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jpg


常常看到新聞在講「腸病毒又來了,請家長要特別小心」,家裡有小孩的人,看了免不了都會擔心,阿嬤也會一再提醒我們,這陣子不要帶小孩出去。可是,腸病毒終究還是來了我們家。
潼潼原本感冒已經好幾天了,上上星期五,采潔有些生病發燒的徵兆,潼潼上一回的藥也已經吃完,但症狀還有,於是帶了兩個小朋友到附近的診所看診。采潔先看,醫生用壓舌棒壓了壓舌頭,把當護士的姑姑叫了過去:「妳看,喉嚨裡有些疱疹,這是一般常見的腸病毒。」
腸病毒?還記得1998年夏季,腸病毒71型在台灣肆虐,結果造成了78名兒童死亡,全國幼稚園、拖兒所停課,家長上班的作息也跟著一陣大亂,腸病毒似乎和SARS一樣的駭人。
我忐忑的讓潼潼坐上診療椅,醫生看了下,說喉嚨沒有異狀,只是單純的感冒。家裡有懿軒、采潔、潼潼和伯威四個小朋友,回家的路上,我們都在想著下週開始要怎麼照顧這幾個小朋友,避免交叉傳染。
週六,采潔和懿軒回家,下午,嬸嬸也決定帶伯威回外婆家去住,家裡只剩下潼潼一個小朋友。阿嬤和媽媽把小朋友平常玩的玩具全部拿去用漂白水消毒洗刷乾淨,展開防疫的工作;我們也去了大賣場,買了些藥用的洗手乳、乾洗手什麼的,打算徹底實施「多洗手,遠離腸病毒」的措施。想想,去年SARS流行時,家裡都沒有整理的這麼徹底。
大家仍然有個疑問:「為什麼是采潔?」采潔是家裡最愛乾淨的小朋友,最常洗手,而且一洗洗很久。每天上幼稚園的懿軒沒事,為什麼是采潔?不過,才過了兩天,我的擔心也成真了。
那天禮拜一媽媽休假,帶潼潼回中和外公外婆家。接近中午時分,潼潼情緒開始焦燥不穩起來,吵著要回板橋。中午太陽很大,媽媽帶潼潼坐公車回到板橋,覺得潼潼全身發燙,也不確定是太陽曬的還是發燒,拿溫度計一量,已經是38.8度了。
急著要帶潼潼去看醫生,但她身體很不舒服,平常並不怕看醫生的她,這會說什麼也不肯去。但一直燒不是辦法,於是媽媽抓住潼潼,阿嬤硬是幫潼潼塞了一顆退燒塞劑。過了一會,燒稍微退了,潼潼覺得舒服了點,終於肯出門看醫生去。
醫生拿著手電筒照過潼潼的喉嚨後,確定潼潼也得了腸病毒。
綜合醫生的說法和上網找來的資料,顧名思義,腸病毒屬於腸胃型的病毒,會影響黏膜的部分,因此在喉嚨、嘴巴這些地方,都會出現水疱,大概五到七天才會好;因為它主要是靠唾液傳染,除了戴口罩外,小朋友最好也不要分吃同一樣食物。不過,它算是單純性手足口症及咽峽炎,人體對病毒也有免疫能力,除了特殊的71型有致命性外,一般的腸病毒都可以自己恢復,不必擔心。
醫生說潼潼因為腸病毒和喉嚨、嘴巴有破洞,食欲可能會不太好,可以用一些甜的、冰的食物,來哄她吃點東西。看完醫生,媽媽就帶潼潼去買了一些布丁、蘋果牛奶之類的。回家以後,潼潼還很高興急著要吃布丁,可是才吃了半盒,就不吃了。接下來,也都沒吃什麼東西,讓人很擔心。晚上,潼潼又是燒、又是吐,折騰了一整夜,直到天亮才小睡了一會。
中午,阿嬤買了一碗潼潼喜歡的蝦仁羹,已經一天沒吃東西的潼潼,食欲意外的好,把六個蝦仁全吃了,還喝了一些湯,接著又睡了二個多小時的午覺,看來情況似乎有好轉,大家都很高興。
