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jpg


小時候我們有一張上、下鋪的鐵架子床,是很便宜的那種。我和弟弟睡下鋪,妹妹睡上鋪。大概國小三、四年級的時候,我很喜歡把棉被從上鋪垂下,直到棉被可以完全遮蔽住下鋪的空間為止,再用枕頭或是其他東西壓住棉被的邊緣。這可得用去不少棉被,因為除了靠牆的那面可以不用棉被外,其他的三面都得好好的遮起來。等到整個下鋪隱沒在房間裡,我就會有種很滿足的感覺,那是我的秘密基地,一個只屬於自己的小空間。可以在裡面一個人看看書,或是什麼也不做的躺在裡頭,品嚐與世隔絕的孤獨。
到了國中,我偶爾還會玩玩這種遊戲。不過,秘密基地裡的裝備開始多了起來,有一支20燭光的日光燈,還有一部14吋的黑白電視機。我常常在週六晚上,把秘密基地建立起來,然後拉開電視的小天線,在裡頭看著衛子雲主演的「陸小鳳」。
我一直相信每個人都很希望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秘密基地,就像許多兒童讀物裡常常出現的樹屋、閣樓、山洞、地下室都是主角的秘密基地一般,那裡會擺著主角最重要的物品,以及最珍貴的回憶。
最近三個小朋友很喜歡玩「阿舅,我們躲起來讓阿嬤找不到」的遊戲,玩法很簡單,我拿條大棉被撐高撐開,讓三個小朋友躲進來,就是一個暗不見天日的密室了。采潔:「阿舅,你把棉被弄起來,我們躲在裡面讓阿嬤找不到。」只要有一個小朋友發難,總會三個人同時湧了上來。「爹地,我們躲起來,你抱我。」「阿舅,我要坐你的腿上。」……吱吱喳喳的,很吵。直到我拿了件大棉被往上一抖,兩手用力往上往外一撐,三個小朋友就會陸陸續續的爬進來。在一片暗無天日、擁擠狹小的空間裡,屏氣凝神,還會用氣音Murmur著:「阿嬤找不到我們了。」
進房間裡來的阿嬤通常也很配合,故意拉大嗓門:「咦!懿軒、采潔、潼潼怎麼都不見了?」三個躲在棉被裡的小朋友還是竊笑著:「阿嬤找不到。」不過小棉被裡擠了一個大人三個小孩畢竟是悶了些,沉不住氣的,就會把棉被往下一扯:「我在這裡。」然後周而復始的又要:「阿舅,你把棉被弄起來,我們要躲進去。」偶爾,阿公會給他們一人一支小手電筒。在黑漆漆的棉被密室裡開個小手電筒,探險的味道就更濃了些。
不過,躲在棉被裡總還是個遊戲而已,而且需要大人們的幫忙。但是小朋友們真的有一個自己的秘密基地。他們常常跑來要東西吃,然後互相一吆喝:「走,我們去秘密基地吃。」
潼潼他們的秘密基地就在客廳神桌底下那一小塊「ㄇ」字形的空間,那是置放拜桌的地方。每次拜拜完了,把拜桌往裡頭一塞,咦,下方剛好還可以放入小朋友的塑膠桌椅。於是他們老喜歡跑到神桌底下,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在那裡……我也不知道幹什麼。有時,會在那裡吃東西,看書或假裝假裝討論事情,有時只是單純的只是躲在裡頭。
神桌底下的空間不太,即便像潼潼這種只有85公分高的小朋友要進去,都得要彎著腰、低著頭才能進去。每次看到他們在那裡進進出出的,總是替他們捏把冷汗,深怕他們去閃到腰或是撞到頭什麼的。尤其三個小朋友一起擠進去時,那真是除了呆佇在原地外,什麼也沒法做,偏偏幾個小朋友樂此不疲,「秘密基地」「秘密基地」的掛在嘴上。
阿嬤說,有時房間裡找不到小孩,又聽不到小朋友們的聲音時,到「秘密基地」去找就對了,全部都在這裡。神桌底下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空間,有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光線,甚至於不同的聲音,還帶有一點捉迷藏的遊戲成份在其中。我在想,即使是這麼小的小朋友,內心深處也渴望那種隱蔽、不受干擾、完全自我的空間。每次看到這種畫面,我都想衝去大賣場,買一個組合的小帳蓬,讓他們擁有一個真正的秘密基地。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