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jpg


大概從當兵開始,我已經練會了分段睡眠的絕技。昨天也是這樣睡的,凌晨兩點半就寢,五點起床,然後等到七點才又睡個回籠覺,可是不到九點半就有個清脆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爹地!我要去看松鼠。」看松鼠?我試著了解這是什麼狀況,揉著惺忪的睡眼,我問:「誰帶妳上來的。」「阿公。」
哦!原來是阿嬸的幼稚園在台北孔廟辦活動,而孔廟中松鼠不少。叔叔要去接嬸嬸下班,順便問問潼潼要不要一起去「看松鼠」。即使我再疲憊,也得打起精神起身盥洗,開車帶她去看松鼠。
今天的天氣頗冷,小朋友們也都穿得像肉粽一樣。雖說每年都從電視上看到孔廟大典的活動,但是在台北生活了三十三年,這倒是我第一次踏入這座1930年代在大龍峒復建的台北孔廟,多虧了潼潼。
嬸嬸的幼稚園在孔廟中設了許多關卡的遊戲,但大部份潼潼都沒有興趣,只喜歡玩吹泡泡的遊戲。本想帶她親眼看看松鼠,來個機會教育,但也不知道是人多還是天氣冷,只看到一隻松鼠遠遠的在樹端行走,達不到震懾人心的效果。倒是不時從天上轟隆隆飛過的飛機,吸引了潼潼和伯威的注意。
隨意的吃過中飯後,也不知道在場誰提議的,說兒童樂園離這裡不遠,要不要去走走。潼潼聽到兒童樂園幾個字,眼睛都亮了,直吵著要去。於是原本打算直接回家的我們,把車頭一轉,又去了兒童樂園。
我忘了上次來兒童樂園是什麼時候,但是現在的兒童樂園和我記憶中似乎相去很遠。我們這次剛好從「遊樂世界」的區域進入,才從入口進去,右手邊是二條蠻長的溜滑梯,一看到溜滑梯,潼潼就自動的走了過去。我這才想起來,電腦中有一張照片是媽媽和潼潼在一條很長的溜滑梯上合照,顯然就是這裡。
雖然我很久沒有來過台北市立兒童育樂中心,但是這裡遊樂設施的規矩似乎和潼潼生日時才去過的交通博物館差不多,所以我不費太多力氣就熟悉了這裡的運作:你只要換夠多的零錢就是了!因為就在這短短的時間內,潼潼又坐了三次自由駕駛的電動車,投了一次籃球,打了一次地鼠、旋轉咖啡杯、烈日峽谷的小火車,還有二次的電動玩具。好險有些更驚險刺激的遊戲,潼潼光是用看的就放棄了,不然可能還得去換更多的銅板。
唯一的插曲是,有一項遊樂設施是充氣的跳跳袋,四周有沙堆環繞著,白色的圓頂狀,有許多小朋友在上面蹦蹦跳跳的。潼潼也想上去玩,我幫她脫掉了鞋子和襪子,讓她走進沙堆裡玩耍。可是因為她年紀小,那圓塔狀充滿了氣的弧度,潼潼根本沒有辦法爬上去,於是我也脫下鞋子和襪子,幫忙把潼潼推到塔頂上去,讓她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玩耍,並且在旁邊照顧她。這時,擴音器的廣播傳來宏亮的聲音:「跳跳袋上的大人,請下來;跳跳袋上的大人,請下來。」我只好拉著潼潼趕緊下來洗腳穿鞋子。
玩了一下午,回程的途中,上車沒多久,潼潼就含著滿口的爆米花睡著了。回家後,媽媽看著跳跳袋的照片,問潼潼:「妳去哪裡玩?」潼潼巨細靡遺的回答:「在那裡小朋友跳跳跳,我都爬不上去;後來爹地就把我抱上去,就有人說:『大人請下來!』」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