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jpg


懿軒和采潔都各有一個不鏽鋼的小茶杯,茶杯上有個蓋子。這茶杯平時都放在餐桌上,兩個小朋友渴了,就會自己跑去拿茶喝,水喝完了,再請大人幫他們把水裝滿。潼潼常喜歡去拿哥哥姐姐的茶杯來玩耍。有次懿軒的茶杯剛好放在潼潼拿得到的到的地方,潼潼當然不會放過這個玩耍的機會,趕緊跑去拿了起來,阿嬤見狀,朝著潼潼走去。潼潼看到阿嬤走來,趕緊把蓋子掀開,把杯子裡的水全倒在地上,還不忘用腳踩上去ㄏㄨㄟˊ兩下,衝著阿嬤一笑:「嘻,好好玩。」
這種例子實在多的不勝枚舉。吃飯時間,每個小朋友都端著自己的一碗飯坐在小桌上吃飯。偏偏潼潼不安份,拿著自己的湯匙在采潔的碗裡攪和攪和著。采潔出聲尖叫:「阿舅,潼潼用湯匙弄我的碗。」我才起身,走到客廳,潼潼一看到我,馬上把湯匙一丟,直接用手在采潔碗裡抓了一把飯塞在自己的嘴巴裡,然後笑著逃開了。
又或者早上起床,潼潼已經梳洗完畢,只要哥哥姐姐還在睡,她常常一屁股就坐在他們身上或是頭上,像是騎馬般的「喀囉喀囉」在他身上騎了起來。阿公阿嬤常說潼潼:「ㄑㄧㄚˇ猴」(蹦蹦跳的猴子)或是「ㄅㄚˋ冰」(三八),更簡單的一個字就是「giat」(大約相近於「孽」這個字,「調皮、頑皮」的意思。)
就我們的觀察,潼潼其實沒有什麼惡意,真的就是「giat」而已。每天安安靜靜的過生活,對她來說顯然是件太乏味的事情,總是得找出一點自己可以玩耍的樂趣。像是喝開水這麼簡單的事情,她總是會趕快把杯子裡的水給喝完,然後將小板凳從她的秘密基地給搬到飲水機旁,人站上去,水杯往飲水機出水口一擱,自己按溫水鍵給水,邊按邊指著熱水鍵說:「這個不能按,會好燙。」
倒完水,可不是這麼甘願就把水給喝完,有時,她會把奶嘴拿來在水杯裡沾一下,然後吸奶嘴,再沾一下,再吸,用這樣的方式慢慢喝。有時會把整條綁奶嘴的繩子放到水杯裡。
某天,叔叔拿著攝影機在家裡拍伯威,等檔案傳到電腦中仔細看,這才發現影片中的潼潼走到沙發時,先用手去抓了嬸嬸的頭髮繞兩圈,然後若無其事的踼了旁邊的懿軒一腳,再把腳舉的高高的,準備踼采潔。所以,常常我進門時,總是懿軒和采潔迎向前來:「阿舅,潼潼今天又捏我們的臉」、「潼潼今天弄我的眼睛。」、「潼潼抓我的頭髮。」甚至潼潼自己也從來不掩飾她的犯行,主動跑來說:「今天我用玩具打姐姐的頭,姐姐就哭了。」通常我都會抓起她的手來,重重的打一下。有次大概真的讓潼潼痛到了,她放聲大哭,邊哭還不忘捏造事實:「嗚~姐~姐~不~乖,姐~姐~每~天~都~欺~負~我~」斷斷續續,哽哽咽咽,淚流滿面的模樣,不知情的人,還真的以為潼潼每天都被欺負的很慘咧!
潼潼甚至就連哭她也可以玩。只見她低頭彎腰哭得認真,眼淚、口水齊流,過一會,她姿勢不變,但卻安安靜靜沒了哭聲,靠過去一看,她已經玩起滴口水的遊戲,專注地讓口水緩緩垂下成一條絲滴到地上。
口水好玩,廁所的水更好玩。這陣子,只要用完廁所,我們就會把廁所的門給牢牢的關起來,不然才一轉眼沒看到潼潼,馬上就可以聽到從廁所傳來沖馬桶的聲音。她喜歡去按馬桶來玩耍,按完馬桶,又去開水龍頭洗手,把全身搞個濕答答的。最後,大家只好把廁所的門給關了起來,以免危險又浪費水。不過等潼潼再長高一點,關門恐怕也管不了什麼用了。
不只是進廁所玩水,她也愛開抽屜和櫃子亂翻,看人家來了,先快速地把裡面的東西都摸過一遍,然後才把抽屜或門關起來。為了怕她亂翻,阿嬤把抽屜都黏了起來,結果她還是硬生生把那些膠帶都扯斷,然後繼續她的挖寶之樂,讓阿嬤也只能無奈的搖頭甘拜下風。
潼潼似乎也有一些破壞狂的傾向。家裡門上裝了防止小朋友被門夾住的安全擋門夾,但是被風多吹了幾次,就會夾出裂痕來。萬一不小心被潼潼拿到,她會用力的把它整個給撕斷來。不只是這種軟質的東西,有次媽媽買了支「愛的小手」回來,潼潼竟然當著我們的面,徒手將它折成兩段。其他罹難著還包括望遠鏡、鉛筆盒、榻榻米……只要在她能力範圍內能破壞的,潼潼總不會放棄任何一個機會。
其他像是姐姐彎腰撿東西,潼潼把筆拿起來就往姐姐屁股戳下去;懿軒和采潔洗完澡光溜溜要穿衣服時,她總會很興奮的衝過來摸個兩把,嘴裡嚷著:「我要摸,我要摸。」這種事情每天都在發生,總之她就是「giat」「giat」「giat」,腦子裡每天都在想些怪怪的點子,搞東搞西的。
話雖如此,對於年紀比她小的伯威,潼潼倒是挺忍讓的,不但不會欺負他,還會自己靠過去讓伯威抓她的臉或奶嘴,然後很高興的跟我們說:「伯威抓我的臉耶!」「伯威拿我的奶嘴耶!」老人家說的沒錯,小孩子對於年紀比她小的孩子,是很有「量」的。
對了,照片裡把奶嘴放在頭上去,那是潼潼自己的創作,和父母無關,特此聲明。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