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jpg


到了年末,結婚的人又多了起來,俗語說:「有錢沒錢,討個老婆好過年。」我不知道這句話到現在是不是依然適用,但是今天我的確帶著潼潼參加了兩場結婚喜宴。(註:這篇文章在電腦裡存放了近五個月之久,但是我仍然很清楚的記得那是在去年12月7日,潼潼連續參加了兩場結婚典禮。)
潼潼第一次參加結婚喜宴是在她一歲多的時候,參加我大學同學的婚禮,而今天中午,是一位女同事的結婚喜宴。等到你結婚有小孩後,參加喜宴時,通常你已經不是老同學、老朋友們關注的焦點。就像這回,同事事先詢問的重點是:「你會不會帶你們家潼潼來?」
周日中午的喜宴本該有時間早早就準備好,可是因為前一天的種種原因,晚睡又早起的送媽媽去上班,我竟然一睡睡到中午都不醒。接近中午時,叔叔過來拍拍我:「不是說你中午要吃喜酒?快十二點了。」天啊!我用最快的速度換好裝,到樓下時潼潼也剛起床不久,連尿布都還沒拿下來。
我對著阿嬤說:「幫她換個衣服吧!我帶她去吃喜酒。」果不其然,阿嬤拿出了那套上個月買的昂貴行頭來,把潼潼打扮得像個故事書裡走出來的洋娃娃。我們父女倆就這樣開了一台車衝上市民大道,趕往會場。潼潼很幫忙,暈車的毛病今天沒發作,不然我一個人開車帶她,如果半路吐了,那可真是件大麻煩。
中午到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同事們幫我和潼潼留了一個座位。也許在場的人她都不認識,所以狂傲的本色收歛了不少,乖乖的讓我餵她吃東西,有什麼問題時,總是輕聲細語的詢問。同事們問:「不會啊,她看起來很乖,不像妳說的那樣。」是啊,潼潼出門在外,總是一副文文靜靜、不吵不鬧的溫柔形象,只有極少數的人可能在某種機緣下看見她大吵大鬧的模樣。
上了幾道菜,潼潼在位置上坐煩了,小小聲的說:「我要去看新娘子。」三歲的小孩子,要她乖乖的坐在位子上,本來就是件辛苦的事情。因此,我抱了她下來,拉著她去主桌近距離的看看新娘子。
潼潼一向不會和陌生人隨便亂哈拉,所以即使她說著要去看新娘子,當我同事主動要拉潼潼的手,和她一起拍照時,潼潼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並沒有答應。站在旁邊,仔細的打量著新娘身上那美麗的婚紗和漂亮的裝扮。才剛回到座位沒多久,她就又露出曖昧的笑容,然後說:「我還要去看新娘子。就這樣來來回回「看了新娘子」幾次之後,潼潼終於肯和新娘子一起照張相。我問她:「是新娘子比較漂亮還是新郎比較漂亮?」她總是毫不猶豫的說:「新娘子。」
吃過中午的喜宴,回家後沒多久,我們又準備出發前往松山火車站附近的餐廳,參加我堂弟的婚禮。潼潼的服裝還是那套洋娃娃裝,只不過晚上天氣比較冷,又開始飄著雨,阿嬤隨意在外頭罩了件家裡穿的外套。
到了餐廳門口,我抱了潼潼進去,門口幾個服務生直誇潼潼漂亮。我把潼潼抱到座位上,脫下她的外套。之後再經過櫃台時,就聽到那幾個服務生竊竊私語的說:「對嘛!我就說裡面一定穿的很漂亮。」這件事情讓阿嬤在二個月後,幫潼潼買了一件昂貴的外套。
至於晚上的喜宴過程對潼潼來說,只不過再把中午的經驗重覆一次。她同樣不斷的要求到主桌去看新娘子,不然就是到門口去翻那本又厚又重的結婚照。然後我們重覆中午的對話「新娘子比較漂亮還是新郎比較漂亮?」「新娘子。」
回家後,我把她參加這兩次喜宴的小短片燒成光碟片,而潼潼也很喜歡看。常常說:「我要看新娘子,先看有拿糖果的。」中午的喜宴,我沒拍到潼潼拿送客喜糖的畫面,而晚上的喜宴有。潼潼很喜歡看她向新娘子拿糖果的畫面,而且每看一次就會問一次:「為什麼新娘子要給大家糖果呢?」
我們的公司就在台北有名的婚妙街愛國東路上,有時潼潼到公司來找我,總是會指著透明玻璃櫥窗內展示的婚妙對著我說:「新娘子很漂亮。」我問她:「那妳以後要不要當新娘子?」她很快的點點頭,說:「要。因為新娘子很漂亮。新娘子可以穿很漂亮的衣服。」我再問:「那新郎呢?」潼潼說:「我不要新郎,只要當新娘子就好了!」
說真的,現在的我還真無法想像潼潼要出嫁那天,我的心情到底是如何?照她這個脾氣不改,或許那天我得握住新郎的手,很誠懇的對他說:「你要好好的照顧自己。」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