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jpg


週日接近中午的時候,阿嬤正在講電話,講著講著,突然叫了聲:「潼潼,過來,有人要和你講電話。」潼潼也興緻沖沖的接過電話講了起來。就聽到她說:「嗯!對啊!好啊……」真像有那麼回事的聊了起來。原來是采潔打了電話過來,約潼潼一起去大佳河濱公園玩。
天啊!昨天才在桃園玩了一整天難道都不累嗎?今天又要拼命出去玩?不過潼潼前幾次去大佳河濱公園都是和姑姑她們一起去,我總是沒能跟上,想想,去一次看看也好,於是答應了下來,但心裡總唸著:「這年頭的父母可真不好當。」
下午3點多,我們先開車載了媽媽去內湖上班,然後直接從內湖去大佳河濱公園。轉進河濱公園的水門時,遠遠的就可以看到噴水池的水噴的老高。找了個車位停了下來,姑姑她們一家還沒到。
於是我們開始卸貨,搬下來潼潼玩耍的裝備,先把腳踏車搬了下來,再把裝了兄弟象飲料冰桶揹了起來。為了怕蚊蟲咬傷,先幫潼潼穿上條短褲,再噴上防蚊液,戴上帽子,再戴副太陽眼鏡,這才完成了標準裝備。
潼潼坐上她的腳踏車,雙腳努力的踩著。我拿了條跳繩綁住車頭幫她控制方向,就這樣朝著噴水池的方向走去。到了主噴水池前才發現原來周圍的四個小水池全都蓄滿了水,許多的小朋友也全都泡在水裡。
看到有水可以玩,潼潼跳下了腳踏車,開始嚷著:「我要下去玩水。」我看了看阿嬤,阿嬤果然不愧是老經驗,帶小朋友出來總是多帶一套衣服。於是,我沒有多考慮就抱了潼潼到水池裡去。
池子裡的水並不深,差不多只到潼潼的大腿而已,加上池子底是用止滑的小石子鋪成,並不會像磁磚那麼滑,小朋友在裡頭玩水,大人只要在池邊多看著點,理論上應該是很安全的。
阿嬤在池子邊坐著,享受宜人的和風,順便顧東西。我拿了相機和潼潼泡在池子裡,一方面照顧她,一方面拍點照片。只見潼潼到每一個噴水海馬的出水孔用手壓一壓,有時則蹲了下來,讓池水沒到她的頸部為止。
不過沒多久,一堆狗主水也帶了他們的狗跳到池子裡來泡水。我有些擔心狗身上的細菌,把潼潼抱了起來走到另外一池去。這池的出水孔換成了鯉魚的造型,噴水的方式也不同於海馬是水柱,而是天女散花般的灑了下來。
這時的潼潼全身上下早已打濕,懿軒和采潔也在這個時候到達。於是三個小朋友就在池子裡玩了起來。到處走來走去,蹲下來泡在池子裡,或是拿毛巾、球棒打打水,徐徐的微風吹來,加上夕陽的落日餘暉,我開始覺得這真一個夏天帶小朋友來走動的好去處。
玩著玩著,我突然有個好玩的念頭,想看看潼潼的膽識到底有多大,我叫了潼潼過來:「潼潼,爹地用水潑你的臉,妳不可以哭哦!」潼潼點了點頭,說:「用手擦一擦就好了!」那是上一次她臉被水噴濕時我教她用手把臉上的水拭去,於是我真的雙手掬了大把的水往她的臉上潑去,只見她被打濕了之後,用手去拭水,然後我也趕快拿了毛巾幫她擦擦臉,潼潼就像無事般的對大家說:「爹地用水潑我,我都沒有哭。」
姑姑向我使使眼色,要我也把懿軒和采潔叫過來如法炮製一番。我遠遠的把采潔招呼過來,跟她說:「采潔,阿舅用水潑你的臉,妳不可以哭哦!」采潔猶豫了很久,在姑姑的加油打氣下,終於鼓起勇氣走到我的身邊來。我一樣用水往她臉上潑去,然後趕快拿毛巾幫她擦臉。一開始,采潔的確忍住了,只不過幾秒鐘之後,用手掩住了雙眼哭了起來。接著我又開始叫懿軒過來,這時旁邊的其他民眾看我們在整小孩,也興味昂然的笑了起來。懿軒說什麼都不過來,我找了個機會,一樣往他臉上潑去,懿軒不僅哭,還生氣了起來。
天氣才開始熱,潼潼已經玩過3次水了,想來她今年的夏天應該會頗為清涼才是。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