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jpg


算了算,這是兩個多月前的事情了!照例每年過年總是要回南方澳一趟,載阿嬤回娘家。今年大年初一晚上十點多,二輛車就從板橋出發前往南方澳,算準了大概過了子時可以到,算是大年初二了!
今年的年特別冷,再加上下雨的助威,踩著油門腳都覺得有股寒氣凍到骨頭裡去似的。晚上出門,潼潼坐在他的安全座椅上睡覺,媽媽、阿嬤把毛毯拼命往潼潼身上蓋,看著一個小朋友裹成一大捆的模樣陪阿嬤回娘家,感覺也挺溫暖的。
早在年前,我們有時會開玩笑的問潼潼:「潼潼,妳要不要包紅包給我?」她也總是很大方的說:「要。」如果你再問:「妳要包幾張給我?」這可一下子就看出了每個人在潼潼心目中的份量。
阿嬤問:「潼潼,妳要給我幾張?」「我要給你很多很多張,有9張。」「那爹地呢?」「爹地5張。」「那媽媽呢?」「媽媽3張。」平常愛捉弄潼潼的阿公只得到了1張的答案。到了南方澳,所有的人拼命的問潼潼要給他們幾張紅包,潼潼什麼話也不肯說,彷彿這些長輩親戚們通通不存在一樣。
雖然照農曆的算法,潼潼要算5歲了!可是脾氣還是一點都沒改,事前潼潼就一直嚷著:「我不要去南方澳和榮星花園,因為那裡有舅公和姨丈公。」到了南方澳,不論見到阿祖、二舅公、小舅公、姨丈公、舅婆、姨婆……果然堅守「不接觸」、「不談判」、「不嘻皮笑臉」的精神,既不叫人打招呼,也拒絕任何的擁抱。
也因為她的不合作精神,讓這些長長輩們更喜歡來逗弄她,讓潼潼更是無處可逃。在飯桌吃飯時,南方澳的二姨丈公就問潼潼:「你不喜歡台北的姨丈公還是我?」潼潼囁囁嚅嚅的:「台北的。」潼潼南方澳小舅公湊了上來:「那你不喜歡台北的舅公還是南方澳的舅公?」潼潼看了他一眼,老實不客氣的說:「南方澳的。」
小舅公還拿了紅包引誘她:「你叫舅公,叫舅公這個紅包就給妳。」潼潼可是連甩都不甩,寧願不拿紅包也不要因為這樣喪失自己的原則。舅公面子實在掛不住,笑了笑把紅包交到我手上來,說:「這不是我給的,是我女兒紫熏給潼潼的,」還酸酸的補上一句:「我的面子沒那麼大,你們潼潼不肯收。」
小舅公的女兒紫熏才八個月大,比潼潼的年紀還小,按照中國人「論輩不論歲」的習俗,懿軒和采潔都要叫句「小阿姨」,潼潼也得喊聲「小姑姑」。不過懿軒和采潔面對著明顯比自己小的嬰兒,怎麼也不肯叫「阿姨」,只是有些尷尬的站在小嬰兒面前。
可是潼潼看到紫熏,不只很熱烈的上前叫:「小姑姑。」還一把親熱的摟著紫熏:「小姑姑很可愛。」「小姑姑對我笑耶!」沒有任何的嫌隙,還常常對大家說:「小姑姑給我紅包耶!」小姑姑便成了潼潼這兩天的生活重點了。動不動就說她要去找小姑姑玩,要去抱小姑姑。你問她:「小姑姑有沒有很可愛?」她會很靦覥的笑了笑,甜甜的說聲:「有。」於是在那兩天裡,不受潼潼喜愛的舅公只能靠著自己八個月大的女兒來親近潼潼。「舅公帶你去找小姑姑好不好?」這才騙得潼潼靠近了一些,只是「舅公」兩個字還是叫不出口。
回台北後,我們沖洗了那幾天的照片,有潼潼和小姑姑的合照,也有小舅公一家的合照。我指著照片上舅公的照片給潼潼看,問她:「這是誰啊?」潼潼看看了,依然不肯叫舅公,淡淡的說:「那是小姑姑的爹地。」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