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jpg


被蚊子叮咬應該是再平常也不過的事情了,只是近來的蚊子愈來愈厲害,電視上登革熱、腸病毒什麼的廣告打的一次比一次頻繁,連帶的,只要看到蚊子在身邊周旋,總是得除之而後快。
采潔的皮膚最好,每次被蚊子叮咬後,就只是皮膚上出現紅紅的一個小點,塗抹藥膏後就沒事了;懿軒很小的時候,有一次睡覺起來,發現眼睛的附近被蚊子給咬了。兩個被咬的地方都腫得很離譜,讓眼睛被擠壓得快要睜不開;耳朵也腫得和豬八戒一樣,肥肥的一片,看起來活像是被打得很慘的受虐兒,真讓人又心疼又好笑。原本以為是懿軒的體質特殊,沒想到潼潼被蚊子咬了以後,下場更是驚人。被叮咬的部份會腫起來,然後起水泡,看了真是怪嚇人的。
之前有一次媽媽帶潼潼回中和外公外婆家,在外公家午睡起來,潼潼腳被蚊子咬了一口,所以要去運動公園玩的路上,媽媽就先進藥房買了一條藥膏和一罐防蚊液,在藥房門口幫潼潼噴上防蚊液。可是外公覺得防蚊液就像殺蟲劑一樣,既然可以防蚊子,對人體大概也好不到哪去,對於媽媽要把這東西噴在潼潼身上,很不放心。媽媽也仔細看了一下罐子上的說明:「本劑對水生生物具劇毒性,請勿使用於魚池、水源……」看了這段說明,搞得媽媽心裡也毛毛的,於是唏哩呼嚕在潼潼手臂、小腿意思意思噴了幾下,噴的也不是很均勻。
但是晚上一回家就發現事情大條了。因為穿涼鞋而露出來的腳趾已經被蚊子咬得腫了起來,隔天早上更冒出大水泡,幾個水泡連成一大片的面積,很可怕。我一直在想著要不要帶潼潼去看皮膚科的醫生。結果潼潼因為癢又把水泡抓破,變得又癢又痛,我們趕緊告訴潼潼不能抓。要睡覺時,潼潼奇癢難耐,翻來覆去睡不著,一直叫著:「我的腳好癢,你幫我抓一抓」或是「我的腳好癢,你幫我擦藥。」我們只好捧起她的腳,用手指或手掌輕輕的在傷口附近來回揉一揉,有點像按摩的感覺,潼潼也就這麼緩緩的睡著了。
不過她似乎是食髓知味,覺得這樣按摩很舒服,所以即使後來已經消腫,腳上被叮咬的傷口也完全復原,可是每到睡覺時,還是會把腿一伸,照例來句:「我的腳好癢,你幫我抓一抓。」然後在專人伺候下,沈沈睡去。看她那樣子,阿嬤笑說潼潼真「酥」。
因為那次在外公家實在被咬得太慘了,還被爹地警告:「下次再讓潼潼叮到二個包以上,以後就不能帶她出門了。」媽媽自此不敢輕忽,開始把防蚊液當作出門隨身裝備。出門前先在院子裡幫潼潼噴上,而且噴的時候也不再手軟,連衣服、褲子都得噴,噴完再用手抹均勻。潼潼也很了解狀況,看我們拿出防蚊液,就會說:「要噴防蚊液嗎?才不會被蚊子咬嗎?」然後很配合地把頭抬高、眼睛閉上讓媽媽噴脖子,或頭轉到旁邊讓我們噴手。(註:爹地很少直接拿防蚊液噴腰部以上的部位,總是先噴在自己的手上,然後再用手塗抹潼潼的手臂或是脖子等部位。)
除了防蚊液,媽媽還買了電蚊香放在中和,每次要回中和之前,都先打電話告訴外公:「潼潼要回來了!」外公就會把客廳的電蚊香先打開,等潼潼回去。外婆還不放心地要媽媽再多買一個放陽台,這樣門裡門外聯合夾攻,讓蚊子沒有可趁之機。
上禮拜,媽媽帶潼潼去逛衣蝶百貨,因為衣蝶是專走女性百貨路線,店裡找不到童裝、玩具這些屬於小朋友的部門。逛著逛著潼潼無聊了起來,一直吵著要玩溜滑梯,於是一行人轉移陣地,帶潼潼到了中和公園玩耍。原本只是想讓她玩一下子就去吃飯,而且看天色還亮,就沒幫她噴防蚊液。沒想到真是一次也大意不得,蚊子馬上又偷襲了潼潼的臉,右邊臉上被蚊子叮了一個大包,留下一個紅腫的印記。
回家後,阿嬤問,潼潼:「你臉上怎麼了?」潼潼回答:「被蚊子咬了。」阿嬤再問:「那,那隻蚊子呢?」潼潼自顧自忙著,連頭都沒抬起來就回答:「在中和啊!」一旁的阿叔插話:「那隻蚊子在中和做什麼?」潼潼說:「咬別人。」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