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jpg


這陣子,潼潼對於她的兄弟象隊歌依然不減其熱愛,家裡的DVD Player不時仍要播上個數十次。不過現在除了兄弟象的隊歌外,家裡那些「素人自拍」的影片也佔去她不少的時間。
記得以前電視上有個美國節目叫「歡笑一籮筐」或是什麼的,每個星期從全國各地徵求家庭錄影帶,然後由現場觀眾票選。你也可以常常在電影中看到家庭錄影帶的畫面,像是湯姆漢克主演的「費城」,電影的結尾便是以家庭錄影帶來懷念安迪短暫的一生。
我在想,拍攝家庭錄影帶是不是美國家庭文化裡重要的一環?其實這個結論真的下的有點快了,只要擁有設備和器材,我相信每個父母都會很願意幫小朋友留下些生活的片段。
家裡有部四年多前買的V8,那是懿軒剛出生時,我不斷慫恿她媽媽買的。「你要趕快去買啊,這樣我才能幫你們小朋友拍片子。」這幾年,我也大多靠著那部體積龐大的V8記錄了三個小朋友不少的生活片段,然後用影像擷取卡錄到電腦中,經過編輯,再燒成一片片的VCD給相關的人等。
這些懿軒長大、采潔學走路、潼潼出生、伯威回家、洗澡、吃飯、哭鬧、跳舞……的生活就這麼記錄在一捲捲的錄影帶中,再變成一個個檔案,一片片光碟。不過現在要我拿起那台笨重的V8,然後從事那麼費工的數位化過程,還真是讓人覺得有些懶了,於是我一直想再買部輕巧的DV或是具有動態攝影功能的數位相機。
上個月,我終於買了部Sanyo MZ3這部210萬相素的數位相機,單純的只為了它動態攝影的功能。640×480 Pixel,每秒30格的畫面,已經超越了VCD的畫質,再加上不限時間的錄影功能,配備了1GB的Micro Drive,一次大概可以錄13分鐘左右。用來記錄錄潼潼她們的生活點滴,是綽綽有餘了。我把這部MZ3放在隨手可得的地方,只要按下電源開關,把旋鈕調整到動畫拍攝模式,不用兩秒鐘就可以錄下精采的鏡頭。拿出記憶卡,插入USB 2.0的讀卡機,極短的時間內,剛才的影片就變成一個個的檔案存放在電腦中。
所以現在除了兄弟象隊歌DVD外,潼潼也會指名要看這些生活剪影的片段。「爹地,我要看哥哥愛哭鬼、姐姐愛哭鬼、小朋友愛哭鬼」那是三段影片的總稱。而且潼潼還會邊看畫面,邊說明影片的背景:「我的貓咪不借姐姐玩,姐姐就哭了。」、「我要吃小魚餅乾,阿嬤說『不行』,我就哭了。」或是「阿姨給我哈姆太郎的貼紙和糖果,我沒有跟阿姨說謝謝。」
也如同兄弟象隊歌的DVD一樣,潼潼每次一看這些短片,總是得重覆看上好多次。抱著她坐在電腦螢幕前,Double Click檔案夾裡的MOV檔。「Ya!有了,有了。」潼潼興高采烈的看著她熟悉的懿軒、采潔、阿公、阿嬤……我看著電腦硬碟的讀取燈不斷的在閃爍著,很心疼。為了延長硬碟的壽命,也方便不會操作電腦的阿公阿嬤觀看,我還是決定把這些MOV檔全部轉成MPG燒成VCD,讓其他人可以在電視上觀看。
大概因為都看的太熟了,當每一個片段的第一個畫面出來時,潼潼就會把這段影片的TITLE給大喊了出來:「哥哥大魔鬼」那是懿軒邊喊「我是大魔鬼」邊作勢要抓人的影片;「伯威看醫生」顧名思義是伯威生病看醫生的錄影……這張最新的「家居生活」影片全長58分鐘,有26個片段,她對畫面的主題、影片的內容全部都記得清清楚楚的。
每到播放這種家庭電影時,小朋友們都會擠到電視前來,聚精會神的看著,然後辨識畫面中的每一個人。采潔小時候頭髮稀疏,每看一次當年影片,就得被其他小朋友嘲笑一次「哈哈哈,采潔沒頭髮」;有一段懿軒的影片,那時的潼潼才剛剛學會走路,從狂哭的懿軒背後像個路人甲一樣的走過,連頭部都沒拍到,偏偏她就是認了出來。所以每次到了這一段,潼潼總是等在那裡,等到驚鴻一撇的路人甲畫面出現時,興奮的大叫:「那個是我。」
記錄的過程雖然是繁瑣,而且得有耐心。不過當十年、數十年後再回過頭來看待這些畫面時,我相信那都是一個家庭中珍貴的生活資產。等到哪一天,潼潼長大到足以理解更多事情時,再讓她重新看到她從媽媽肚子裡出來的那一刻,相信一定會有不小的感動吧!
但是拍影片比起拍照片來,不管在複雜度或是對硬體的需求都來的大多了。潼潼從小到大的幾千張照片加起來,也不過才使用了3GB的硬碟空間,可是這種Home Video的拍法,光是13分鐘就得用去1GB的容量。於是不時的將原始影片檔轉成比較不佔空間的MPEG格式,再把佔用了大量硬碟空間的原始檔案備份到光碟中,或是燒錄潼潼成長的VCD便成為生活中一種例行的工作。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