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jpg


懿軒是我們家裡很多愁善感的孩子,偏偏又喜歡看些怪獸片、恐怖片,尤其喜歡戰爭片。HBO在重播「諾曼地大空降」的時候,他竟然可以坐在那裡安靜的看完二個小時的節目,然後一邊擔心的問我:「阿舅,我以後當兵會不會被子彈打到?」

去年耶誕節,我送了他一整套的軍事玩具,有一把會發出聲音的輕機槍、有腰套的手槍、防毒面具、手榴彈、刺刀等等。那天早上,他迫不及待的把裝備全穿在身上,趴在地上,採取相當標準的臥射姿勢,「ㄅㄧㄤˋㄅㄧㄤˋㄅㄧㄤˋ」的玩了起來。

雖然采潔和潼潼對於這類的戰爭遊戲沒有那麼喜愛,但是偶爾也會拿起個什麼玩具,然後說:「我ㄅㄧㄤˋ你。」只要你裝作中彈倒地,他們就會「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不過,當美伊戰爭開打後,我看到這些玩具,感覺突然刺眼了起來。不管發動戰爭的國家理由講的再如何冠冕堂皇,都沒有辦法掩飾侵略別人國家的事實。無辜的人命一條條在炮火下消逝,仇恨種在一個個幼小的心靈中。而我,竟然把這些東西當成玩具給小朋友玩?

前幾天晚上在房間裡,潼潼又開始站了起來,自己在原地轉起圓圈來。那是她的一種遊戲,轉圓圈似乎會讓她感到非常快樂,於是她會一圈又一圈的轉。有時因為轉的太久,走路會有些踉蹌或者摔倒,可是她還是會笑嘻嘻的爬起來,無所謂的:「我跌倒了。」然後又站起來,邊轉邊唱著:「轉圈圈,轉圈圈,還有蝴蝶在旁邊。」有時我也會抱她起來,兩個人像旋轉木馬般忽上忽下的一起快速轉圈圈,然後享受一下那幾秒鐘天旋地轉的快感──雖然有一次我把她轉到吐出來。

每次看到她在那裡轉圈圈,我就想到「電子情書」的梅格萊恩。喬福斯第一次到街角書店買書,看到牆壁上凱薩琳凱利小時候和她媽媽的合照,順口問了:「那是妳嗎?」凱薩琳凱利回答:「對。」喬福斯又問:「妳在做什麼呢?」凱薩琳凱利說:「我在轉圈圈」。街角書店歇業後,凱薩琳凱利回頭望了空盪的店裡,回憶起媽媽抱著她,兩個人優雅的轉圈圈,跳舞般的。

每次看到潼潼在轉圓圈那種可愛的模樣,心裡總會下定決心要讓她有個健康快樂的童年。那天,她轉完圈圈,我抱著她坐在腿上。問她:「潼潼,妳以後要不要學鋼琴?」「要哇!」她說的理直氣壯。「那妳要不要學小提琴?」「嗯~要哇!」「那妳要不要學長笛?」「要哇!」「那妳要不要學Oboe?」「要哇!」「那妳要不要學Saxophone?」「要哇!」我笑了起來:「哇!妳真棒,以後樂團請妳一個人就好了。」

房間裡有一組特種部隊的人形玩偶,共有三個。玩偶大概有30公分高,每一個都穿了不同顏色的迷彩裝,還配備該有的武器,是去年我買給伯威的玩具。不知道我哪根筋不對,眼睛瞄到那組玩具,突然問她:「妳以後要不要當阿兵哥?」

潼潼眼中露出驚恐的眼神,用種沮喪的聲音說:「我不要當阿兵哥,電視上阿兵哥很可憐,手都被綁起來。我要學小提琴,學小提琴還可以轉圈圈。」她又強調了一次:「我要學小提琴,學小提琴還可以轉圈圈。」

頓時,我的心裡突然沉了一下。以前在學校唸傳播的時候,動不動就會討論「暴力節目對小孩子的影響」這種題目,可是我們家裡的電視幾乎是不設防的。所以懿軒喜歡看一些超出他年紀的節目,就連潼潼,除了棒球、布袋戲外,最近也愛看撞球和保齡球。這陣子美伊開打,新聞節目裡充斥的,盡是些殘忍的戰爭畫面。我們的傳播媒體也動不動就「奪橋戰,美擊斃500伊軍」、「美軍炮火打到紅十字會醫院,炸死25人」講得輕描淡寫,彷彿故事書中的「血流成河,屍體堆積如山」一樣的麻木。那是人命耶!是一堆破碎的家庭耶!我們真的可以坐在家裡的客廳啃著爆米花就消費了一場戰爭嗎?

我想說的大概是,如果我們沒能給孩子一個對於人、事、物思索的正確觀念,那麼我們也不過教出了隱藏性的社會問題因子罷了。對於潼潼來說,只要能夠轉圈圈,就是一件極為幸福快樂的事情,而我這個二百五的老爸,竟然問她要不要去當那個兩隻手被綁住的阿兵哥。

洪蘭教授是認知心理學的專家,我很認同他所說「人格是父母留給孩子最好的遺產」這句話,在「www.bookzone.com.tw/event/honglian/index.htm 」的網頁上有許多洪教授對於親子教養的見解和文章,做父母的人可以參考看看。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