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jpg


從過完年後,公司一直處在相當忙碌的狀態,幾乎沒有假日可言。知道媽媽上週二放假,於是我也特地請了個假留在家裡。本來留在家裡也沒特別要做什麼,只是平日陪潼潼的時間就已經很少了,總是想趁著這個機會帶她出去走走。
去哪裡呢?我一直想離開台北,到遠一點的地方,於是我向潼潼建議:「我帶妳去小叮噹科學遊樂區好不好?」潼搖搖頭:「不要。」「那我帶妳去台中科博館?」「不要。」「那妳要去那裡?」「我只要去公園騎腳踏車和玩球。」
潼潼一向不貪心,每次說要買玩具給她,她也總是回答:「我已經有玩具了啊!」在潼潼堅持只要去騎腳踏車和玩球後,我們把這些裝備放入車子裡,一家三口朝著台北市大佳河濱公園開去。但是大佳河濱公園已經去過很多次了,我還是想去遠一點的地方。
車頭一調,上了北二高,我朝著新竹縣新豐鄉的小叮噹科學遊樂區駛去。「潼潼,爹地帶妳去很遠的地方騎腳踏車。」
由於今天是非假日,高速公路上車子不多,我們差不多半個多小時就到了關西交流道,照著網路上的指示下了關西交流道往新埔的方向走,看了看路標,居然還有17公里。
坐在後座的潼潼有些忍不住了,頻頻發出抱怨:「到了沒?還要多久?」我們只好不斷的勸她:「快到了,快到了!妳眼睛閉起來睡覺,睡醒時就到了。」偏偏潼潼不肯,寧願坐在座位上繼續無聊。不時發出「怎麼這麼久?」「到了沒?」的怨言。
這種話聽到開車的老爸心裡,可真是急死人了,好像自己實在很對不起她。明明她只要到附近的公園去走走,偏偏把她給載到這麼遠的地方來。而且,隔了10多公里都沒再看到路標,我迷路了。
看著坐在後座安全座椅上的潼潼,這下子我更急了。在路旁問好了路,就在離目的地只剩二公里時,潼潼睡著了!
「小叮噹科學遊樂區」內的遊樂設施主要以物理原理或是科學技術為主,是民國79年1月開始營運的,我也在同年9月第一次造訪這裡,那時園區還沒有全部建好;時隔14年,第二次再來時,已經是一家三口了。
從我們停車的地方走到售票處還有一小段寬廣的馬路。天氣清朗,路上一部車都沒有,我們就這麼悠哉悠哉的讓潼潼在大馬路上騎著她的腳踏車。遇到上坡路段,好心扶她一把時,還會被潼潼糾正:「你不要推我啦!」「我沒有推妳啊,只是扶著妳。」「那你不要扶我啦!」
小叮噹的外觀和我十四年前來時,有了很大的變化,就連票價都漲了不少。打從我們停好車開始,就沒看到別的客人。再度重演上回交通博物館包館般的闊氣,只是這回園區面積又大了好幾倍。
才剛入園,潼潼就看到投幣式的魚飼料販賣機,直嚷著要餵魚。我們讓她投了一罐,走到池邊,才丟了幾顆飼料下去,只見方圓幾尺的大魚小魚全都擠了過來搶成一團,有些魚還被擠到石塊上,整個身體拍啊拍的。
看到一堆魚擠成一團,每條都張大了嘴朝天一開一闔,說真的,我想到的是地獄餓死鬼的畫面。潼潼老是兩小顆、三小顆慢慢的丟,池裡頭全都擠得不像話,我忍不住,要潼潼把整罐魚飼料全倒下去,一小罐的魚飼料一下子就餵完了。那些魚飢餓萬分的畫面還留在我的腦海中,於是我又讓潼潼再投幣買了三罐,全倒到池子裡去。但是這些飼料就像杯水車薪一樣,似乎起不了什麼效果。大概是遊客太了少吧,才會餓成這樣。

再往裡走,正式開始小叮噹的遊樂設施。一開始是曹沖秤,只要人站在秤上,前面的水柱就會依照你的體重噴到刻度上的高度。看到水,潼潼的精神都來了,立刻衝到水柱旁去玩水。我們站在秤上控制著水柱,忽高忽低的,潼潼也玩得不亦樂乎,玩了好一會還不肯走,但是花了八百元門票,可不是光來玩這個的!潼潼看我們真的要走了,連忙把握最後機會輪流把五個噴水孔的水全摸過了一遍才肯離開。
