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jpg


小朋友的成長過程中,幾乎沒有不受傷的。像潼潼這種愛爬高爬低,蹦蹦跳跳的小孩來說,要說身上沒一、二個小傷,那可真是祖上積德,老天保佑。不過前幾天晚上,我開車去姨婆家戴潼潼和阿嬤回家時,阿嬤問:「今天妳們潼潼把手伸到電風扇裡頭,妳猜結果如何?」
阿嬤會這麼若無其事的問,想必不管當初的鏡頭如何的驚險,現在也一定是雨過天晴了,所以我也有些半開玩笑的說:「手指斷了沒?」
姨婆家剛翻修完畢,一夥親戚去家裡參觀。潼潼她們三個小朋友也煞有其事的拿著拖把、抹布幫忙用碧麗珠擦地板。看著閃亮的木頭地板,小朋友們正在為她們的成就高興不已時,突然聽到潼潼大哭的聲音,還伴隨著電風扇「答、答、答」的聲響。
離潼潼最近的媽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在和懿軒講話;阿嬤衝了過去,把潼潼的手從電風扇裡拉了出來,發現右手的食指已經佈滿了鮮血。「慘了,不知道手指有沒有什麼事?」一群人圍著潼潼,拿衛生紙的拿衛生紙,哄小孩的哄小孩,當護士的姑姑幫忙檢查了下,發現只是右手食指有些輕微的割傷,骨頭沒有大礙,止血之後就沒事了,表叔的女朋友拿了一塊有碘膏的OK繃幫潼潼貼上。
晚上我去接她們時,潼潼舉起她的右手,微彎著食指向我說:「我的手,我的手。」我看了下指甲下方的傷口,安慰她:「沒關係,沒關係,回家擦點藥,明天就好了。」不過回到家幫她洗澡時,大概傷口碰到水開始疼痛,她又哭了起來,舉起她的手,直嚷著:「我的手,我的手。」我問她:「妳的手很痛是不是?」她淚眼汪汪的點點頭:「嗚~~我的手,我的手。」
看到潼潼受傷的畫面時,我總是很自責,覺得自己沒有善盡保護的責任。常常可以在電視上看到許多小朋友意外受傷或是死亡的案例,某些情節總是讓人匪夷所思。我總是想「孩子在拿這些危險物品時,難道大人都不在身旁嗎?」「大人在幹什麼?為什麼會讓孩子爬到這麼危險的地方?」……
其實我大可以有100個疑問,但是最後總是歸結:「做父母的太不細心了。」也許我們的民族性裡都有一些賭徒的心態:「反正不會那麼倒楣」、「我才離開一下下,應該不會有事吧!」總是這種「太放心」的心態讓小朋友容易發生意外。
潼潼在馬桶上大便時,我總是雙眼不眨地盯著她的一舉一動,因為我擔心她可能雙手一鬆,或是重心不穩可能會摔下來;大完便下了馬桶,我總也要一隻手扶住她讓她沖水或是洗水,因為我擔心地上濕滑,萬一她滑倒時,我要在第一時間抓住她;潼潼在爬高爬低時,我一定眼睛看著她,確保我有足夠的時間來反應。也許是因為這種極為不放心的個性,我在照顧潼潼的時候,很少讓她跌倒、撞到什麼的。
當然,老人家說:「囝仔嘸跌嘜大漢。」是說小孩子難免會有些擦撞受傷什麼的,我同意,所以有時潼潼跑步跌倒擦破皮什麼的,我們也總是要她自己爬起來。這種淤青、擦傷的代價當然是我們付的起的,但是,萬一失明了呢?萬一手、腳跌斷了呢?萬一從高處摔下呢?萬一撞到頭部呢?那時,我們得拿什麼理由來說服自己?因為我在看報紙?因為我在吃西瓜?還是我以為誰誰誰在顧?
這讓我想到前三個月的一件事情。有天晚上我們帶了潼潼出去吃飯,可是在小餐館裡吃飯時,潼潼一直不聽話的亂跑亂跑,幾次差點就衝到馬路上去。隔天要交的簡報一直都還沒弄完,加上和媽媽談話又談的不愉快,我的心情一直都很浮動。結果要回家時,潼潼在推車上又一直吵鬧不休,硬是要媽媽抱她。就在她幾乎掙脫了安全帶,整個人轉身趴到推車上時,我重重的晃了推車兩下。當下,我看到潼潼的嘴巴全都佈滿了鮮血。
我真的嚇到了。原本要晃她的時候,似乎我就知道會有這樣的風險,我也知道她可能受傷,可是我還是這麼做了。可就在看到她滿嘴都是血的一刻,我又突然清醒了起來,很後悔自己這麼做。我明明就知道她本來是個很倔強的小孩,我也知道她那時很累,很想睡覺,可是我還是要冒這個風險來「懲罰」她。
以前常在電視上看到小朋友因為吵鬧被父母弄死。我雖然可以體會那種情境,但是一直到看到潼潼被自己弄個嘴巴流血時,我心裡又慌又惱。「萬一不只是咬破嘴唇呢?」「萬一是牙齒斷了呢?」「萬一……」覺得自己真是個豬頭,不知道在發什麼脾氣;而且證明了自己也是一賭徒,只是這次賭輸了!
帶孩子是一件需要無比耐心和細心的事情,這些道理我早就懂得,平日也盡可能的不犯錯,可那晚只因為一時的煩躁就把潼潼的嘴巴給弄受傷了,我自責了很多天。於是,我再向自己確認一次:「千萬不要賭賭看,你的運氣並不好。」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