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jpg


上個月初姨婆來家裡時,強力邀約說要帶幾個小朋友去看螢火蟲。地點在新竹的關西,說那裡的山谷裡有滿坑滿谷的螢火蟲,成千上萬隻的,很壯觀。
對現在都市的小朋友來說,別說螢火蟲,就連螳螂、蚱蜢都沒見過幾隻,更何況需要在乾淨水源的生長環境下才能存活的螢火蟲呢?我記得自己小時候在樹林的鄉下似乎也見識過螢火蟲的模樣,但總是印象不清晰了。所以不僅小朋友們躍躍欲試,我自己心裡也一直嚮往著姨婆口中那句:「至少有上萬隻吧!」
姨婆說關西有許多地方都可以看到螢火蟲,但是他們去的那個地方最少人知道,所以不會擠的到處都是人。但是姨婆要三個小朋友在家裡先練唱,每個人都要會唱「螢火蟲」才能去看螢火蟲。
為了能夠去看螢火蟲,懿軒、采潔和潼潼努力的在家裡練習著:「小小螢火蟲,飛到西,飛到東;這邊亮,那邊亮,好像許多小燈籠。」懿軒和采潔很快地就會唱完整首,潼潼倒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唱著,從來沒能聽她整首唱完。
週五姨婆來時,笑笑著說:「來,我們來看你們會不會唱螢火蟲?會唱的才可以去看哦!」三個小朋友站在門邊,隨著姨婆的指揮手勢,懿軒、采潔扯大了嗓門唱了起來:「小小螢火蟲,飛到西,飛到東……」潼潼只是站在一旁靦覥的乾笑著,聽不到她唱歌的聲音。
等到懿軒和采潔唱完,姨婆轉頭問潼潼:「潼潼,妳剛才都沒有唱,妳會不會唱?」潼潼點點頭,姨婆說:「那妳唱一遍給我聽。」潼潼小小聲的:「小小螢火蟲……」我在旁邊按下錄影鍵,把鏡頭對著她,結果之前從來沒有整首唱完的潼潼竟然也一字不差的把整首歌給唱完了。通過驗收「Ya!我們大家都可以去看螢火蟲了!」
出發前往關西的賞螢團比我想像的來得盛大,伯威一家、舅公一家,姨婆、姨丈公領路,還有兩車姨婆的同事,一共有五輛車。下了交流道,走了幾公里的山路,車輛可以通行的路愈來愈窄,兩旁果然也有「深山林內」的感覺。姨婆說這些都是私人的土地。
六點半左右,天色漸暗,但是還沒有全黑,一行人在入口處土地公廟前的平台野餐起來。有人準備了壽司,有人準備了薯條,其他像是包子、雞肉、烏賊……大伙邊吃邊聊,等待天色再暗一些。
時間差不多了,大家開始陸陸續續朝山路的小徑走去,有幾隻按捺不住的螢火蟲先飛了出來,果然可以見到幾點螢光在兩旁的草叢裡閃爍著,每一閃一滅的螢火大約不到二秒鐘。不過親眼見到螢光蟲,覺得螢光蟲似乎不是用飛的,感覺上更像是用飄得過去一般,很緩慢,很優雅。
時間愈晚,出現的螢火蟲也多了起來。放眼望去,兩旁都有點點亮亮的螢光接續的閃爍著。果然這個地方知道的人不多,今天除了我們之外,沒有其他的人前來。不過因為天色已暗,山路上又沒有任何的照明設備,大人們一個盯一個把小朋友們牽得牢牢的。
年紀最小的伯威怕黑,走了一陣子後,開始哼了起來。潼潼緊緊的跟在我的身旁,一副無所謂的模樣。采潔則是因為一隻螢火蟲停在她的鼻子上,尖叫一聲後,從此對螢火蟲過敏,老是躲的遠遠的。
「潼潼,有沒有看到螢火蟲?」「有。」「螢火蟲有沒有好亮?」「有。」有隻螢火蟲在草叢裡,我輕輕的把牠抓了起來,放到潼潼的手掌心上:「潼潼,妳要輕輕的,不可以把螢火蟲捏死哦!」潼潼果然也很配合,讓螢火蟲在她的手上走來走去,近距離的觀察牠腹部發出來一閃一閃的亮光。
螢火蟲不僅只有觀賞價值,同時因為牠的生存條件對於環境的要求很高,只有在水質良好的地方,才可能有螢火蟲的出沒,因此螢火蟲也是環境監測的指標。不過今天來的時機不好,感覺上螢火蟲沒有想像的多。比起姨婆口中的「滿坑滿谷」和「好幾萬隻」更是天差地遠。於是大家開始就地找原因,姨婆不斷的強調上次來時,伸手不見五指,到處都是一片漆黑。歸咎到最後,大家的結論是「月亮太亮了!」所以決定下次要挑月底沒有月亮的時候再來一次。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