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0206821.jpg


潼潼對故事的消耗量很大,晚上睡覺要聽故事,吃飯要聽故事,有時我晚上很晚下班,自己癱倒在沙發上,無意義的望著電視出神,潼潼也會挨到你身邊來:「爹地,你講故事給我聽。」
平常那些什麼糖果屋、三隻小豬的已經沒法滿足潼潼了,所以後來潼潼說要聽故事時,我們都是隨口亂掰。有天,潼潼要求:「爹地,你講一個恐怖的故事給我聽。」
講到恐怖這兩個字,要嘛講魔鬼,要嘛講虎姑婆,可是那天我突然靈機一動,開始說:
「從前啊,有一個小朋友他一個人在家裡看電視,這個時候啊,突然聽到有人按電鈴『叮咚,叮咚』小朋友就跑去把門打開了。結果啊,走進來了一個陌生人,問小朋友:『小朋友,你們家裡有沒有大人啊?』小朋友搖搖頭說:『沒有。』那個壞人就開始『嘿嘿嘿』的笑了起來……」
我一臉猙獰的對著潼潼「嘿嘿嘿」的笑了笑,兩隻手突然摀住她的眼睛,說:「那個壞人就拿了一條毛巾,把小朋友的眼睛遮住,這樣小朋友就看不見了。」然後我又抓住潼潼的兩隻手,說:「他又用繩子把小朋友兩隻手也綁起來。」
我邊說著,邊用動作和語氣加強恐怖的效果。「……他把小朋友的腳也綁起來,這樣他就不能跑了;把耳朵堵住,讓他聽不到聲音;又在她的嘴巴裡塞了一條毛巾,讓他不能講話,小朋友因為什麼都聽不到,看不到,所以就很害怕很害怕。」
潼潼張大了眼睛望著我,彷彿那個要被抓走的小孩子就是她。我接著說:「壞人就把小朋友裝在箱子裡,放在車子後面。」潼潼突然打了岔進來問:「那個箱子有沒有用膠帶貼起來?」
「有,有,有。然後啊,車子就往山上開去,山上黑漆漆的,小朋友被放在一間小木屋裡,都沒有人來救他。那個壞人就打電話給他的爹地,嘿嘿嘿,叫他的爹地要拿錢來。小朋友就一個人在箱子裡很害怕很害怕。」
我問潼潼:「這個故事有沒有很恐怖?」她點了點頭,沒有做聲。我繼續說:「你看,小朋友看到陌生人的時候,可不可以隨便開門讓人家進來?」潼潼說:「不行。」我說:「對啊,不然就會被壞人抓走。」
為了機會教育,我掰了個這麼社會寫實的故事。可是回頭一想,故事的結局只停在小朋友被抓走,歹徒勒索錢財的點上,壞人沒有被抓到,小朋友依然受苦,這實在太沒有教育意義了。
於是我又接著說:「後來啊,爸爸媽媽就去找警察,請警察幫忙去救小孩子。警察就帶來了一隻狗,就把小孩子的衣服拿給那隻狗聞一聞,狗就開始在前面跑,大家就在後面跟著那隻狗走。
走啊走的,那隻狗就帶大家走到山上來了。剛好那個壞人不在,大家就把小孩子救出來了。警察在小屋子的外面等,等到壞人一回來的時候,就把壞人抓住了。
小朋友看到爸爸媽媽就很高興,爸爸媽媽就問小朋友:『碰到不認識的人可不可以開門啊?』小朋友就說:『不行。』然後他們就一起很高興的回家了。故事就講完了。」
潼潼對於這個「恐怖的故事」似乎很滿意,於是,每次她只要想聽故事時,就會:「爹地,你講那個很恐怖、很恐怖、很恐怖的故事給我聽。」於是,這個臨時掰出來的故事,幾乎一天要講上兩、三次。
後來因為潼潼很怕人家提到「變老」的話題,某天心血來潮,我決定再將這個故事的恐怖程度升級。於是,開頭照例要講「從前啊,有一個小朋友他一個人在家裡看電視,這個時候啊,突然聽到有人按電鈴……那個壞人的臉靠近小朋友的臉……」我也把自己的臉湊得離潼潼很近很近「然後啊,那個壞人的臉突然變得很老很老,就『嘿嘿嘿』的問小朋友:『小朋友,你們家裡有沒有大人啊?』……」在那一瞬間,我似乎可以感覺到潼潼的全身因為恐懼而戰慄了起來。
然後接下來的故事都一樣,小朋友被綁,爸爸媽媽找警察,警察救出小孩子。潼潼認真的聽完後,沒有像以前一樣要求我再說一次,反而對我說:「我以後不要聽很恐怖的故事了,要講很好聽的故事。」
果然,打從那一次加入了「變老」的情節後,我再也沒有機會說這個「很恐怖的故事」。顯然在潼潼的心目中,「變老」這回事遠遠比「被綁架」恐怖太多了。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