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jpg


有時工作一忙,潼潼日記寫著寫著,就成了回憶錄。我很不喜歡這種沒有效率的方式,但是,工作的忙碌,加上擁有自己的時間通常是午夜以後的事情,所以,即使心有不甘,好像暫時也只能如此。
上個月中的某天早上,我好夢正酣,突然被潼潼的阿叔給搖醒。我頂著五百度的近視,瞄了時鐘一眼,隱約似乎是早晨六點多。工作這十年來,幾乎沒有這麼早起床過,阿叔問:「清醒了沒?」我奮力要擺脫腦袋中的迷糊感,回答:「現在是六點多嗎?」阿叔說:「對啊!」「那我醒了!」「好,載我們去醫院,我老婆要生了。」
我跳了起來,開車載了阿叔和阿嬸到醫院去。回家沒多久,果然阿叔就打電話回來:「生了。」我笑笑著問潼潼:「阿嬸肚子裡的妹妹已經出來囉!你要不要去看妹妹。」潼潼高興的直說著:「要,我要去看妹妹。」
打從這個堂妹還在肚子裡的時候,潼潼就一直盼望這個妹妹能夠快點出生,可以和她「同一國」。這種年紀我們都經歷過啊,誰和誰好,誰和誰一國。潼潼以前和采潔最好,和采潔同一國。但是打從采潔上幼稚園後,潼潼似乎感覺姐姐也不是那麼和她「同一國」的,於是把希望都放在這個還沒出生的妹妹身上。
下午三點鐘可以看寶寶,阿嬤燉了魚湯,我們幾個人就這樣開了車去探親。如同二年前潼潼在窗戶外看著伯威一樣,我抱了潼潼起來,隔著玻璃窗看著那個出生沒幾個小時的堂妹。潼潼不斷的問著:「妹妹的眼睛怎麼都沒有睜開?」我問她:「妹妹有沒有長得很漂亮?」潼潼很靦腆的點了點頭。
不過,因為嬸嬸要回娘家坐月子的關係,這個堂妹,潼潼就見了那麼一眼。只有在阿嬤擦拭許久未使用的嬰兒床時詢問:「以後妹妹要睡這裡嗎?」「阿嬸怎麼那麼久都沒有回來?」
滿月那天,因為要回家來拜祖宗,所以堂妹也回家裡來。四個小朋友嘰嘰喳喳的圍在小妹妹身邊,每個人都爭著要照顧她。阿嬤千交代萬交代不可以去碰妹妹,因為妹妹還很小,但潼潼還是趁著眾人不注意過去偷摸了一把。
為了讓大家心滿意足,阿嬤把小妹妹抱了起來,宣佈:「好,你們每個人都可以抱一下,然後就要出去房間外面。」小朋友們真的大家輪流擺好姿勢,讓大人把小妹妹意思意思的放在他們的手中。4個小朋友都笑得很滿足,彷彿他們真的也長大了,可以照顧比他們更小的孩子。
晚上是姑姑幫小妹妹洗澡,4個小朋友又爭著要進去看,姑姑一律拒絕。可是姑姑還是有私心,趁著眾人不注意,放了采潔進去。潼潼也機伶,看電視看到一半,發現采潔不在,直接跑到浴室門口大喊:「姐姐,你在裡面嗎?」
雖然采潔沒有出聲,可是潼潼很清楚她在裡頭。所以一直在門外守著,直到姑姑出來,馬上問姑姑:「為什麼姐姐可以進去?」姑姑被抓包,尷尬的笑著:「明天,明天換你進去看妹妹洗澡,姐姐就不可以進去了。」
堂妹正式有了個名字,叫「陳品蓁」,我們告訴潼潼,妹妹的名字叫做「陳品蓁」。可是當阿叔問潼潼:「妹妹叫什麼名字時?」愛搞怪的潼潼總是臉帶笑容的說:「妹妹叫『品』」。無論阿叔怎麼威脅,她總是堅持妹妹叫「品」,讓阿叔不甘的反擊:「好,那麼以後我都只叫你『昫』」。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