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jpg


我和媽媽有兩個整天都沒看到潼潼。週五晚上忙到很晚才回家,週六早上下樓,沒看到阿嬤和潼潼,一開始,我以為她們出去買中飯。問了問坐在客廳的阿公,阿公說:「他們說要去什麼大佳河濱公園。」哦!原來是姑姑一家子要出門去玩,順便繞了過來把潼潼一起載走。說到要出去玩,潼潼當然興緻勃勃的跟著走了,只是苦了阿嬤非得跟著出去不可。

看不到潼潼,我出了門到公司加班去。媽媽下班回家找不到人,上線和我ICQ。到了晚上六點,我Q:「潼潼回家了嗎?」「還沒。」到了晚上八點,媽媽Q:「我已經要睡了,可是潼潼還沒回來。」

我想,潼潼和姑姑一家一定有了一個很愉快的週末假期。

雜誌截稿時一向很累,我們搞到凌晨才結束,自然不會再去打擾睡眠中的小朋友。週日起床下樓後,咦!潼潼和阿嬤還是不在家裡。昨天已經出去玩了一整天,不太可能又出去玩吧!我依然問在客廳看電視的阿公:「她們出去買東西嗎?」阿公冷冷的說:「大概去三峽的滿月圓爬山吧!」

真的,早上八點多,姑姑一家又來了。他們要去滿月圓爬山,依然沒忘了父母還在上班的潼潼,又繞了過來把潼潼一起載走。潼潼還在睡覺,阿嬤搖了搖她:「潼潼,妳要不要和姑姑去爬山?」昨天的疲勞還沒有恢復(我一直覺得這句廣告詞有問題,「恢復疲勞」?那到底是不累,還是更累?)睡眼迷矇的說:「我不要去爬山,我要睡覺。」
結果,最後潼潼還是上了車,跟著大家又去滿月圓爬山去了,留下失落的父親。沒小孩可以玩,只好做些零零散散的事情,潼潼的叔叔還特別把我這個拿了駕照10年,卻沒上過幾次路的新手叫到樓上特訓,講講水箱水、電瓶水,然後把一個汽車輪胎拆下來又裝上去,模擬荒郊野外的求生技能。

晚上六點多,潼潼他們終於回來了。我問潼潼:「妳去哪裡玩?」她想了想:「我去爬山,還有玩水。」

兩天沒見到潼潼和阿嬤,晚飯後在房間裡阿嬤才開始描述這兩天的一些趣事。大佳河濱公園是截彎取直工程項內大佳段,整個公園有10000平方公尺,號稱可以媲美宜蘭冬山河的親水公園。阿嬤說潼潼他們在那裡跑步、在草地上滾來滾去、還踢足球。公園裡有座噴水池,夏天的風吹過來,細細的水絲飄在臉上,幾個孩子都樂的很。

第二天去的滿月圓是三峽有名的森林遊樂區,除了森林浴外,還有許多大小瀑布可以欣賞。

也許是第一天在大佳河濱公園玩的太累了,阿嬤說除了在溪水裡玩的時間外,潼潼根本不肯自己走,老是跑到人家身邊,兩手一伸:「你抱我。」當阿嬤以任何藉口拒絕時,二歲半的潼潼竟然也轉身抱住三歲多的采潔,一樣來上一句:「姐姐,妳抱我。」

潼潼出外玩耍的這兩天,我都關在一間沒有空調的小會議裡加著班,所以沒有參與潼潼的活動,只能姑姑拍下來的幾張照片,分享一點潼潼的快樂。看看她光著腳丫子踩在清澈見底的小溪裡,我真希望那時我也在場。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