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jpg


上上個星期天,全家人幾乎全都懶洋洋的睡到快中午。姑姑一家打電話說要過來吃涮涮鍋,大家也沒什麼意見的就去了。吃著吃著,叔叔突然提議等會吃飽後要去三峽白雞走走,與其說大家都欣然贊成,不如說因為在家裡待著也無聊,加上幾個新手也想出去練練車,就這麼無異議的吃飽飯後開了兩輛車前往三峽白雞的行修宮。
我們來到行修宮時天空有點飄著毛毛細雨,空氣裡多了點清新的味道。雖然天候並不佳,但是來訪的遊客人數依然不少。停好車,我們開始朝著行修宮的主殿往上走。
行修宮位在在三峽白雞山腰,是行天宮的分宮,所以廟裡同樣供奉關聖帝君。整個廟宇也和行天宮一樣氣勢恢宏,加上處於山林之間,殿前有大片的空地和修整過的草地,也很適合小朋友們跑跑跳跳。據說春天時滿山遍開杜鵑花,冬日則是梅花盛開;加上山頂又有松林和相思林,來到此地多了一分清幽的快意,被列為三峽五景之一。
本來我們一直在殿外走動,潼潼的叔叔突然跑了出來,要我們去排隊收驚,「快點去排啦!四點就結束了!」看了看手錶,已經三點四十五分,懷著「有病治病,無病保平安」信念,我們也拉著潼潼走到拜亭前,隨意找了一列隊伍,排在人龍後面。
行天宮的收驚儀式簡單靈驗,在信徒中早有口碑,行修宮自然應該也不差。果然,許多身穿藍布衣的效勞生阿嬤在在那手持炷香的為信眾收驚沒有停歇,每位效勞生阿嬤的背後也都排了長長的隊伍。
行修宮的收驚儀式果然如同行天宮一般的簡單,先問了問姓名,然後收驚的效勞生阿嬤捻住手中的三炷香,開始一連串的手勢和動作,把香在胸前、後背和頭頂直上直下的晃動,又不時用手在胸前像是把什麼東西招攬進來一樣,整個儀式大概大概30秒鐘左右就完成了。
不同於采潔收驚時有些倉慌不安,時時要轉身離開;潼潼到是一派大方自然,直挺挺的站在那兒,任憑效勞生阿嬤們在她身體前前後後、上上下下拿著三炷香繞來繞去,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儀式結束,自己就轉身跑開了。
潼潼的外婆喜歡走訪廟宇,潼潼也跟著去過台北松江路的行天宮本院和原稱忠義廟的關渡行天宮。三峽的行修宮,算是潼潼去過的第三個行天宮了。在另外兩個行天宮,潼潼早有收驚的經驗,只是那時潼潼還小,是由媽媽抱在手上收驚。儀式進行時要讓潼潼的背騰空,不能貼在媽媽身上,這樣才能收到背後的部分。本來這次媽媽也在想是不是要把潼潼抱起來,後來還是讓她自己站著試試看,結果潼潼表現得就像前幾次一樣很鎮定。
懿軒小時侯算命,說九歲前不能進廟宇,所以自始至終懿軒都沒有進到廟宇主殿,只能在外頭晃來晃去,直嚷著無聊。根據民間信仰,衣物是魂魄附著的依憑,於是姑姑脫下了懿軒身上穿的襯衫,把衣服拿進去收驚,儀式一模一樣,完成了之後再拿出去讓懿軒穿上。
收驚是台灣民間信仰中的一部份,大概很少有台灣囝仔小時候沒被帶去收過驚的,只要吐奶、拉綠便、高燒不退、晚上不停的啼哭……哦!對,有句話「囝仔著驚罵罵哮、吐奶放青屎」,父母們通常會懷疑是不是小朋友「著驚」,三魂七魄跑出體外沒回來,所以得請五路神明將魂魄召喚收回。台灣有一句俗諺更是說:「無收驚的囝仔飼嘜大漢?」也就是說台灣小孩打從一出生,或多或少都曾收驚過,而且收驚還不用小孩子本人到,拿件貼身的衣服去也可以。
整個收驚的過程,我都錄了下來。回家之後,潼潼對於看自己收驚非常有興趣,不過她不懂收驚這名詞,總是說:「我要看我拜拜」,然後一次又一次的看,嘴裡還唸著:「我都沒有亂動」。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