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jpg


四月四日,在我的印象中是兒童節,雖然這個節日已經很久很久都和我沒有什麼關係了;但隨著潼潼漸漸長大,從嬰兒變成幼童時,兒童節對我們家來說也就開始有意義了。不過不知道什麼時候,兒童節也沒了,弄了個什麼婦幼節。婦女和幼兒為什麼一定湊在一起呢?我隱約知道那時似乎是為了要減少各類的假期,所以有些「不重要」的節日就併在一起,只紀念不放假,3月8日的婦女節和4月4日的兒童節就這樣活生生的變成了婦幼節。
婦幼節早上一如往常,我和潼潼睡到了快中午才起床。因為今天家裡祭拜祖先的關係,中午的菜餚比平日的午餐豐盛些。吃飽飯後,帶著潼潼邊散步的走到離家大約二公里的縣民廣場,參加東森幼幼台舉辦的現場表演活動。
其實這是個一整天的活動,懿軒一家早上就到了現場參加闖關的遊戲;而我一直等到中午後,才打算帶潼潼去現場看看一點半的YOYO表演。我的想像很美好,之前潼潼都是透過電視和DVD來認識那些水蜜桃姐姐、香蕉哥哥的,現在有機會可以親眼看看,還能一起拍張照片,多少可以滿足一點追星的趣味。
往縣民廣場沿途馬路上,只見三三兩兩的父母帶著孩子在馬路上走著,有種會心的感覺,你知道每個家長都是帶小朋友來看偶像的。不過一到了現場,幻想馬上破滅,整個縣民廣場被擠的人山人海,我們根本沒法靠近舞台二十公尺以內。
下午一點半,YOYO的現場表演即將開始,拉開序幕的是布偶的星光大道,兩旁擠了許多的家長和兒童,我也只能把潼潼架在肩膀上,讓她可以看的清楚些。現場人愈來愈多,有些晚到的家長開始放任小孩在縫隙裡鑽來鑽去。本來我打算拍照攝影的念頭全打消了,在這種擠了保守估計上千人的場合裡,我只想把小孩顧好,至於拍照,想都別想。
大家擠來擠去。到了一點四十分,從「阿嗚」開始,那些布偶一個個從星光大道出現。看到真正的大布偶從眼前走過,潼潼除了一開始笑了笑外,似乎也對這種人擠人的地方沒有什麼特別的好感,直說她想走,不時抱怨著:「這裡好擠哦!」於是我和阿嬤及潼潼揮手告別了懿軒一家,往板橋體育場的方向走去,那裡旁邊的公園有兩個溜滑梯,而那是潼潼的最愛。
潼潼才剛溜了兩次滑梯,懿軒一家又開了車過來,問我們要不要去二重疏洪道參加那裡的活動。到了現場,我們才發現那裡的活動型態和YOYO差不多,也擠了不少人。所幸那裡有腳踏車可以出租,每兩個小時四十元,我們租了三台車讓幾個小朋友各騎一台玩耍。
潼潼和懿軒在那裡玩腳踏碰碰車,互相用車在那裡撞前輪卡後輪的,不小心撞的摔倒了,兩個人笑嘻嘻的把車子牽起來,又繼續撞。秀氣的采潔自然不肯加入這種粗魯的戰局,只在旁看著他們兩人互撞,或是彼此繞圓圈的追逐。不過說潼潼giat還真的咧,地上有攤水,她哪裡不好騎,就偏偏朝著那攤水快速的衝過去,調頭再來一次,南北向騎過之後再換東西向。
要走的時候,看到現場有迷你馬可以讓人騎,潼潼很有興趣的站在那裡看了看,跟我說她想騎馬。不過因為我們要搭姑姑的車回去,有點趕時間,所以這回沒讓潼潼騎。我向她說:「下次,下次爹地自己開車載你來騎馬。」雖然潼潼答應了,不過在回程的車上,她倒是念念不忘的和我約好下次要來騎馬:「下次啊,你帶我來騎馬,我要騎黑色的那匹。」說了一整車。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