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jpg


記憶中,每逢過年前夕總是會撥出一天、二天的時間來,好好的把家裡打掃一番。但是這兩、三年每到過年前也是雜誌出刊最忙碌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假日可言,因此所謂的「大掃除」也不過就是比平時那種囫圇吞棗式的打掃再多費那麼一點點力氣罷了!
上周六,公司因為要重新整理管線什麼的,網路斷線一天。對我們來說,網路斷線的意義似乎等同於「公司停擺」,所以那天所有的同事都留在家裡頭寫稿……或打掃。
早上一睡醒下樓,潼潼的叔叔已經提了桶水,爬上爬下擦拭客廳的窗戶。阿嬤也在廚房裡忙著刷洗抽油煙機、瓦斯爐什麼的。我晾在一旁不知道要做什麼,只好先陪著三個小朋友玩耍(伯威已經回他的外婆家去了)。
看著看著,覺得自己不跳下去做點什麼老覺得不好意思。於是試探性的問著:「還有哪裡要打掃的?」阿嬤說:「把廚房的那些玻璃洗一洗吧。」於是我把一片片的玻璃和紗窗都給拆了下來,搬到浴室裡去。
一看到浴室裡有好玩的東西,潼潼一馬當先的搶進了浴室,嘴裡直嚷著:「我要幫忙!我要幫忙!」浴室的空間本來就不大,加上幾片大玻璃擺著能做事的空間就更小了,偏偏還有一個小朋友擠在中間要玩水。
我一直試圖勸著三個小朋友到房間去看電視。懿軒和采潔年紀大一點,沒有多吵鬧什麼,潼潼可說什麼都不肯離開玩水的地方。想想,把她趕出去又沒有照顧,乾脆挽起她的袖子和褲腳,把蓮蓬頭拿給她:「妳幫窗戶洗澡。」這下子潼潼可樂了,自己把水龍頭的開關打開,拿著蓮蓬頭直往靠在牆壁上的那些玻璃、紗窗噴去。
懿軒和采潔大概覺得潼潼有特權,兩人也擠在浴室門口,探頭探腦的問:「阿舅,我們也要幫忙洗窗戶。」浴室一向都是個危險的地方,有水,容易滑倒,更何況現在塞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玻璃。我向來要求公平,但是浴室實在沒法再容納更多的「義工」了,我隨口說了:「等一下,等一下你們幫忙做別的事。」懿軒和采潔用堅定的眼神看了看我,彷彿是定了什麼契約似的:「好,等一下要讓我們做別的哦!」
把窗戶打濕了後,我拿了個小盆子,倒了些洗衣粉在其中,拿了菜瓜布要刷洗。潼潼也從旁邊拿了塊海棉:「我要有泡泡的。」話畢,過去沾了沾肥皂水,高高興興的蹲在玻璃前,煞有其事的擦了起來。路經廁所的阿公看到潼潼在裡頭,高聲的叫了起來:「妳卡緊出來,若無等一下妳會跋倒。」潼潼連抬頭都沒有,自顧自的瞎忙,應了句:「我在幫爹地洗窗戶。」
在門口的懿軒和采潔還沒散去,看到除了水之外,又多了泡泡可以玩,焦急了起來,語氣急了點的問:「阿舅,你不是說有別的事情要讓我們做嗎?」我有些詞窮的窘了起來。懿軒他們大概也看出我敷衍的態度,兩個人生著悶氣到房間看電視去了。
看著潼潼在流滿了肥皂水的瓷磚地上走來走去,只把海棉吸飽了肥皂水,然後在窗戶上抹來抹去,一來很擠,二來也覺得的確有危險性存在。我說:「潼潼,妳去房間和哥哥姐姐一起看電視。」大概是玩夠本了,她很甘願的讓我把她的手腳洗乾淨,到房間看卡通去了。
潼潼結束了她為期十五分鐘的年終大掃除,而等著我的,還有整個浴室裡的紗窗、玻璃以及整個浴室的天花板地板牆壁需要刷洗呢!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