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jpg


今天晚上,潼潼在房間裡沒來由的趴在懿軒身上,把懿軒的手臂咬了個不小的傷口。這回懿軒很勇敢,沒有像以前一樣哭的大小聲,可是我們在旁邊總不能半句話都不吭吧!於是我問:「潼潼,妳有沒有咬哥哥?」潼潼有些心虛的衝著我笑:「沒有。」

我瞪了她一眼:「不可以說謊,妳有沒有咬哥哥?」潼潼又看了在旁邊扶住手臂的懿軒一眼,正氣凜然的對我說:「我沒有咬姐姐。」

潼潼「恰北北」的個性從小就很明顯。以前嬰兒時期那種哭到臉色發青,聲嘶力竭就不提了,才剛學會走路沒多久的潼潼從房間要走到客廳,剛好和從客廳要走到房間的采潔擦身而過,兩個人大概是衣服有些輕微的擦到吧!潼潼立刻回身追過去,硬是打了一下采潔才肯罷手。有一次則是坐在客廳說「我打妳」,然後跑進飯廳去打了采潔一下。

不過恰歸恰,對於阿嬤,潼潼可是保護的不遺餘力。有次姑姑來帶懿軒和采潔回家,開玩笑的向他們兩個說:「你們要去打阿嬤一下才可以回家。」其實這兩個小朋友平日也是很護著阿嬤的,但是在每週回家一次的召喚下,還是走到阿嬤身邊,輕輕的拍了阿嬤的腿一下。旁邊的潼潼見狀,先衝上來抱了阿嬤一下,然後氣呼呼跑過去打懿軒,又去追打采潔。

平常只要有什麼不順她的意,不論是一個動作還是一句話,潼潼不管面前的人是誰,立刻就會反射動作伸出手來。伯威剛回家時,懿軒像個大哥哥般一直交待潼潼不能打伯威,潼潼也許是聽得煩了,又反射地就近在床上大力拍了一下,不巧伯威就躺在那裡,還好只打到包巾而已,不過看到的人都以為潼潼是要打伯威。

潼潼面對陌生人十分害羞,也建立了很文靜內向的假象。有一次姨婆和舅公兩家人來家裡,又聽到阿嬤說潼潼平時多恰又多恰,都不相信。於是大家開始故意激怒她,一直去逗弄她、搶她的東西,終於把潼潼惹毛了,她生氣地大力拍桌子,結果剛好打到桌上的玩具,尖尖的有點痛。第二次,她又生氣要拍桌子了,手拍到一半突然停在空中,因為她想到剛才拍下去很痛,於是她稍微調整一下方向,拍在桌子上,這次比較不痛。

大家終於見識到她的恰型都笑成一團,意猶未盡下,繼續慫恿念小學的堂叔去逗她,這回潼潼氣得跑進阿公房間拿了不求人出來。大家看到一個一歲多的小女娃拿著一支跟她身高差不了多少的不求人打堂叔,更覺得好笑。當然,從此她的威名也更加遠播四方了。

每天回家,我幾乎都可是聽到固定的台詞。「阿舅,潼潼今天欺負『我們』。」有時,仔細一看,采潔的臉上果然都有些小傷痕,嘴角旁啦!臉頰上啦!不用說,幾乎都是潼潼的傑作。有一天,媽媽看到采潔臉上有紅紅的痕跡,問采潔那裡怎麼了,采潔想都不想,直接回答:「是潼潼弄的!」結果阿嬤看了看後,說是懿軒弄的。若不是這次阿嬤剛好有看到懿軒做,恐怕誰都不會懷疑采潔的說法。惡名昭彰至此,也真是令人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前幾天,在基河國宅隔離結束的姑姑來帶懿軒和采潔去陽明山上走走,潼潼自然也跟著去了。本來三個小朋友都各自拿著及吸管在喝飲料。潼潼的吸管掉了,跑過去把懿軒的吸管搶了過來用,懿軒在旁邊不斷的向大人求救,要潼潼把吸管還給他。潼潼心不甘情不願的把吸管抽了出來,朝懿軒扔了過去。吸管掉在地上,潼潼還趕快跑過去,一腳踩在吸管上,用力的蹂了兩下,這才心滿意足。

她不爽時,也常常打媽媽。尤其是媽媽抱著她時最慘,距離近又沒手,根本沒有還手的餘地。她要嘛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朝臉正中央打下去,不然就是抓臉、抓頭髮,或是用指甲淺淺的掐起脖子上一小塊肉,真的很痛。她很小的時候,也已經無師自通的懂得抓住懿軒的耳朵後,扭轉一圈,痛得懿軒哇哇大叫。我們都覺得,在虐待人方面,她是極有天賦的,總是知道用什麼方式,會讓人家最痛。

就像今天晚上,有家幼兒用品寄來DM,上頭的署名是給潼潼的。媽媽說:「潼潼,這是你的信。」也沒多想就把信封給拆開。這下子可不得了,潼潼開始發狂般的叫:「我要自己拆,那是我的信。」媽媽把信拿給了潼潼,她接過手後,一把丟到地方去,然後開始邊哭邊用手打媽媽,怎麼也不肯罷休。

如果要票選我們家最「恰」的小朋友,不用懷疑,潼潼保證榮膺這二十多年來的第一名。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