離開一會兒,小孩子就搶了大人的位置,通常是有些諷刺的意味。有次,我還沒吃完,只是離開餐桌一下,一回頭,潼潼已經端端正正的坐在我的位子上。潼潼看到我在看她,連忙說:「爹地,我幫你顧位子。」
【之四】
我看電視時常常拿著遙控器不斷的轉台,每一台平均停留的時間可能不會超過兩秒鐘。不過每次我在看電視,只要三個小朋友們在場,通常會和我爭著看。潼潼就常:「我要看『超級變變變』」或是「我要看布袋戲」。於是我就一台一台的按著頻道鍵,慢慢的晃過去。好不容易晃到「超級變變變」或是「布袋戲」的頻道時,潼潼會一把搶過我手上的遙控器,然後還撂下一句話:「你不要再轉了。」
【之五】
某天洗完澡後正在幫潼潼穿衣服,把連身的內衣穿好後,得趕緊幫她穿褲子。把她的左腳彎曲,把左邊褲腳穿過她的腳踝,算是穿好了一隻腳。再準備把右邊的褲腳穿過去時,潼潼輕輕把左腳一掙,原本穿好的左腳又被脫了下來。於是我把右腳穿好,準備再重穿左腳時,潼潼右腳一掙,原本穿好的右腳又被脫了下來。
照這種玩法,這條褲子一輩子也穿不好。媽媽看我們就在那裡,一腳穿一腳脫的搞不定,乾脆跑到旁邊來,看到潼潼又把一隻穿好的褲腳給脫了下來,媽媽舉起右手,大喊:「1:0,潼潼領先。」
【之六】
冬天洗澡,我們當然都會把洗澡水弄熱一點,泡澡的時候也比較不會感冒。可是潼潼是個怕燙的小朋友,只要把熱水淋在她身上,常常她會皺著眉頭:「好燙,好燙。」這時候,你只要跟她說:「不會燙,不會燙。」她就會有些恍然大悟般的對著你說:「哦~一點都不燙,只是溫溫的。」然後只要是她覺得水溫有些燙,就會邊皺著眉頭,邊唸著「一點都不燙,只是溫溫的」來催眠自己。
【之七】
爸爸說:「潼潼,吃完麵包,過來喝點水。」
潼潼說:「等一下。」
爸爸說:「把嘴巴擦乾淨。」
潼潼說:「等一下。」
爸爸說:「把玩具收好。」
潼潼說:「等一下」
潼潼說:「我要吃小魚餅乾。」
爸爸說:「等一下。」
潼潼說:「現在。」
潼潼說:「我要看書。」
爸爸說:「等一下。」
潼潼說:「現在。」
潼潼說:「我要去樓上。」
爸爸說:「等一下。」
潼潼說:「現在。」
【之八】
潼潼的媽媽上班時間和我幾乎完全相反,除了放假,我們幾乎很少能直接對話,反而常常用ICQ在線上聊天。通常媽媽二、三點下班後都會抱潼潼上樓午睡,而潼潼也一定會要求先看電腦裡那些數位相機拍下來的照片。今天,照例媽媽又抱著潼潼在電腦螢幕前看照片,一邊和我ICQ。我一個ICQ過去,Pop up的對話視窗彈了出來,遮住了潼潼正在看的照片,潼潼轉頭向媽媽抗議:「妳不要再打電腦了好不好?」
【之九】
前兩天,阿公阿嬤開車載潼潼去內湖參加親戚的家族聚餐。暈車暈出經驗的潼潼一上車,看到大的紙碗,裡頭襯了塊剪下來的尿布,當場拿起那個杯子,笑嘻嘻的說:「我的嘔吐杯。」(不過,這次來回的車程,準備的嘔吐杯竟然都沒派上用場,真是太讓人意外了。)
【之十】
潼潼的個性還真是有些……鴨霸。每次只要懿軒或采潔拿了她的玩具,她一定會利用各種暴力的方式搶回來,嘴裡邊嚷著:「那是我的,哥哥不許玩。」可是當她拿了別人的玩具,懿軒和采潔要向她要回來:「潼潼,那是哥哥的。」潼潼會馬上回嘴:「那是大家的。」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