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jpg


「爹地,你講『后羿射日』的故事。」
每晚睡覺前,潼潼總會要求我們說故事給她聽,不同於二歲時候,現在的潼潼通常會指定表演的段子,像「后羿射日」、「嫦娥奔月」、「傑克與魔豆」、「小紅帽」、「靈犬萊西」、「阿爾卑斯山的少女」、「阿拉丁神燈」、「青蛙王子」等都是點播率頗高的曲目。
有一次,我拿著「七隻小羊」的故事書講給她聽,「……後來啊,羊媽媽就看到大野狼在睡覺,大野狼的肚子動一下,動一下,又有人在喊『救命啊!救命啊!』所以羊媽媽拿了一把剪刀把大野狼的肚子剪開一個洞,小羊就一隻一隻的跳出來了。羊媽媽就去搬了很多石頭放到大野狼肚子裡,用針把大野狼的肚子縫起來;大野狼醒來了以後,覺得嘴巴好渴好渴,就走到井邊去喝水,因為肚子裡有很多石頭,咚!就掉到井裡淹死了!」講著講著,我心裡都懷疑了起來,七隻小羊的故事是這樣嗎?這怎麼好像是小紅帽的情節。
果然,潼潼有點不悅的說:「ㄣ~~那是小紅帽。」我仔細想想,是嘛!小紅帽的故事也是外婆和小紅帽被大野狼吞到肚子裡,一個路過的獵人用剪刀剪開大野狼的肚子,然後大家一起搬石頭放到大野狼肚子裡,用針把大野狼的肚子縫起來;大野狼醒來了以後覺得嘴巴渴,到井邊喝水時掉到井裡淹死了。
為了怕自己的記憶不夠可靠,我趕緊找出「小紅帽」的故事書來翻一下,哇咧!真的所有的情節一模一樣耶!我查了一下資料,「小紅帽」的作者是法國的裴洛(Chgrles Perrault,1628-1703),他的故事集出版於1697年;而「七隻小羊」的故事是從格林童話來的,格林兄雅各布‧格林(1785~1863)和格林弟威廉‧格林(1786~1859)出生的時間都比裴洛來的晚,如果這中間沒有後人傳遞上的錯誤,誰引用誰的概念顯然已經很清楚了。
潼潼也喜歡聽「后羿射日」的故事,我每次只要講到她熟悉的部份,潼潼就會接口說下去,像是「……天空出現了十個太陽……」潼潼一定馬上接話:「……大家就覺得好熱好熱……」「嗯!對,大家就覺得很熱……」原本講故事,到頭來倒像是講相聲般的一搭一唱。
「……所以後來大家就讓后羿當國王。」潼潼想想不對,插嘴說:「后羿從瀑布跳進去,大家就讓他當國王了。」我趕緊說:「不對不對,跳到瀑布裡,後來當國王的是孫悟空。」這小朋友,把所有的情節都套在一起了。
不過,「后羿射日」的故事有點短,所以每次我都會繼續講「嫦娥奔月」。「后羿啊!後來就娶了嫦娥……嫦娥吃了藥以後,身體就愈來愈輕,愈來愈輕,就飄啊飄的,飄到月亮上的廣寒宮。」又到了潼潼熟悉的橋段,所以她又接口:「都沒有人陪她,只有一隻兔子陪她。」「對啊,嫦娥很可憐對不對。」潼潼帶著點促狹的笑容說:「那我去陪她。」果真是與眾不同的見解啊!
不過,在講故事給潼潼聽的這段時間裡,我每次浮現腦海的,都是格林童話、安徒生童話、天方夜譚等等這些別人的故事。我努力的想找出自己文化的故事來說給潼潼聽,搜尋腦中的記憶卻也只能擠出「女媧補天」、「大禹治水」、「夸父逐日」這些「神話」故事來。
但是神話和文學作品一樣,通常表達了一個民族對宇宙的看法、種族的情感以及生活的願望和價值的判斷等複雜的意義。這些東西講起來,一點都不有趣,有時講到一半,連自己都悶了起來,也難怪很少聽到潼潼要求重播。想到書店去找找中國的童書,也都沒有類似格林童話、安徒生童話或天方夜譚之類的故事。我在想,這是我們這個民族的問題吧!我們對於學齡前的幼兒教育,顯然都太講究「文以載道」的功夫,以前的小孩子唸千字文、三字經、百家姓,現在的小孩會英文、迪士尼、麥當勞,我們好像老是少了些自己焠煉出來的東西。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