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00099.jpg


「返台」這兩個字,我一點都不陌生。早在澎湖服役的時期,每三個月可以放返台假一次,搭飛機回台灣,那是最讓人期待的事情。時隔十年後,居然「返台」這兩個字又可以用在我身上。
4月19日早上五點半,鬧鐘一響就準時起床盥洗,然後在大清早拖著行李出門,準備返台。沒有攜帶什麼私人的物品,全都是要買給小朋友的禮物,給懿軒準備了「火影忍者」的頭帶、護腕和手套;給采潔準備了一組Hello Kitty的娃娃;給伯威準備了一輛大軍車;給品蓁一組幼兒的玩具組;而潼潼,應她自己的要求,我買了大量的貼紙回去送她,除了有A4大小的貼紙三十多張,還有整本的貼紙簿、沙畫等等。行李中幾乎全都是小朋友的玩具,自己倒沒特別帶什麼東西回來。
一大清早的北京機場,人不是太多,早起精神很差,本想在飛機上好好的睡一覺,但卻總是睡不著。到了香港轉機,才下午2點45分就到台灣了,阿公開車到機場接人,不到4點我就回到家裡了。
回到家後,家裡只有品蓁和伯威。八個月大的品蓁熱情到真讓人有些意外,一直要我抱她,也不肯給阿嬤抱,阿嬤一抱就哭。
等了二十分鐘,差不多是潼潼放學的時間,我自己到了幼稚園的門口,值班的老師看到我,本來打算要廣播讓潼潼放學回家,我比了比,讓老師不要出聲。園長也看到我回來了,出來問:「不是在北京嗎?」我說:「3點下飛機。」她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時間:「那這麼快就來接小孩了?」
老師們和我聊了聊潼潼的近況,說原本以為我到大陸工作,潼潼的情緒應該會很難控制和適應,沒想到她表現的還算不錯。我說,這次回來要帶潼潼到北京去。園長認真了起來,說以她自己身邊周遭的經驗來說,建議孩子還是留在台灣受教育。我笑了笑,說這回只是讓潼潼到北京看看我住的地方而已,一個星期就回來了。
潼潼正在學校的遊戲區裡看影片,等著父母來接的孩子都在那裡,我靜靜的站在門口,也沒讓老師叫她,只是在旁邊看著潼潼。她一開始沒看到我,反而是懿軒和采潔眼尖,我手指頭比了比嘴唇,要她們兩個人不要出聲;潼潼還自顧和隔壁的小朋友講話,一直沒有發現我。
突然間,她抬起頭來看到我站在門外,似乎有點不敢置信的面無表情愣了幾秒鐘,然後很開懷的笑了起來,站起來對著我揮手,喊著:「爹地。」
這兩個月來,潼潼已經理解我沒法陪在她的身邊,自然也沒有預期我會出現在學校裡。所以當我我看著潼潼的表情變化,從驚訝到喜悅,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書上說「驚喜」這兩個字,真的可以從臉就看出來。那種感覺,很讓人感動,很好。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