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jpg


每次到了放假,大概也就是辛苦的開始,往往比上班還累。
前一天半夜出去買宵夜,看棒球看到凌晨四點,結果居然被潼潼在早上八點多給叫了起來:「爹地,我要起來了。」然後我就得先幫她把睡覺裝給換下來,把尿布拿下來,帶她到浴室去上廁所、刷牙什麼的。
早上,阿叔一直力邀我們到中正紀念堂去,說那裡有一個捐血中心辦的園遊會,而且阿叔因為捐血超過200次,所以可以上台領獎。老實說,我很睏,而且氣象預報說今天台北會有90%的下雨機率,所以我對出門一直有些意興闌珊。想想,房間很髒很亂,要打掃;車子也很髒很亂,要打掃,腦子裡一直有股聲音叫我不要出去,於是我簡單的搖了搖頭,沒打算和他們一起出門。
把潼潼送到樓下給阿嬤,我上樓本來打算繼續睡。可是忙著一些拉拉雜雜的瑣事,就這樣也搞到了十一點。阿叔從中正紀念堂又打了手機過來:「這裡很熱鬧,天氣也不錯,還有許多的鴿子可以餵,看看要不要帶你們潼潼來?」
「有鴿子可以餵?」中正紀念堂前的廣場,黃昏時常常都有成群的鴿子在那裡遊盪著,許多遊客也特地拿了麵包什麼的來餵鴿子。有一次,我說要帶潼潼來餵鴿子,結果到了現場,連一隻鴿子都看不到,潼潼有些失望。聽到阿叔說這回又有鴿子了,我打了手機給樓下的阿嬤,請她幫潼潼換裝,我自己也著裝準備出門。
到了中正紀念堂時已經是中午時分了,台北沒有如氣象預報的一樣下雨,反而頂著一頭的大太陽。園遊會的攤販仍然很多,但是所有表演的團體都已經離開。本來想要去看看的鴿子也不知怎地,全都窩在大中至正門上頭,廣場前零零落落的有些寒傖。
在園遊會場晃了兩圈,吃了點爆米花和冰淇淋後,大家決定離開。我想起來上回兒童節時,答應潼潼要帶她去騎馬的。於是問她:「爹地帶妳去騎馬好不好?」潼潼很高興的答應了。上回我看見騎馬的地方在二重疏洪道,可是阿叔說關渡也有,於是我們決定到關渡去。
關渡馬場在關渡宮附近,分為成人騎乘和兒童騎乘兩個區域。我向馬場的人員說了要騎馬,一個年紀看起來像是國中生的小妹妹從馬廄裡牽了一匹黃白夾雜的小馬出來。出發的地方是一個架高了的平台,大約和馬背的高度差不多高,以方便客人上馬。那個小妹妹把馬帶到平台旁,把潼潼抱到馬鞍上坐好。馬鞍前有一個扶手可以扶住,那大概是僅有的安全措施了,至於安全帶什麼的,一概沒有。而整個騎馬的過程不過就是由服務人員牽著馬緩緩的走上兩圈,「感覺上」一點都不危險。
第一次騎上真正的馬,潼潼在興奮中好像又有點緊張。我本來以為我能夠拍到像是「大野英豪」中,那些騎士們瀟灑狂放的動人鏡頭,但是馬匹開始走之後,西部片中牛仔的英氣在潼潼身上完全看不到,她充份的表現了小毛頭的不穩重。不時在馬背上東張西望,一下子往前趴的拉扯著馬匹的鬃毛,一下子轉身試圖摸摸馬的尾巴,然後大叫著:「爹地,我摸不到尾巴!」
場地不大,繞完兩圈的時間很快。就在要繞回出發點的時候,經過了馬廄,潼潼對我說:「爹地,我還要再騎一次,」並且指著兒童區裡最高大的一匹馬,「我要騎這匹。」有時,我真的不得不佩服潼潼也有她自己獨到的眼光。潼潼挑中的那匹馬並沒有和其他的小馬在同一個馬廄裡,體形也比其他的馬來的高大。就我的審美觀來說,那匹馬的確是最好看的一匹。
不過因為這匹馬的體形比上一匹來的稍大,潼潼在跨坐的時候,腳沒有辦法穩定的夾住馬背。所以在繞場兩圈的時候,我總有些擔心她會滑下去。而牽著馬匹繞場的工讀生視線完全不在潼潼身上,讓我邊跑邊拍的很不安穩。
看到這幾匹馬的生活範圍就只能在這不到二十公尺的走道中繞圓圈,我的感覺是有些複雜的。在中華民族的文化中,馬的文化地位很高。除了代表一種奮鬥不止、自強不息的精神,也是能力、聖賢、人才的象徵,但是因為我們這些觀光客的行徑,也讓這些馬像坐牢似的困在這裡,只能一圈又一圈地繞著,賺取一趟50塊的微薄收入,在這種資本主義下,真是花錢都能讓人花得很有罪惡感。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