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jpg


前天晚上開始,懿軒一直用左手扶住他的左臉頰,喊著:「我的牙齒好痛!」用手電筒照了下,應該是蛀牙吧!不過因為那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所有的牙醫診所早已打佯,所以一直到昨天懿軒他媽媽下班後,才來帶懿軒和采潔去看牙醫。
回來後,姑姑說采潔的牙齒已經蛀的很厲害,快要蔓延到牙髓。一但蛀蝕到牙髓就很容易傷到了神經,可能更痛得更加厲害。那時,我心裡只閃過一個字:「慘!」
潼潼的兩顆門牙也有一點像是被侵蝕的樣子,牙齒表面的琺瑯質已經剝落,露出一些黃黃的顏色。一開始,我並不太在意,反正采潔也是這個樣子,甚至采潔的兩顆門牙都已經不見了。記得以前好像采潔曾經去給醫生看過還是怎麼樣的,說小孩子都會這樣,所以我也沒特別在意。可是昨天一聽說這是蛀牙,嚴重一點可能會傷到牙髓神經,沒耽擱,今天一早我們就帶了潼潼去牙醫診所看診。
我的牙齒很好,從來沒有因病看過牙醫,也沒有蛀過牙。哦!小時候去過兩次牙醫診所,都是去拔牙的。換牙時新的牙齒已經長了出來,可是原來的牙齒依然堅固如昔,屹立不搖,只好帶去讓牙醫硬是把舊齒給拔了下來。至於其他換牙時搖搖欲墜的牙齒,都是潼潼的阿公拿支鉗子,要我看著他的手,然後他的左手冷不防地往我的額頭一拍,右手的鉗嘴上就多了一顆我的牙齒。這時,滿嘴都是鮮血味,阿公會要我含口冰水來止血。在印象中,我被阿公拔牙的次數比起上牙醫診所實在多太多了。
正因為如此,當人家說著看牙醫多可怕又多可怕,鑽牙床多酸痛又多酸痛時,我總是無法體會。可是想到要潼潼去看牙醫,我不禁也替她擔起心來。一個小朋友躺在診療椅上,聽著電鑽的馬達聲,不知道會不會嚇的魂飛魄散?
也許週四近中午,人少了一點;也許外頭天氣太熱,大家在等午後陣雨後才要出門,整個牙醫診所只有我們而已。一開始,護士引領著潼潼坐在診療椅上,並且幫她圍上一方圍巾。這時的潼潼展現了她一貫的勇氣,還可以談笑自若的把那斜斜的診療椅當成溜滑梯玩耍。
醫生出來了,問了問情況,戴上手套一翻開潼潼的嘴唇:「這是蛀牙,已經蛀到第二層的象牙質了,如果再蛀下去,就會傷到神經了。」醫生檢查了下,上排前面有三顆是比較嚴重一點的,醫生打算晚一點再處理,先從旁邊一顆小犬齒開始。「這顆蛀的不嚴重,處理起來不會痛,先讓小朋友習慣,不然會嚇得她下次再也不敢來了!」
他拿起一支器具,裝上了像是電鑽的頭,邊哄潼潼的說:「挖土機來囉!要把牙齒上的髒東西挖掉。」打磨了一陣子,我看潼潼的臉上並沒有露出驚恐的表情,任由醫生扳開她的嘴巴在她的牙齒上磨來磨去。
看到她如此鎮定的模樣,連醫生都忍不住稱讚了幾句。接著醫生拿了些合成樹脂來補牙,再用紫外線的照射等方式來完成結合,反覆大概做了幾次,就算完成了那顆小犬齒的診治。
下了診療椅的潼潼還是如同剛進來時一般的表情,為了獎勵她,醫生給了她一張貼紙(貼紙好像成了診所必備的物品之一),同時告訴我們:「這應該是『奶瓶性蛀牙』。小朋友睡前喝牛奶,邊吸邊睡,睡著之後,由於口水分泌減少,造成牛奶附在上排的門牙上,很容易造成奶瓶性蛀牙。」
約好了下週二早上還要再去處理另外幾顆比較嚴重的蛀牙。醫生說,因為那幾顆牙已經侵蝕到了象牙質,處理的時候會有一點疼痛的感覺,也許就不會像今天這麼順利。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