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jpg


宜蘭冬山河的「國際童玩節」現在早成了全國性的指標活動,也是台灣各地方縣市辦展最成功的典範,近年來每次展期大概都可以吸引超過80萬名的遊客,創造8億的產值。
潼潼阿祖家就在南方澳,所以親戚朋友要參加童玩節活動的,通常都會選擇先到南方澳過一晚,然後隔天再開20分鐘的車到冬山河去。
雖然每年都會回南方澳幾次,但是之前因為潼潼還小,從來也沒帶她去過宜蘭童玩節。這個月初,原本大家都早早的就敲定要帶家裡幾個小朋友去玩玩水,偏偏潼潼在出發前二天燙傷了腳,讓我在家掙扎了許久。不去嘛,都已經安排了這麼久,阿嬤也想回去看看阿祖;去嘛,小朋友又不可能不玩水。我快速的下了個決定:還是去吧!玩水前想辦法把腳包得密實一點。
今年八月,如同之前計畫的一般,先到南方澳阿祖家,隔天兩部車,載了三家人、四個小朋友到冬山河童玩節的會場。那天是個陽光普照的好日子,懿軒和采潔一家為了要多爭取一點玩耍的時間,早上八點鐘就已經出門去了;潼潼和伯威則一直睡到了快中午,才被我們半哄的起了床。
買票進了會場後,差不多就可以感受到整個童玩節的熱力。一進門,是小丑團的雜耍表演,踩高蹺、耍球、拉丁樂演奏。潼潼害怕踩高蹺的小丑,堅持繞路走,往前沒多遠,就是歷次童玩節的主力號召──「戲水區」。
大片大片的水池中,早就已經擠滿了大人小孩,各式各樣的水槍也都出籠,只要進到水池裡的,不管認識不認識,任何人都可以朝著任何人發射水柱。
潼潼一直想要進去玩水,但是她那剛燙傷的腳實在讓人擔心,萬一因為水裡的細菌感染了傷口,那可是件嚴重的事情。我們先拿出貴死人不償命的防水透氣貼布貼在傷口上,再用保鮮膜一層層的把潼潼的腳裹起來,交代潼潼不可以泡在水裡頭。但是,只下水了三分鐘,所有的防護措施全部宣告失效,只見保鮮膜要掉不掉的,潼潼更是樂得整個人坐在水池裡,泡著冷水澡。前後左右、四面八方的人,拿著水槍到處亂射,除了擔心潼潼外,我也開始擔心起我那一身的電子裝備。
手機插在揹帶的外頭,首先罹難,被潑的次數最多。我手上拿著相機、DV在拍攝,也不時得注意飛射過來的水花,潼潼更是肆無忌憚朝著我猛潑水。伴隨著震耳欲聾的熱門音樂,的確很容易讓人不知不覺就HIGH了起來。
水舞台水柱由下往天空射,伴隨著音樂忽高忽低,每個人手都舉得高高的,跟著「哦~哦~哦哦哦」的節奏搖來搖去,我突然有些哀怨了起來。因為媽媽要上班沒有來,只有我一個人在照顧潼潼,所以不僅不能上去玩,身上還揹滿了潼潼的水槍、拖鞋、水壺……等東西。
本來找了潼潼去走高空吊橋,但是小朋友畢竟是小朋友,膽子再大,也不敢自己在繩索編成的吊橋上行走。走了沒五公尺,剩下來的路,幾乎都是我抱著潼潼走過去。
我們和先入園的懿軒、采潔會合,一起坐下來吃點東西、喝點飲料,潼潼還是想回到水池裡去玩水。算了算,潼潼也差不多玩了兩個小時的水,我盯著她右小腿上看,僅剩的貼布也有些不牢靠半開半闔。我向潼潼申明:「再玩一下就要起來了。」她也很高興的應了下來。
於是我又帶她進了水池,然後盤算著接下來的行程。正當我準備帶潼潼上岸換藥時,這才發現了一個大問題,所有的藥品都在潼潼的阿叔身上。我拿起手機,結果手機因為進了水,呈現螢幕短路的故障狀態,沒法聯絡到阿叔。於是我急著抱潼潼到公共電話,這才又發現所有的公共電話全都改成插卡式,身上一堆的銅板一個也用不上;於是,我又跑到服務中心去買了張電話卡,這下子,又發現了另一個大問題:我根本沒背阿叔的電話。
平常電話號碼都記在手機裡,需要時,按幾個鍵就可以聯絡到人,結果臨時發生這種狀況時,你才會發現,只要手機進個水,自己就像個廢物般的使不上力。我只好先打電話給還在台北上班的媽媽,請她幫忙聯絡阿叔到大門口。然後我就和潼潼兩個人在門口等啊等的。
阿叔拉著伯威姍姍來遲,我趕緊換下潼潼一身濕答答的衣服。然後照著平常換藥的程序,先用生理食鹽水清洗傷口,再敷上燙傷的藥膏,小心的貼上紗布,綁上網套。
一直到現在,我都還不敢讓家裡的老人家知道,我在這種情況下還讓潼潼下水玩耍。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