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jpg


這一篇文章本來是想拿來當作開台周年感言的,可是文章常常只寫了一半,拖著拖著就成了百篇紀念。
「幫潼潼寫的日記」也寫了一年多,一開始的想法其實很單純,那陣子工作得很累,每天除了公事之外,生活當中似乎再也沒有什麼其他的變化。看著身邊一些認識的朋友紛紛成立自己的個人新聞台,寫寫自己的想法和感覺,我覺得自己似乎也需要一些不同於工作外的調劑。那時的潼潼才一歲多,正在努力學習這個世界的一切,因此每天回家都有些讓人訝異的變化。「把這些變化記錄下來吧!」就這麼簡單的想法,讓「幫潼潼寫日記」這件事情變成工作以外的一種調劑。
「調劑?」有個朋友聽到我把寫文章當調劑時,小小的訝異了下:「你平常的工作就是寫文章,晚上自己還寫日記,現在居然把寫新聞台當作調劑?」是啊,我自己都有些奇怪了起來,替雜誌寫文章是工作,寫日記是自己長年的習慣,那麼幫潼潼寫的記錄呢?老實說,真的只是觀察記錄而已。小孩子的成長過程中,處處都充滿了驚喜,這些感動平日都有,但是人腦是一個很不可靠的儲存媒體,如果能將它記錄下來,保存期限一定可以延長一些。
這些文章沒有經過特別的修飾,有時為了搶時效還寫得相當粗糙,每每要上傳的時候還會猶豫了下:「寫這麼爛還要傳嗎?」但是你只要拿「反正只是幫潼潼記錄一些瑣事」來說服自己,心一橫,滑鼠一按,文章就一篇篇的貼上去了。
幾年前有部很紅的電影「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金凱瑞飾演的楚門從呱呱落地開始,就一直生活在海景鎮無處不在的攝影機底下,他所接觸的親朋好友和他每天碰到的人全都是職業演員,而唯一不知道有攝影機存在的人就是楚門。楚門每天生活的一舉一動,透過攝影機傳送到全世界的觀眾眼前。朋友問我:「你寫潼潼的事情,有沒有經過潼潼的同意?」老實說,我真的想過這個問題。就像我,也是極注意個人隱私的人,如果不是同宗親戚、知心好友,我真的不太喜歡把自己的事情向外透露。
不過,因為潼潼還小,我倒沒有那麼強烈的認為這是一件不妥的事情。也有朋友說,你可以一直寫啊,寫到潼潼二十歲生日的時候,把這個網站送給她,她一定會很感動的。呵!我如果真的把她的事情在網站上寫到二十歲,而沒有讓她知道的話,潼潼不和我鬧家庭革命才怪呢!我最多只打算寫到她上國小三年級為止,接下來就把寫日記的工作交給她自己,由她來作主。
至於幫潼潼寫日記,她到底樂不樂意這件事,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應該還很OK。因為我們每次抱著潼潼,開啟網頁上的新聞台給她看時,她總會很高興的看著照片,大聲的喊出每一張照片的Title:「擎天崗」、「我餵小羊吃草」、「我去看牙齒」、「我去看棒球」………看她看的挺樂了,好像也沒有不願意的意思。
我的電腦裡有一個目錄叫做「潼潼日記未完成稿件」,裡頭有許多篇寫了一半的東西。有時是因為潼潼的某一個小事件讓我想要記錄下來,寫了一半就停了,一拖下去十天半個月、一個月不等。隨著潼潼長大,許多的舊文章已經不如剛下筆時的心情一般,看著看著,滑鼠點到檔案上,按右鍵,選擇「刪除」。
不過寫東西這件事,有時是需要一點感覺的,有些文章不用半個小時就寫完了;而有些主題,拖了老半天也寫不完整。就像今年的八月,整整一個月都寫不出什麼東西來,就這樣空了快一個月,才在最後幾天,奮力的擠出二篇文章來,讓八月不至於空白一片。
原本這個新聞台我希望媽媽也能一起參與,畢竟我們觀察到的潼潼也許不一樣。不過媽媽的產能實在太低,即使我開出每寫一篇就給一個字一元的稿費,都沒有辦法讓媽媽多寫些東西,於是媽媽參與的方式變成「校稿」;我寫完的稿子,先讓媽媽看過,除了挑出其中的錯別字外,媽媽還會視情況加入一些她存在的證據,讓長大後的潼潼在看這些文章時,不會以為她只有爸爸。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