印象中一直記得小叮噹有利用力學原理搭的拱橋,在園區裡晃了晃,果然發現了,當下立刻示範給潼潼看,潼潼也很熱心的來幫忙。拱橋完成後,我們要潼潼站在上面拍照,她原本不肯,但抱她上去後,她又在上面跳呀跳的,還好拱橋很爭氣,沒有倒下來。
在福爾摩斯光學屋裡有面留影牆,利用光照射後釋放的原理,把人影留在牆上。媽媽在探照燈前照了一會兒,當燈光熄滅後,就繞到圓柱另一側去躲起來。我跟潼潼說:「哇,媽媽怎麼不見了,只剩下影子在那裡。」潼潼愣了一下,不過她也不笨,立刻跑向柱子另一側,找到了媽媽。
玩過了光和影的遊戲,我們又到了愛因斯坦實驗室,它是一個傾斜的空間,但利用視覺的錯覺,產生水平上的失衡。進到室內後,明明你覺得自己是站在平面上,但人就是會一直往一邊倒,走起路來變得歪歪扭扭的,好像喝醉酒一樣。屋裡還放了一張乒乓球桌,桌上有二根直筒,把這兩根直筒放在看起來是低的那端,它就會滾到上端去。
潼潼對這樣的平衡錯置,似乎適應得比我們好。至少她走起路來沒像我們歪扭得那麼厲害,而且很樂此不疲地來回跑著。她也喜歡站在乒乓球桌的底端,一直要我們把直筒拿給她,然後看著直筒往高的地方滾去,嘴裡還學著爹地說:「不是應該往下面滾嗎,怎麼往上面滾呢?」只苦了媽媽,強力克服著失衡感來來回回地幫她拿筒子。
接著到了「誰來晚餐」,桌上有個空盤子,人站在屋後把頭伸進洞裡,頭剛好在盤子上方,看起來好像這個人只剩下一顆頭在盤子上。潼潼看到爹地怎麼只剩一顆頭時,緊張得一直叫「爹地」,看爹地沒有回答,她趕快跑到房子後面找到爹地,才稍微放下心來。之後我故意問她:「爹地再變成一顆頭好不好」,潼潼總是立刻堅決地說:「不要。」對小孩子來說,爹地只剩一顆頭還是挺嚇人的。
接近傍晚,風漸漸涼了起來,幫潼潼換掉在曹沖秤弄溼的衣服,園區裡連之前在修剪樹木的工人們都不見了,就我們一家三個人,我們也開始往下坡路走。已經過了售票時間,倒也沒人來趕我們走,只是有些設施都默默的關閉了。「唐吉訶德天上水」只見三個懸空的水龍頭,水不流了,「浮動石球」也休息不動了。
不過有些不需要電力的設施都還可以玩,而且都是潼潼最愛的水,讓她又興奮了起來。先是遇到兩具古老的汲水器,把槓桿往下壓,水就會往前噴出來,潼潼馬上迫不及待動起手來。只是她又想噴水,看水噴出來,又想去前面摸水,實在是分身乏術,難以兼顧。
接近入口處的「洛神海」有許多古老的取水器,像是「龍骨水車」、「比利神槍」、「江戶水車」、「阿基米德水車」,都可以親自操作。潼潼還不夠高,沒辦法踩「龍骨水車」,「阿基米德水車」轉起來有點費力,潼潼轉了一會就累了,只有「比利神槍」最簡單又省力,只要推拉長桿就可以把水抽上來,潼潼也就在那裡一直努力地做工。
這天因為來得晚,其實園區裡還有很多地方,我們都還沒時間玩到,但是天色黑了,管理員都下班去,潼潼也有些累了,於是我們牽著潼潼,肩上扛著腳踏車還有裝著籃球、礦泉水、零食和衣服的沈重大袋子,離開了小叮噹遊樂區。
回家途中,潼潼很快就在她的安全座椅上睡著了。下班尖鋒時間,高速公路上的車流比平常大。我們聊著潼潼的需求真的很簡單,不過就是「玩球、騎腳踏車和餵魚」,這些好像不需要跑這麼大老遠的。因此結論是:下次到中正紀念堂就好了。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