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jpg


中華職棒14年的比賽正在進行著,我打開緯來體育台,坐在床上用我的Notebook上網晃晃,隨便寫寫東西,潼潼躺在我身邊睡午覺,不時可以聽到她暗沉的咳嗽聲,那時因為她的喉嚨裡卡著吐不出的痰。
這幾天潼潼又病了!每次只要碰到流行性感冒,我們家似乎總是沒能逃得過。因為家裡的小朋友多,只要有個人感冒,其他的人好像很難逃。聽說這次一開始是潼潼的媽媽先中招,然後懿軒,接著采潔,最後輪到潼潼。
每次只要一有流行性感冒,總會有醫生告訴你這次的病毒又有什麼什麼特徵,什麼骨頭特別會酸痛啦,特別會發燒啦,而這次,我總覺得好像痰特別多了一點。不只是潼潼,三個小朋友都一樣,只要聽著那帶有濃濃痰味的咳嗽,你就會特別替小朋友難過了起來。
於是這幾個晚上,小朋友們都常睡到一半爬起來嘔吐。第一次是懿軒,半夜一口氣吐髒了六件大小棉被、床單、衣物,隔天,換采潔也吐了,然後潼潼不時也會出現嘔吐的情形。前天晚上,潼潼和采潔都在發燒,阿嬤怕半夜兩個人一起吐她會忙不過來,要我們想辦法把潼潼哄到樓上來。
阿嬤真有先見之明,晚上采潔果然出了狀況。潼潼睡到半夜也突然吐了出來,把毛毯、睡衣都給弄髒了,於是只好我抱著潼潼到樓下去換衣服,媽媽連夜把弄髒的衣服丟到洗衣機裡去洗。雖然很麻煩,但是看到潼潼的嘔吐物裡把痰也給吐了出來,也算是件好事啦!
而潼潼在隔天一早,就又發燒到38.5度,阿嬤趕緊先用塞劑幫她退燒。於是,這一整天我有些一直處在備戰的狀態下,每次只要抱著她,發現她的額頭或是手特別熱時,一定趕快去拿耳溫槍來量量看。
中午一點的時候我把她帶到樓上來午睡,摸一摸她的額頭,發現又有些燙,到樓下拿了耳溫槍,這才發現她又燒到37.8度。早上才燒了一次到38.5度,現在又燒了起來,我有些緊張,不知道要不要再幫她退燒;不過當護士的姑姑說早上退過了,現在這次先不退燒,如果溫度再升高的話再退。於是潼潼睡午覺,我也就這樣在旁邊不時的摸摸額頭,注意她的變化。
但即使她在睡午覺,似乎熱度一直都沒退,四點多我再量一次,潼潼已經又燒到38.8度了,只好又抱下去退燒。晚上潼潼開始吵著要去姑姑家找哥哥姐姐,打了電話過去姑姑家,發現懿軒也又發燒到39.5度,姑姑也正忙著要幫懿軒退燒。而今天晚上,三個小朋友又要去診所掛家庭號了。
這幾天小朋友就在反覆發燒和嘔吐間過日子。身體不舒服,自然也比較會吵鬧些。就像上次潼潼生病時,都很豪氣萬千的自己喝藥乾杯;這回說什麼都不肯吃藥,每次只要到了吃藥的時間,就是一陣的胡鬧。累得我們這次有時是把藥粉偷偷加入牛奶裡,有時還是得勞動阿嬤用灌的才能逼潼潼把藥給喝下去。
還是希望潼潼這次的病快點好,不然光是聽著她鼻塞的呼吸聲和帶痰的咳嗽聲,真是心痛啊。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