可是吃晚飯時,潼潼開始一直喊她嘴巴好癢,不管吃什麼,都才吃一口就喊嘴巴好癢,吃不下去。晚上睡覺也很「ㄌㄨˊ」,既不肯上樓睡,也不讓媽媽走,堅持要媽媽抱她;而且一下要媽媽躺著,躺的位置、角度都要依她的指定,一下又吵著要媽媽用站的,還一定得站在床上的某個地方;一直鬧到晚上一點多才睡,半夜又起來吐得亂七八糟。
隔天早上,我再帶潼潼去看醫生,醫生給我看潼潼的嘴巴兩側,包括喉嚨總共有二十多個破洞,密密麻麻的。我的心揪了起來,別說小孩子,就連大人嘴巴破了個洞,都疼痛難耐了,更何況整個嘴都是破洞。
所以那兩天,潼潼常常哭著:「我的嘴巴好痛~~~」根本沒法吃任何的東西,也不肯喝水。姑姑說,很多腸痛毒的小朋友就是因為嘴痛不肯喝水,後來造成脫水的現象,必須送進醫院打點滴。對一個做父母的來說,看著小孩子這樣受苦,心裡是很難受的。
看診那天,我買了罐外用的噴劑,醫生說可以減輕疼痛,讓小孩子在短時間內吃點東西。那天晚上,潼潼還是不太肯吃東西,又不肯讓人家幫她噴噴劑,最後沒辦法,只好出動三個大人,阿嬤從腋下抓住潼潼,叔叔抓住她的雙腳,姑姑硬是用力扳開她的嘴,把噴劑噴了進去。
雖然潼潼對噴劑有著極大的恐懼,但是在剛噴完的那段時間內,自己也感覺得出來:「好像比較不痛了耶!」就趁著這不痛的時間,她喝了碗濃湯,算是維持一點體力。晚上九點多,我才剛回家,累的半死也還沒吃飯,潼潼說她想喝米漿,沒什麼好說的,我又馬上出門,走到巷口去找她最喜歡的光泉胚芽米漿給她。沒吃沒睡了一天,累壞了的潼潼,這天晚上大概十點多就睡著了。
大概有吃東西又好好睡了一覺,潼潼精神明顯好了許多。禮拜四早上,潼潼打電話來叫媽媽下樓,聽到潼潼電話裡的聲音那麼開朗愉悅,媽媽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放下,彷彿陰霾瞬間消失,陽光遍地普照,整個心飛了起來,立刻到樓下去看潼潼。還沒進門,就聽到潼潼在客廳裡吱吱喳喳的,還會「哈哈哈」,跟昨天之前相比,真是一番全然不同的氣象。
這天開始,潼潼漸漸恢復了正常,開始能輕輕鬆鬆的哼歌、大吼大叫、欺負人,也會要東西吃、要東西喝,晚餐甚至吃下了近二大塊的排骨,大概是餓了兩天吧,她的食欲特別的好。看著潼潼康復,大家也跟著輕鬆了起來。
週六早上,我又帶潼潼去了一趟診所,醫生看了看,說:「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狀況,不用再來了。」我叫潼潼把嘴巴張開來看看,兩側密密麻麻的破洞的確都看不出來了,這大概也算是宣告她這次的腸病毒痊癒了吧!
週六看醫生拿的藥這兩天還沒吃完,吃藥時,潼潼抗議:「怎麼吃藥都吃那麼久,我嘴巴不痛了,怎麼還要吃藥?」我想了想,跟阿嬤說:「對啦,藥又不是什麼好東西,她現在很正常,藥不用吃了沒關係。」
現在潼潼又回復了以往調皮搗蛋的模樣。亂關人家的電視、和伯威搶玩具、爬上爬下的胡搞、用喊的唱完隊旗,雖然有點吵有點煩人,但是想起潼潼生病的模樣,我寧願她永遠都這麼有活力、這麼調皮搗蛋。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