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jpg


這個月初,姑姑一家帶了潼潼到台北市社教館(哦,現在已經改名叫「城市舞台」了)看「蘭陽舞蹈團」的表演。姑姑買票的時候沒有告訴我,所以這回,我沒票可以陪著潼潼見證她這輩子第一次觀看舞台劇。
表演是下午二點半開始的,姑姑一點多就來帶潼潼走了,我在家裡趁著難得的假期打掃房間。一直忙到晚上,PHS的手機響了,話筒裡傳來潼潼的聲音:「爹地,那個魔法師叫梅古拉~~」
我笑了笑,關了手機下樓去。潼潼開始一五一十的描述她第一次的舞台劇經驗:「獵人要射小鹿……小朋友跳舞跳得很棒……梅古拉有戴帽子,還有披風,還有鬍子……」阿嬤說整個節目是利用梅古拉來串場講四個故事,大部份是取材自二十四孝。而更讓人無法置信的,是潼潼居然真的可以在座位上坐滿兩個小時看表演,一點都沒有吵鬧或想退場的意思。
不過梅古拉在潼潼的心目中顯然不是什麼太正面的角色。晚上睡覺時,只要潼潼有些吵鬧,阿公就會躡手躡腳的走到房間來對著潼潼說:「妳再吵,我就叫梅古拉進來。」潼潼總會面露緊張的「嗯~」個幾聲。我們向她解釋:「梅古拉也是人去演的,就像跳舞的小朋友一樣。表演結束了,就回去休息睡覺了!」
之後,阿公再來「梅古拉」這一套,潼潼就會回嘴:「我們家裡沒有梅古拉,梅古拉只有在表演的地方才有;表演完了,他就會回家休息去了。」但是,今早起床,潼潼張開眼第一句話居然問我:「梅古拉呢?」「梅古拉回去了!」「那虎姑婆呢?」「也回去了!」「虎姑婆回去哪裡?」「森林裡啊!潼潼,梅古拉和虎姑婆都在故事書裡,他們晚上不會來找妳的。」
常常我會覺得「魔法」這兩個字和中國的「內功」一樣的神奇,看武俠小說裡那些人物斷石裂瓦、飛簷走壁,就像魔法世界中魔杖一揮就得點石成金,幻化無窮一樣的不可思議。更別提民國初年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那類仙劍派的武俠小說,比起各種魔法更是有過之而不無及。
最近潼潼老喜歡把「魔法」掛在嘴上,動不動就會說:「我會魔法,用魔法來對付哥哥、用魔法欺負哥哥。」
要吃藥的時候,潼潼又開始拖拖拉拉,不肯開口把藥吞下去。跟她拗了半天沒辦法,媽媽說:「妳藥喝下去,會變成乖小孩,乖小孩的魔法會很強很強哦,布袋戲的書就不敢下來了。」潼潼近來很怕那本布袋戲的書,一聽媽媽這麼說,立刻張開嘴,仰起頭把藥一飲而盡,然後很得意的說:「我現在魔法很強,布袋戲的書會怕我。」
今天晚上,她又一直說著她會魔法。我問她:「妳魔法是怎麼學會的?」她一本正經的回答:「哈利波特的書啊!」然後一抬頭看見月亮,就說:「因為月亮都會問我問題。」怪怪的答案讓人難以理解,不過倒是挺符合魔法的意境,說不定,月亮真的教了她很多魔法呢!。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