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jpg


打從過年後,我們就一直都沒空回南方澳去看看。阿祖打電話來說很久沒看到伯威了,希望我們回去一趟。為此,阿嬤也早在上上個星期就打算上個週末回南方澳一趟。
週五,我特地請了個假,隨時準備出發。偏偏潼潼在週四有了點輕微的感冒徵狀,帶去看醫生,說是一般的感冒。週五早上,我一摸到潼潼,就覺得她的體溫有點過高,塞了退燒劑退了燒,幾個小時後,又出現發燒的情況。
我一直在猶豫著到底潼潼這個情況,還該不該帶她跑那麼遠的路,不過考量了許多的事情,我們還是在週五晚上大約九點左右出發,前往170公里外的南方澳。這趟車我充當司機,阿嬤坐前座,阿叔在後座照顧潼潼和伯威兩個小朋友。伯威上車沒多久就睡了,潼潼依然要求聽她YOYO第一集的CD,聽一聽也睡著了。
到南方澳時是晚上十一點半。車子剛停好,潼潼眼睛也立刻張開,左右張望了下,看看停在她身旁不到五公尺的漁船,她自己心裡有數已經到了南方澳,可是還是開口:「我不要去南方澳。」
為了不讓她在半夜發飆,我急著抱了她下車,先直衝二樓房間,打開電視,慢慢的哄她。過了一會兒,潼潼問:「阿嬤呢?」我說:「阿嬤在樓下陪阿祖。」潼潼自己慢慢的走下樓梯到客廳去,沒吵沒鬧的。
我本來以為今天這樣算是過關了,誰知到了客廳沒多久,她開始狂哭了起來。「我不要在南方澳睡覺,我要回板橋睡覺。」「我要回板橋。」「你跟我一起回板橋。」「阿嬤也要回板橋。」……看著她生病,又發燒,還淚流滿臉的喊叫,真是於心不忍,但是回南方澳來看阿祖,總不能來了半個小時又離開吧!
「潼潼,我們今天先在這裡睡,然後明天早上我帶妳去玩砂子,然後我們就回板橋好不好?」我努力的想要說服她。「我不要在南方澳睡覺,我要回板橋睡覺。」「我要回板橋。」「你跟我一起回板橋。」「阿嬤也要回板橋。」……
唉!鬧久了也會累。半夜二點鐘,我哄著潼潼說她最喜歡的「很恐怖的故事」給她聽,兩隻手邊幫她抓癢,從背部到小腿。在這種故事加按摩的攻勢下,潼潼終於睡著了。
只是這兩天連續的發燒,讓她睡得不怎麼安穩。早上六點半就起床吐了一點東西,又有些發燒的徵狀,帶來的發燒塞劑快要用完。因為週四看診時症狀並不明顯,潼潼現在吃的藥也有些沒法對症下藥,於是我和阿嬤簡單的做了個決定:「吃過中飯我們就回板橋。」
為了不失信於潼潼,換好衣服後,潼潼拎著她的玩砂工具組,我們一起到後面海邊的沙灘玩砂去。
早晨六點多,海灘除了一名釣客外,沒有其他的旅人。陽光和煦,海風不挺大,明亮的大海給人容易親近的感覺。海浪輕輕拍著岸邊,有種放鬆的悠閒,一種在台北享受不到的風情。潼潼赤著腳,拿出了她的挖砂工具,自顧自的玩起來。我在一旁隨意地幫她拍幾張照片。
潼潼除了把砂子裝進塑膠水桶外,也把砂子一把一把的放進自己衣服的口袋裡,直到全身的口袋都裝得鼓鼓的,才滿意的起身到處晃晃。最後潼潼還把砂一鏟一鏟的挖起來,然後往自己的頭上澆下去,讓砂子順著頭髮,從她的面前流洩而下。我在旁邊看著有趣,除了拍照外,也不想攔阻她。
後來,潼潼大膽的朝向浪花走去,我在一旁也小心的看著。因為潼潼的表叔小時候,就在這個沙灘上差點被海浪捲走。第一次,浪花白色的尾巴輕輕的掃過潼潼的足踝,潼潼覺得好玩,又往前走了幾步。沒想過這個浪比上個浪大多了,潼潼一個沒站穩,跌坐在浪花裡,緊張的叫了起來。我過去一把把她往上拉了幾步,到達海浪沖不到的地方。
潼潼還是望著海浪,只不過,這會兒只要有海浪開始往岸邊沖時,她就一臉緊張邊尖叫邊倉惶往回跑,沒有之前對海浪的美好想像。回阿祖家後,趕緊幫她洗個熱水澡。雖然大部份的砂子在海邊就已經清理掉了,但是在浴室裡,身上的衣服一脫下來,地上馬上又積滿了一堆一堆的砂子。
接近中午,潼潼還是有些發燒的徵狀,我們想在六點前趕回板橋,讓潼潼來得及去診所再看一次醫生。吃過中飯後,按照預期驅車回台北。週六的午後,車行相當順利,不到五點半就從基隆上了高速公路,在經過中和交流道後,直接從車上打了電話到診所預約掛號。六點不到,連家都還沒回,我們就先把潼潼送進了診所。
每次當大家一車一車的離開南方澳時,熱鬧的家裡頓時又冷清了下來,獨居的阿祖臉上總是多了許多的惆悵。這回,因為潼潼的生病,讓原本預計要住三天的我們這趟南方澳之行,打從出門到回家,總計只有21小時。其中,還花了大約六個小時,奔波在300多公里的道路上。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